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包罗万象 >>> 查看文章:长征日记:九死一生,血染湘江(图)

长征日记:九死一生,血染湘江(图)

2016/11/21 16:50:31  作者:解放日报  浏览次数:514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灌阳新圩的烈士纪念碑。

灌阳新圩的烈士纪念碑。

酒海井里埋着多少忠魂。雷册渊吴越摄

酒海井里埋着多少忠魂。雷册渊吴越摄

开国上将杨成武,1929年参加革命,图为红军长征时的杨成武。

开国上将杨成武,1929年参加革命,图为红军长征时的杨成武。

  如果说长征是飞扬在中华大地上的红飘带,那么湘江战役便是这缕红飘带上的一个沉重的结。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在接连突破国民党三道封锁线后,中央红军在湘江上游广西境内的兴安县、全州县、灌阳县,与30万国民党军苦战五昼夜,最终从全州、兴安之间强渡湘江。但是,中央红军也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由长征出发时的8万多人锐减至3万余人。

  以折损过半的惨重代价挺过了这场生死存亡之战后,中国革命的红色火种得以保留延续,“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军事路线宣告破产,中国革命伟大转折的历史先声开始奏响。

  ☆ 历史篇

  《杨成武回忆录》——

  拂晓,我们正在战壕里吃饭,突然,传来了敌人的炮声。原来,敌人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攻不下我们的阵地,第二天,准备以更优势的兵力再次发起进攻。显然,他们改变了战术,不仅从正面加强了兵力、火力、轮番猛攻,并以大部队迂回我们整个阵地的侧翼,特别是用重兵向五团阵地施加压力。

  战斗越来越激烈,情况越来越严重,前沿的几个小山头丢失了。我们知道,这不是由于我们战士的不勇敢,有的小山头是我们的战士全部阵亡之后,才落到敌人手里的。

  敌人的后续部队源源开来,他们企图加强实力,攻占觉山,封锁湘江。

  伤亡在增多,一个个的伤员从我们的面前抬过去。

  经过激烈的战斗,传来消息,五团右翼阵地被敌占领。

  接着,右翼阵地的敌人,便集中主要兵力往我们四团压来,向我们背后迂回。敌人从三面进攻过来,黑压压的一片,我们团的阵地处在万分危急之中。这时,陈光师长从阵地上传来命令,要四团转移阵地,以运动防御的手段,迟滞敌人的前进,好争取更多的时间。

  我们开始边打边撤,尽量地阻挠、迟滞敌人,争取时间。

  敌人继续疯狂进攻,最后完全占领了觉山。我们沿着与湘江平行的湘桂公路往南边转移。

  这时,后面不断传来情况:

  红星纵队(即我中央纵队),正在接近湘江;

  红星纵队已经渡过湘江,接近湘桂路;红星纵队大部越过湘桂路。几乎每一个消息,都要求我们坚持战斗,把敌人拖住。

  我们每一个指战员,都深深懂得此时此刻,每拖一分钟都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

  我们边战边退,敌人死命猛追,加上天上的飞机轰炸,我们每走一步,几乎都要付出血的代价。但是,为了保卫党中央,谁都没有怨言和胆怯。

  我们主要的任务,是挡住敌人从公路上压过来的猛烈攻势。一营在公路左边,二营在公路右边,三营在一营阵地之后。

  我本来在路右边指挥,但见一营渐渐不支,与敌人打起了交手仗,便想组织二营火力支援一营。这样我就从公路右侧横越公路,不料刚到路中央,一颗子弹飞来,打中了我的右腿膝下。这时,血流不止,我倒在公路上,根本不能走了。

  通信排的一个战士想来救我,但刚上路边,便负了伤。

  这时,敌人离我很近,一窝蜂似的向我拥来。他们疯狂地喊着:“抓活的!抓活的!”

