首页 >>> 文章资讯 >>> 包罗万象 >>> 查看文章:突围,在桂北的大地上——寻访湘江战役战斗遗址纪实(图)

突围,在桂北的大地上——寻访湘江战役战斗遗址纪实(图)

2017/3/25 15:50:50  作者:钟德彪 蒋红婴  浏览次数:444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位于兴安县境内的福建籍湘江战役革命烈士纪念碑

位于兴安县境内的福建籍湘江战役革命烈士纪念碑

  风萧萧兮湘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题记

  一支由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为了崇高的理想,自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不得不离开如火如荼的中央苏区进行远征,而代表反动统治的国民党反动派早已布置了四道封锁线,千万百计,绞尽脑汁,要把这颗革命的火种扑灭。

  一支由闽西子弟兵组成的红五军团34师近6000人,坚决执行党中央、中革军委命令,担任全军总后卫,既要全速跟进,又要阻击尾追之敌,还要打击反动民团的袭扰,最后喋血湘江,几乎全军覆灭,成为闽西革命老区永远的痛。

  越过了前面三道封锁线,蒋介石最后在位于湖南、广西、贵州交界的桂北地区,即以广西桂林市辖的全州、兴安、灌阳三县之间布下了互为犄角的口袋阵。正是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发生了一场绞杀与反绞杀,包围与反包围的惊心动魄、你死我活的恶战。

  历史已经证明,只有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才能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战胜各种困难并取得最后胜利,国民党反动派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2月19-23日,春暖花开的日子,我们踏上这块英雄的土地,寻访当年的战斗遗址,寻访当年的历史老人和有关专家学者,寻访当年见证过残酷和血腥的草树,再一次深刻感受到人民子弟兵长存于天地之间浩荡奔腾、勇于担当、舍我其谁,为真理而献身的革命英雄主义的精气神!

  突破湘江就是胜利

  由于左倾机会主义的统治和军事上的指挥错误,以赣南、闽西为核心的中央苏区沦陷了。1934年10月10日晚,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不得不实行战略转移。

  中央红军分别突破了江西信丰河、湖南汝城以南的天马山至城口间、湖南良田至宜章间进入临武、蓝山、嘉禾地区等三道封锁线。11月25日,中革军委发出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的作战命令,并决定中央红军分四个纵队,从兴安、全州之间抢渡湘江,突破敌第四道封锁线,前出到湘桂边境的西延山区。

广西兴安县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全景

广西兴安县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全景

  湘江战役自此开始打响。

  按照“三人团”制定的作战计划,红一、红三军团作为左右两翼作为开路先锋,红九、红八军团作为左右两翼适时跟进,红五军团作为全军总后卫,共同拱卫军委第1、第2纵队,作“甬道式”前进,俗称“抬轿子”。

  中央红军进入广西,原来的四路纵队改为从永安关、雷口关进入广西。

  摆在红军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证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顺利渡过湘江。

  突破湘江就是胜利!

  据介绍,渡过湘江共有四个渡口,分别是全州县的大坪渡、屏山渡、凤凰嘴和兴安县的界首镇渡口。

  湘江,又称湘水,发源于广西桂林市灵川海洋山,于全州县城的三江口,汇入泡江和大西江,北流进入湖南省洞庭湖,再入长江。

  史载,11月27日,红军先头部队第2、第4师各一部顺利渡过湘江,并控制了界首至脚山铺之间地域。

  首先渡过湘江的红一军团二师作为开路先锋,师政委刘亚楼,红四团政委杨成武,均为闽西子弟兵,正是他们带领的部队从全州县绍水镇大坪渡口挥师渡江成功。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天空灰暗,不禁使人打了个寒噤。走进大坪渡口,但见梧桐落叶,荒草萋萋,蒿草枯黄。几十幢徽派建筑映衬在蓝天下,显得那么清冷。高高的马头墙,挺立在屋顶沾满了灰尘。奔腾北去的湘江因为河床抬高,沙洲裸露,给人肃杀凄凉之感。河水清澈,江面开阔,波光粼粼。据兴安县纪念馆蒋艳玲介绍,渡口原来是一个货物集散的地方,大小商铺就建在山坡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这些徽派建筑,大多是为拍摄电视连续剧《长征》,电影《我的长征》时而修复、搭建的场景。