  五团五连指导员陈坊仁同志带了几个战士,刚好从东边撤下来,见此情景,便奋不顾身地阻击敌人,掩护我。

  我团二营副营长兼六连连长黄霖(黄古文)同志这时也带着一个班拼命向敌人射击,同时派出三名同志向我靠拢。

  头一个战士跨上公路,中弹倒下了。

  第二个战士还没靠上公路,又负了伤。

  看着战友们为了抢救我,连续流血牺牲,心里非常难过,我一边挥着手,叫黄霖同志不要上来,一边挣扎着向我方爬。

  我心想:不能叫同志们再为我流血牺牲了。可是,黄霖同志毫不迟疑,低姿匍匐着向我爬了过来。

  他接近了公路,一梭子子弹打在他的前后左右,溅起一团尘埃。

  但他毫不犹豫,还是冒着弹雨朝我这里爬着。

  他爬上了公路。

  他猛地抓住我的一只胳膊,把我向外拖着。当他把我拖出公路时,他已两眼血红。他把我交给了我的警卫员小白,便抱起机枪,和陈坊仁一起向敌人扫射。复仇的子弹,暂时把敌人压在右前方树林旁的土坎后面。

  萧锋日记——

  1934年12月4日晴

  晨,敌人向我阵地发起进攻,我拼死防守。林政委亲自带领全团指战员向老萧家、彭家山高地一带的敌人发起反击,打垮敌人一个师,俘敌三百多人,并将防守阵地向前推进了八里。

  午,蒋介石嫡系陈诚、罗卓英的几个师,忽然从我团左右翼迂回包围过来,全团陷于重围。团首长决定:任务已完成,收拢部队向西突围。

  我们向各连下了命令,齐向吴奇伟纵队冲杀过去。刺刀对刺刀,白刃格斗两个多小时,杀死敌人数百名,突出了第一道包围圈。

  我们转行不到半里,不少敌人又从几面围上来了,两个敌人一起向我刺来,被我来个防左刺,“杀”!一个家伙随声倒地;我又一个防右刺,“杀”!另一个家伙也上了西天。林政委高呼,同志们,跟我冲啊!我们跟着林政委向西杀去。没走多远,敌人又围了上来。我同三营九连胡崔华同志一起,看到敌人就杀,遇到白匪就刺,刺刀弯了,又拣起二连谢连长的遗枪,继续冲杀。四个白匪向我围来,我前后两下,刺死两个,剩下两个,急忙逃窜,我追上去用枪托打倒一个,另一个企图反扑,我躲在一棵树后,敌扑了个空,我乘机从敌后背捅一刀。正在激战中,忽听林政委高喊,同志们,枪声就是命令,冲出去,向师部靠拢。大家也高喊:为革命,杀呀!吓得敌人晕头转向,急忙躲闪。有个瘦猴样的敌人向我扑来,他一枪刺在一棵小树上,我立即跳到另一棵树背后,一个突刺,“杀”!送他见了阎王。

  我部在小松树林内与敌穿插冲杀,刺死刺伤敌几百人,自己伤亡也很大。我们边战边往西冲,又走出数里地。这时,西山下敌人似潮水般地涌上来。我大声高呼:为了革命,杀呀!我们同敌展开了拼死搏斗。我又接连刺倒几个敌人,也差点被敌人刺上。直到午后二时,在红二团援助下,才摆脱了敌人十几道重围,冒着敌机的狂轰滥炸,疾奔十余里,甩开了敌人。

  大家最关心的是中央直属纵队的安危,到了北山红二团阵地上,听到师聂鹤庭参谋长讲,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等首长和中直纵队已安全渡湘江,中央机关和一军团大部都转移到青山嘴以西山沟。这时,我们才松了口气。

  晚上一查点,全团折损一半,不少同志都痛哭流涕。炊事员挑着饭担子,看到香喷喷的米饭没人吃,边走边哭。我也蒙着头哭到半夜。萧元礼、蔡教生、郭庭柱等同志还活着。他们也抱头痛哭。这是我到三团后第一次大损失。从中央苏区出征时,我团是两千七百多人,现在仅剩下八、九百人了。不过,总算突破了蒋介石精心布置的第四道封锁线。

  ☆ 现实篇

  当我们踏上“长征路”的时候,心里有些疑惑。

  “90后”的我们实在难以理解:敌众我寡、弹尽粮绝,阻击战场上的战士们为什么还要死死坚守?前方就是湘江,渡江意味着安全,负责后卫的部队明知生死难为什么还要折返?昔日的亲密战友相继在身边倒下,年纪跟我们一般大,甚至比我们还小的“娃娃兵们”,难道他们不会害怕、没有想过退缩?

  一路上,我们问采访对象,也问我们自己,究竟是为什么?