  湘江岸边,竖立一座简易的《大坪渡口》碑记。碑曰:1934年11月27日,红军先头部队一军团第二师及军直机关在林彪、聂荣臻的率领下,从此渡首先突破湘江。继而,红一军团控制了从界首到屏山30公里的所有湘江渡口,为党中央、中央军委及红军主力渡湘江创造了有利条件。因而,该渡为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第一渡。

  屏山渡,位于全州县咸水镇金屏乡屏山村。这里距脚山铺仅2公里,离全州县城约10公里。渡口两岸高山耸峙,江面狭窄,河面宽约60米,江水较深。据史料记载,11月28日,红一军团第一师与五军团大部在湖南道县的潇水西岸阻击尾追之敌后,执行中央军委命令从道县出发,日夜急行军,赶至脚山铺参加阻击战。道县距脚山铺约120公里,红一军团一师将士跑步前进,于30日清晨赶到脚山铺屏山渡口,当晚全师5000多人在夜幕下渡过湘江与红二师配合阻击湘军。

  凤凰嘴,位于全州县凤凰乡和平村的湘江岸边。据史料记载,12月1日,红九军团、五军团13师从凤凰嘴渡过湘江时尽管有敌人的飞机轰炸,但损失不算太大,当随后赶到的红八军团渡江时却遭到追击而来的敌人疯狂报复,损失惨重。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凤凰嘴渡口。但见江面开阔,岸上人家炊烟袅袅,鸡犬相闻,举目四周均是低矮的丘陵,草树稀疏。渡口岸边一簇簇低垂的竹子,竹丛里有放养的鸡鸭自由啄食。湘江两岸的村民出行均靠一条钢绳牵导的铁壳船摆渡。“我在这里摆渡16年了,来这里参观的人很多,我只知道当年红军在这里牺牲很多人,具体渡江情况不太熟悉。”1963年出生的船工蒋新荣对我们说,“我们的愿望就是在这里能够早日建一座桥。桥建起来了,可以方便两岸人家,即使我失业也没关系。桥建不起来,我就要一直摆渡下去。”

  我们坐上了渡船。阔大的江面平静祥和,微风吹过,江水泛起阵阵涟漪。江中可以看到当地群众埋在水底的用以捕鱼的网兜。空气显得燥热,给人压抑的烦闷。渡过对岸,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座《凤凰嘴渡口》碑记,碑曰:1934年12月1日上午,中央纵队右翼后卫红八军团赶到石塘镇余粮铺附近的杨梅山时,八军团一部为了掩护前面同是后卫的兄弟部队红九军团顺利渡过湘江,在杨梅山伏击追敌桂军。下午3时,其大部队在凤凰嘴渡口下游董家堰水坝抢渡湘江。此时,江面宽阔,后面追兵甚急,渡河已十分艰难,正在抢渡的红军将士在毫无掩体的情况下损失十分惨重。据德国顾问李德的回忆,红八军团渡江前11000人,渡江后仅剩1200人。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炮兵政委陈靖将军描绘当年红军抢渡湘江的悲壮画面:“血染十里溪,三年不食湘江鱼,河底遍尸体。”

  以至于当我们来到全州县城由湘江、泡江、大西江汇成的三江口时,当地群众向我们诉说当年湘江战役的情景,在茫茫的水域,几千具红军遗体在这里被当地民团捞起上岸,泼上汽油焚烧,一直焚烧……

全州县凤凰乡(镇)平和村境内的凤凰渡口,红八军团从这里渡江,损失惨重。

全州县凤凰乡(镇)平和村境内的凤凰渡口,红八军团从这里渡江,损失惨重。

  冷!

  三江口岸,柳枝开始抽条,柳丝飘曳。三江水碧波荡漾,江面开阔,那是苍茫天地对红军烈士最深情的礼赞。

  兴安县界首镇,位于兴安县北95公里处,是一个具有2000年开埠历史的古镇,汉朝时属湖南零陵县。这里原来由全州县、兴安县共管。明朝大旅行家徐霞客在他的游记中就有界首“乃千家之市,南属兴安,东半属全州”的记载。而全州县在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八月前为湖南管辖,从前界首应是湖南与广西交界之地,界首之名由此而来。现有人口4万多人。

  走进界首古街,一河两岸,建于1976年的界首大桥横跨湘江两岸。登上码头,但见商铺林立,人们或在铺里打牌娱乐,或在铺门收拾摊位,经过一日交易的商铺开始收市。沿街铺面,“建兴行”“义利庄”“义泰隆”“信昌行”“公信行”“裕昌隆”等商号赫然眼前。农贸市场更是繁华,各种特色小吃琳琅满目,叫唤声、戏闹声不绝于耳。

  史载,11月28日,左翼红三军团第4师渡过湘江,进至界首。随后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就在三官堂——一座位于湘江岸边的寺庙里设立临时渡江指挥部,指挥红军抢渡湘江。12月1日,军委第l、第2纵队、中共中央机关及后卫部队在这里渡过湘江。

  “界首是货运码头,有许多木船,有几百间铺面,经济基础雄厚,不但可以让红军部队的给养得到补充,木船可以作为架设浮桥的连结浮桩,卸下的门板可以作为架设浮桥的用材。当年红军在这里架设三座浮桥顺利渡江。先期到达的红军宣传队挨家挨户向商铺借木板、门板,并进行编号,渡江完后再还给老百姓。”当地老人介绍说。

  是啊,突破湘江就是胜利。过了湘江,整个红军队伍再步行5公里,就进入越城岭大山,也就是后来人们所熟知的老山界,就可以摆脱敌人的追截。

  奋力阻击确保过江

  党中央、中革军委确定在兴安县界首镇渡过湘江,这就意味着所有红军部队都要像钉子一样稳稳地钉在阵地上,不能越雷池半步,以阻击从兴安县城、从湖南反扑的桂军、湘军、中央军。

  蒋介石利用湘江天险,调集了26个师近30万兵力,企图聚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东岸。

  中央红军要突围,国民党军队要反突围。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不可避免,一场为信仰而战的恶仗不可避免!

  在桂北广袤的大地,大多是低矮的丘陵,湘桂公路纵横交错,偶有几个小山包散落在公路两侧。要防止敌人撕咬,红军将士只能依靠这些小山包作为掩体,武器只有步枪、机枪、手榴弹、迫击炮,而要面对敌人的飞机、大炮,这是一种完全不对等的恶仗,其血腥的程度难以想象。

  桂北大地顿时成了一台绞肉机。

  据介绍,湘江战役主要有全州县境内的脚山铺阻击战、灌阳县境内的新圩阻击战、兴安县境内的光华铺阻击战和在灌阳与湖南道县交界处发生的后卫阻击战。

  首先打响的是红一军团红二师四团、五团阻击刘建绪的湘军。时为红四团政委的杨成武将军深情地回忆,“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挡住敌人从公路上压过来的猛烈攻势。一营在公路左边,二营在公路右边,三营在一营阵地之后。”

  脚山铺,又叫觉山铺。当我们来到全州县才湾乡(镇)境内的脚山铺战场遗址时,天色灰暗,空气阴冷,连绵起伏的山峦在天空中低垂。“觉山铺根本无险可守,但红军硬是板上钉钉,守住了防线,保证了中央纵队顺利过江。”灌阳县党史办原主任文东柏感慨万千。

  伫立在脚山铺战场遗址,睹物思人,风物依旧,深深地为红四团、五团的坚定信念而感动。正如《觉山铺阻击战》碑记的描述:1934年11月25日,红军总部发布分四部突破湘江防线的命令。28日,军委派红一军团二师设防于鲁板桥、觉山铺之间,阻击湘军西进,掩护红军主力渡江。觉山铺是战略要地,与湘江平行,是敌人封锁湘江的咽喉要地。29日,红四团、五团与湘军刘建绪的三个师又一个团在双把牛角抱西瓜岭、先锋岭、皇帝岭、美女梳头、冲天凤凰岭、米花山展开激战。二师前沿阵地先锋岭失守,觉山阻击战以五团政委易荡平等2000多名红军战士的热血和生命,成功掩护中央红军渡过湘江……