  出乎意料,我们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信仰”。在这个时代里,那么多人同时向我们谈论着“信仰”,这实在令人触动。

  我们看到,兴安狮子山上的湘江战役纪念馆迎来送往,将这段血雨腥风的历史永久铭记;全州层层叠叠的大山深处,绿莹莹的湘江水向着苍茫的远方蜿蜒而去,凤凰嘴渡口人来人往,静谧安然;被袁隆平誉为“广西超级稻高产第一县”的灌阳,早已实现了超级稻单产1000公斤的目标,连续7年亩产居首……终于明白,当年我们的同龄人们——那些前赴后继的红军战士,他们信仰的是什么。

  ——本报见习记者吴越雷册渊

  没想到,指挥所就在前线一公里外

  2016年9月8日阵雨

  汽车沿着公路行驶,到了一片地势两边高中间低的地方,当地的向导告诉我们,这里便是当年新圩阻击战战场。下车,我们左看右看,眼前却只有农田和青山。

  早些年,附近村民在田间地头还能发现一些子弹和手榴弹,但随着见证者的老去和逝去,战争遗留下的痕迹越来越淡。红军战斗过的山头如今种满了绿树,远处雾气缭绕飞鸟低鸣,早已听不见密集的枪声和拼杀时的呼喊声。

  谁能想到,八十多年前,红军在这里与人数两倍于他们的敌人苦战三天两夜,用牺牲近4000人的代价,保证了红军渡江通道的左翼安全,完成了坚守中央纵队渡江“生命线”的艰巨任务。

  本以为指挥所会设在较为隐蔽的位置。但我们很惊讶,红五师师长李天佑的指挥所就在前线一公里外的路边,一旦走出来,马上就会暴露在敌机的视线中。在这里指挥,是危险,也是一个师长与战士们共进退的决心。

  无法想象,战火中,李天佑在这间普通民居里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和痛苦。我们只知道,在团、营、连干部几乎全部伤亡的情况下,他依旧坚守着军团指挥部的命令,带领战士们誓守着“只要还有一个人,就不能让敌人进到新圩”的诺言。

  如今,指挥所外,一座李天佑与警卫员一同凝望着前方的铜像,继续守候着这条公路。

  雨声中,我们坐在指挥所旁边的屋檐下,听灌阳县原党史县志办主任李彩如讲述他多年来走访30多个村庄搜集红军事迹的经历。

  一个祖孙三代保红旗的故事让我们动容。

  那时候,敌军搜查得严,受伤掉队的红军唯有在老百姓的帮助下才能逃过一劫。在红旗乡枫树脚村,村民黄和林一家冒着危险帮助了一位红军。伤养好后,红军战士要去找部队,临走前,他留下了一面红旗,对黄和林说:“我们会胜利的,到时候我来取。”

  这句话,黄和林一家始终记着。他们把红旗包好存放在小木箱里,等待着红军回来的那一天。一年年过去,红军没有回来,黄和林去世前把红旗托付给了儿子,多年后又传到了第三代手上。对这个家庭来说,这面红旗就是“传家宝”,抗日战争时,他们甚至带着红旗在岩洞里藏了好几天。

  起初我们想不通,一位无名红军留下的普通红旗,缘何对他们如此重要?在听到更多的红军与当地百姓的故事后,我们渐渐明白,这些“轻如鸿毛”的信物在百姓心中“重千钧”,因为它们承载着百姓对这支军队的信任和期望。

  2016年9月9日中雨

  “酒海井”承载着永远的伤痛

  雨一直下,沥青路面的颜色更深了,我们在车上默默想象,历史记载中那口让人不寒而栗的“酒海井”到底是什么模样?

  沿着公路边的小道向下走,绿树掩映下竖立着一块纪念碑,碑前就是酒海井。井口不大,杂乱地覆着一些枝丫。若不知道当年的惨剧,可能会以为这只是一口普通的井,但这里承载着的伤痛却让人的视线无法挪开。

  八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红军匆忙撤离,躺在新圩和睦村红军战地医院里的重伤员们被俘虏。凶残的敌军伙同当地土豪劣绅用麻绳捆绑住伤员,把他们抬到那口连通地下河、深不见底的酒海井旁,一个个投入井中。“扑通,扑通!”那一晚,落水声响了一百多下。