  新圩阻击战。新圩镇是桂北一个山区乡,位于灌阳县西北部,西、北与全州县交界,东北面与文市镇接壤,东与水车乡相邻,南与灌阳镇毗邻。这里距灌阳县城15公里,是灌阳的北大门。

  为确保红军左翼安全,中革军委命令红三军团第五师在灌阳县新圩镇一带扼守三至四天,以阻击从灌阳县城方向北上企图切断红军西进通道的桂军。红五师14团、15团及军委炮兵营3900余人,于11月27日下午4时赶至杨柳井、枫树脚一带扼险阻敌。11月28日、29日,红五师在以枫树脚为核心的防线上,与拥有飞机、火炮优势的桂军两个师又一个团共计1万多人展开激战。激战中,师参谋长胡震、第14团团长黄冕昌以及营以下大部分干部、战士牺牲,共计伤亡2000多人。

  时任红十五团政委的闽西子弟罗元发将军回忆,“李天佑师长命令十四团和我十五团,担任掩护中央纵队安全渡江的任务。我们只两个团兵力,面对敌人两个师,阵地又是在平地上,只有些小丘陵为依托,要扼守三至四天的任务确实很艰巨。但经过政治动员,部队战斗情绪十分高涨,做好一切战斗准备。我十五团干部战士伤亡约700人,有的连队只剩下十几个人,战士们仍坚守着阵地。营长负伤连长主动代理,连长伤亡排长代理,阵地却一直坚如磐石,矗立在敌人面前……”

  钢铁意志钢铁汉,把敌人打垮,还要嚼碎骨头。

  走进新圩阻击战陈列馆,声光电实景展示,仿佛把我们带进了当年的新圩阻击战场。硝烟弥漫,战火纷飞,杀声震天。红军将士勇敢冲锋,视死如归,势如破竹,为崇高的信仰而战,虽死犹荣!

  走进新圩镇战地救护所旧址——蒋氏祠堂,一湾半月形水池清澈透亮,门前的四株树木光着枝丫。人们说,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员就在这里安置,得以救护。在酒海井革命烈士陵园,常常有人提起那个令人心痛的往事:新圩阻击战中来不及转移的战士,硬生生地被反动民团一个个扔到深不可测的暗河里。据说,当年有一个轻伤员,听到敌人的枪声,赶快跑到山上的一个大石头后面躲起来。他亲眼看到反动民团把所有从救护所赶出的伤员一个个扔到暗河里,一个,两个,三个,数着、数着,当数到第108个时,敌人用机枪对所有扔下暗河的红军战士进行疯狂扫射。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哭闹声划破天宇,撼天动地。后来,灌阳县政府在酒海井建立了一座纪念碑,供后人凭吊。

  光华铺阻击战。11月27日,红一军团主力率先渡过湘江,控制了全州屏山渡到界首之间30公里的湘江所有渡口。28日夜,红三军团第四师接防界首,红十团奉命在界首西南5公里的光华铺一线构筑阵地,阻击企图从兴安北上欲抢占界首渡并封锁湘江的桂军。29日夜至12月1日,桂军四个团向光华铺阵地发起疯狂进攻,红军将士誓死阻击。是役,红三军团1000多人牺牲,仅红十团就牺牲400多人,红十团团长沈述清,继任团长的红四师参谋长杜宗美在激战中壮烈牺牲,确保了界首的安全。

  徜徉在公路一侧的光华铺阻击阵地,低矮的土丘,枯黄的黏土,浑浊的卤水,像是为80多年前那场激烈的战斗而哭泣。就在那片蓊蓊郁郁的苍松翠柏间,有一座烈士陵园,登临五个平台数百个台阶,尽头,竖立起一个偌大的圆形的坟茔。这里埋葬着光华铺阻击战中英勇牺牲的烈士的白骨,正中竖立一块墓碑,碑刻:“长征湘江之战光华铺阻击战红军烈士之墓”,左右刻有对联一副,“革命烈士英名流千古,红军长征精神传万年”。在墓碑左右两侧,立有沈述清、杜宗美烈士墓碑各一块。

  我们缓步上前,面向革命烈士的坟茔,鞠躬,再鞠躬!

全州县境内的大坪渡口,红一军团二师四团率先在这里渡过湘江,从而控制自屏山到界首之间的所有渡口

全州县境内的大坪渡口,红一军团二师四团率先在这里渡过湘江,从而控制自屏山到界首之间的所有渡口

  左冲右突绝命后卫

  闽西是中央苏区的核心区域。

  这里崇山峻岭、河脉纵横、肥田沃土,勤耕苦读成为千百年来从中原南迁的汉人开疆拓土的理想乐园。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和濡染,“崇正”成为闽西儿女的理想追求和信念支撑。忠诚国家,艰苦奋斗,甘于奉献,造福乡里,成为闽西大地代代传承的美德。以至于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涌现了“十万儿女当红军”的动人场面。

  在8万人的长征队伍中,有近3万闽西儿女,他们几乎遍及红军各部,包括红一、三、五、八、九军团和中央纵队。闽西子弟兵在征程中淬火成钢,在长征途中更是勇敢担当,特别是在湘江战役中,不但担任前锋开路的重任,更担负全军后卫的重任。特别是由闽西子弟兵组成的红五军团第34师担任全军总后卫的后卫,一边前进,一边断后,在桂北大地浴血鏖战,由于敌人封锁了湘江,成为一支没有外援接应的孤军,最后血染湘江,捐躯疆场,演绎了惊心动魄的悲壮史诗。

  作为全军殿后部队,红34师坚决执行党中央、中革军委命令,在困难和危险面前丝毫没有退缩,丝毫没有动摇,丝毫没有怨言。他们执行中革军委的命令,“急行军开往灌阳县新圩镇,接替红六师在枫树脚地域阻击桂敌北进任务,掩护红八军团通过泡江、苏江,迅速西进,在文市、水车一线占领有利地形,阻击中央军周浑元等部,保证主力部队渡江。”

  责任扛在肩上,义无反顾完成。

  据红34师100团团长、开国中将韩伟将军回忆,任务明确后,他们立即出发。当他率领一营进至猫儿园地域时,桂敌三个师大部已先通过枫树脚地区,切断了通路,其先头部队继续向板桥铺新圩西进。11月28日,敌人向红军发起总攻,敌第三路军由湖南道县出发,突击红34师,桂敌又侧向红34师左翼实施猛烈突击,敌第四、五路军也正向文市前进,情况万分危急。

  大兵压境,没有退路。

  几经奋战,12月2日当红34师赶到湘江边时,所有的渡口都被敌人占领,红34师陷入湘军、桂军、中央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面对险境,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突出重围,到湘南打游击,收拾部队,从头再来;要么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

  突击,突击!

  红34师伤亡惨重。

  是的,“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他们一个个倒下了,从闽西走出去的英雄子弟兵倒下了——他们还来不及向家中的父老乡亲告别,还来不及孝敬在老家的年迈的父母,还来不及再看一眼美丽的梅花山、松毛岭、汀江水、龙津河,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甚至连姓名都没有留下,便长眠在桂北大地,融入桂北的绿水青山。

  在兴安,放轻脚步,沿着近百米长的英烈长廊寻找,这里铭刻着闽、赣、湘、桂等地收集的2万多名革命烈士名单。抬头便是一行行清晰的名字:

  “张福升,福建上杭通贤乡人,五军团34师代理参谋长,1934年12月初在后卫阻击战中牺牲。”

  “苏达清,福建永定人,五军团34师101团团长。”

  “梁茂富,福建长汀县人,五军团某团政委。”

  ……

  走进灌阳县革命烈士陵园,环绕陵园四周的石碑上,铭刻了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名录,计龙岩、三明两地合计为1114名。

  来到灌阳县水车镇修睦村,这里有一座红34师烈士墓。低矮的土丘上,隆起一个坟包。当地群众说,红34师的水车阻击战何其激烈。这里埋葬着红34师战士的白骨,那是群众冒着生命危险,自发从战场遗址捡拾的18具红军烈士的遗骨,薄暮时分,偷偷埋葬。这些烈士,都是福建人。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呜呼!