  村民说,前些年抽过一次酒海井里的水,打捞上来了一些尸骨,但还有更多红军战士的遗骨泡在冰冷的地下河中,不知流向了何方。

  按下快门的手有些颤抖。凄风冷雨,天色似乎更加灰暗了。

  2016年9月10日阴

  血染的凤凰嘴渡口

  一早我们乘坐大巴车,来到湘江战役中另一个重要地点——桂林市全州县。

  红军当年渡江的4个渡江点中,除了军委纵队渡江的界首渡口外,其余3个渡口均在全州境内。其中,以凤凰嘴渡口死伤最为惨重。

  江水悠悠。如今的摆渡船靠着横跨两岸的钢丝绳和江水水流的推动,载着村民往返于东西两岸。登上渡船,即使只靠人力摆渡,到对岸也要不了4分钟。但是,1934年初冬,近万名红军战士却没能完成这一渡,永远地倒在了这湾浅浅的江滩。他们的鲜血将江水染成红色、灰色、深棕色。“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的说法由此在桂北流传。

  附近的村民告诉我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里修水利挖沟渠,挖到江堤,一锄头下去,挖起来的都不是土,而是红军的尸骨!这鲜活的细节,让人不寒而栗。

  我们在渡船上遇见凤凰镇新屋场村62岁的村民唐建国。攀谈下来,他讲的一个故事令我们印象深刻:

  “小时候听我叔爷爷讲,红军渡江后路过我们村子,又冷又饿,我叔爷爷正好在路边卖红薯。一个红军战士就向我叔爷爷买了一个红薯,给了他一个‘花边’(当时当地发行的货币,价值约等同于一个银元)。要知道,当时一个花边可是能买两担红薯的呀!这可高兴坏了我叔爷爷,他回到家里,逢人就说:‘红军买了我一个红薯,给了一个花边。多的他们都不拿,只要了一个,这下我可发财啦!’”

  惨烈的湘江战役刚刚结束,红军九死一生、饥饿难耐,还不抢不拿,这样的军队,怎么能不受老百姓爱戴?

  2016年9月11日小雨

  迎着细雨,我们走起了自己的“长征路”

  一路上我们听了很多故事、看了不少陈列馆,但总觉得与那段历史之间还隔了些什么。

  我们交流了一下感觉,决定——走!打开计步软件,标记行走路线,迎着漫天飘落的雨滴,我们走起了自己的“长征路”。

  广西省全州县石塘至凤凰嘴渡口一段,全程15公里。82年前,红军在这条路上死伤惨重,鲜血成河。后来,附近老百姓就把这条公路叫做“死亡公路”。

  82年过去了,石子铺就的泥土小道早已变成了平坦的柏油路,我们小心翼翼地走在车道白线与行道树之间的空档中。午后,路上的车很少,除了时不时呼啸而过的重型卡车,就是骑着摩托、电动车回家的村民,除了我们,没有人在路上走。

  刚出发时,有些兴奋。尽管穿着雨衣打着伞,步子却迈得很大,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着早上采访到的长征故事。一边走,一边望着两旁的田地和远处的青山,感觉很美。

  最初的几公里走得很顺,计步软件中,我们行走的平均速度越来越快。但是,好景不长。行到一半时,身上的背包变重了,步子也沉了起来。

  看到前方的工厂门口有一块空地,顾不了别的,席地而坐。刚坐下没多久,心中想到:82年前,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那些跟我们年龄差不多、甚至比我们还小的红军战士们,已经急行军一个昼夜了。疲惫不堪的他们,也能这样坐下来休息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他们不能。敌军在逼近,飞机在空中盘旋,兄弟部队用他们的血肉之躯在捍卫渡江通道的畅通,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必须日夜兼程,渡过湘江。想到这里,我们立马从地上弹了起来,相互鼓劲,继续前进。

  由于体力消耗,我们的交谈渐渐变少了,甚至有一段时间两人默契地不开口。村与村之间的路程走起来尤为漫长,频频打开手机地图,觉得指针跳得很慢,两旁的景色似乎也失去了魅力。我们不再抬头,只盯着脚下,只管向前走。

  一路上,好几次经过村庄,看到奔跑的孩子和袅袅升起的炊烟,心里仿佛触到了一丝温暖。不知道,当红军战士们经过这里时,会不会思念起远方的家乡和亲人。

  离渡口所在的和平村还有一公里的时候,终究还是沉不住气了。怕错过通向凤凰嘴的入口,我们一路向人打听,在知道入口就在几百米外的路牌处后,心中突然燃起了一把火,力气顿时又充满了全身,“冲啊!”我们一边喊着,一边向那里奔跑。

  进入和平村,穿过一片稻田与几座民居,终于,我们站在湘江边上,那座血染的渡口静静等候着我们。

  2016年9月12日晴

  “过时”的标语让人反思

  连日的阴雨和惨烈的故事让我们的心头蒙上阴霾,到达兴安,久违的阳光洒满大地。

  午后,采访完见证红军渡江的老人后,我们来到千家寺红军标语楼。成功渡江后,红军在这里休整,为翻越老山界、进军贵州腹地做准备。

  这座木质小楼沿街的二楼走廊墙上,分布着数十条用墨笔书写的标语。当地人告诉我们,若不是一场大火,这些标语可能永远不会“重见天日”。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小楼起火,村民救火时泼上墙的水带下了剥落的墙皮,这些标语出现在了人们眼前。“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当红军有田分!”文字之外还有漫画,“打倒国民匪党”被组合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疯狗形象。

  读着这些字迹不一、歪歪斜斜的“非典型”标语,不禁想象,红军当年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情在书写?

  战事激烈,除了抗击敌人,做好宣传工作,让当地老百姓了解红军、信任红军甚至追随红军,他们也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可是,标语中并没有高深的话语,他们只是把最朴素真切的话说出来,并且说明白。

  信息爆炸的今天,这么直白的话语可能不大符合现代人的阅读习惯。但需要反思的是,我们现在的一些华丽矫饰的话语,是否能像这些标语一样具有真实、直接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红军始终明白,百姓要的从来就不是漂亮话,而是实际行动。他们用鲜血和汗水实践着他们对百姓的承诺。

  如今,小楼外再无炮火,老人拄着拐杖缓缓经过,小溪的粼粼波光给这个午后平添了一份诗意。当年的标语似乎已经“过时”,但我们知道,即使文字被风雨磨灭,那信仰却早已通过最简单的语言,走进了人们的心中。

文章关键字: 长征日记 九死一生 血染湘江 杨成武回忆录 
文章类别:网络整理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包罗万象-最新文章:
 闽西乡村古村落书籍《闽西古村落研究》与《... 
 邓小平从上海进入闽西苏区... 
 赖德胜,红色交通线上的“双枪英雄”(图)... 
 龙岩经开区虎岗镇虎西村晏田新祠红旗飘——... 
 新罗区红坊镇蒙公山公坪山,周恩来住过的红... 
 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军史见证:19... 
 《福建省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保... 
 毛泽东与红军斗笠... 
  包罗万象-相关文章:
 全国红色旅游火炬“火种”采自闽西福建推出... 
 试说红色收藏与苏区时期的红色标语(图)... 
 龙岩市:“十一五”我市旅游实现十项全省第... 
 清初遗民书画家朱容重诸问题及其作品... 
 谁救古村落?保护中国传统文化之古村落遗产... 
 龙岩郭公庙里祭郭公... 
 黄埔军校毕业的我军将领都有谁? ... 
 人口普查期间“超生”可登记落户 缴最低抚... 
包罗万象-图片文章  
毛泽东与救命恩人永定县岐岭乡下山村的陈添裕
毛泽东与救命恩人
情满老区 风范长存——陈丕显关心闽西经济社会发展二三事
情满老区 风范长
湘江两岸祭忠魂——献给在湘江战役中英勇牺牲的5000闽西英烈(图)
湘江两岸祭忠魂—
试说红色收藏与苏区时期的红色标语(图)
试说红色收藏与苏
龙岩市乡村旅游发展潜力大,持续升温,亮点多,可助力农村经济转型(图)
龙岩市乡村旅游发
闽西旅游的“红”吸效应——龙岩市红色旅游蓬勃发展
闽西旅游的“红”
朱裕森编写的《古韵闽西》系列丛书共8本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图)
朱裕森编写的《古
弯弓射日到江南——新四军第二支队北上抗日历史点滴(图)
弯弓射日到江南—
福建各地特产礼品大全及购买指南介绍(图)
福建各地特产礼品
杨成武与夜袭温坊的红四团
杨成武与夜袭温坊
包罗万象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187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8519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455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767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297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104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071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560
Ad7
本站推荐文章  
西瓜种植方法与栽培技术综合...
2012/7/10
客家“十番”音乐,雅称“十...
2014/7/8
长汀客家节日习俗:客家人主...
2014/10/15
桅杆:客家的华表(图)
2011/7/16
入孔门墙第一家——龙岩连城...
2015/7/7
长汀县三洲中心学校校本教材...
2016/1/26
红色革命圣地长汀濯田汀江红...
2014/10/15
鸡的几种常见疾病辨别与防治...
2015/6/27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