  丰碑矗立浩气长存

  走进兴安县湘江战役纪念馆,一下把人们带进了烽火连天的峥嵘岁月。

  大浪淘沙,历史天律。历史的浪潮淘走了信念动摇者,而留下了革命理想高于天的“盗火者”。在共和国的历史上,经过湘江战役洗礼,一大批红军指战员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至1964年授衔时,参加过湘江战役的就有元帅7人,大将6人,上将32人,中将100人,少将401人。

  丰碑矗立,矗立在蔚蓝的天空。

  浩气长存,长存于广袤的天地间。

  在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仰望着五组巍峨雄壮的纪念群雕,仰望着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一股伟大的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力量在我们的心中升腾,升腾!

  敬礼,湘江战役中英勇牺牲的英雄儿女;

  致礼,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我们一脉宗亲,血浓于水的闽西乡亲!

文章关键字: 湘江战役 突围湘江 桂北大地 湘江战役战斗遗址 
文章类别:网络文章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包罗万象-最新文章:
 闽西乡村古村落书籍《闽西古村落研究》与《... 
 邓小平从上海进入闽西苏区... 
 赖德胜,红色交通线上的“双枪英雄”(图)... 
 龙岩经开区虎岗镇虎西村晏田新祠红旗飘——... 
 新罗区红坊镇蒙公山公坪山,周恩来住过的红... 
 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军史见证:19... 
 《福建省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保... 
 毛泽东与红军斗笠... 
  包罗万象-相关文章:
 拯救传统古村落刻不容缓 古村落保护系列... 
 红四军高层领导分歧内幕... 
 清明节扫墓祭祀上坟有哪些禁忌及常见知识相... 
 “南三龙”高铁年底开建... 
 重阳节的来历?重阳节有哪些风俗呢?... 
 清朝时期在京官僚机构有哪些?... 
 才溪女子学犁耙... 
 古人姓名、字号的产生由来区别以及中国古代... 
包罗万象-图片文章  
“南方之强”国立厦门大学长汀旧址讲述感人故事与回迁往事(图)
“南方之强”国立
清明节扫墓祭祀上坟有哪些禁忌及常见知识相关问答?
清明节扫墓祭祀上
新罗区红坊镇蒙公山公坪山,周恩来住过的红色交通站(图)
新罗区红坊镇蒙公
公众关注的热点科技有哪些?当今世界8大热门新科技在中国的发展现状
公众关注的热点科
中央红军长征开始时各地红军编制
中央红军长征开始
长征日记:九死一生,血染湘江(图)
长征日记:九死一
发生在闽西长汀的革命战争年代的往事故事集
发生在闽西长汀的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系列文章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
龙岩民间文艺“龙岩采茶灯”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龙岩民间文艺“龙
突围,在桂北的大地上——寻访湘江战役战斗遗址纪实(图)
突围,在桂北的大
包罗万象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用支付宝扫描可以领红包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156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8474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436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762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282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097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051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548
Ad7
本站推荐文章  
新年春节综合介绍:祝大家新...
2010/2/10
长征中红军军装是什么样子
2016/9/23
濯田镇美西村地名“风头坑”...
2010/6/8
龙岩市各县区寺庙寺俺禅院宫...
2015/12/31
长汀古汀州客家的姓氏渊源谱...
2014/11/25
冠豸山铁皮石斛——中药界“...
2015/6/6
长汀四都镇红军首次入闽纪念...
2016/9/23
清明节扫墓有哪些常识与禁忌...
2012/3/27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