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客家世界 >>> 查看文章:客家饮食文化:故乡的味道

客家饮食文化:故乡的味道

2016-5-15 16:55:59  作者:马卡丹  浏览次数:674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千年回望》将在东方出版中心再版,应编辑之约,增写反映客家饮食文化的文稿一篇,题《故乡的味道》,此文前四部分已用《客家的味道》为题,刊于《厦门文学》2015年12月号

  故乡的味道 

  (一)

  故乡的味道,在眼,在鼻,在耳,更在舌尖。

  你知道,我说的是故乡的饮食文化。

  故乡在客家聚居区,辗转漂泊、屡经磨难的客家人,曾经历了那么多食不果腹、饥肠辘辘的日子,那个时候,只有饮食,还谈不上文化。直到进入闽粤赣边山区,在与土著的磨合交融中逐渐安居乐业,形成客家民系,客家的味道这才浓郁起来,文化这才有了用武之地。

  山地出产什么呢?稻米、杂粮、菜蔬、畜禽、山珍……先民们因地制宜,巧用食材,创造出了集山地饮食文化之大成的客家菜系。无论是宴客菜或是风味小吃,讲究的是原汁原味,食材是养眼的鲜与嫩,烹调是诱人的香与脆,咀嚼则是快意舌尖的清与滑,而伴随你品尝客家菜的时候,更让你心旌摇荡的,是那浓得化不开的客家亲情。

  年节的时候,到我的故乡马屋,一个普通的客家山村来吧,备尝迁徙之苦的客家人,最懂得漂泊在外的不易,好客成了故乡人的本分。年节里每家的客人,都会是整个山村的客人,且敞开鼻翼、放开肚皮,尽情品一品客家的味道、故乡的味道。

  (二)

  甫进村,酒香便不由分说扑向鼻翼,紧随而来的,是豆腐的香、腊味的香、干菜的香、米粄的香、鸡鸭的香、菜蔬的香……一股脑儿涌来的香,香,我的家乡马屋,一个普通的客家山村,这一刻成了香村了。

  酒是黄酒,家家户户自酿的糯米酒。糯谷收成,拣选谷粒饱满的,用自家的砻,砻出糙糯米,三几十斤一股脑儿兑水入锅,看看籽粒有几分膨胀了,捞起放入饭甑,柴火熊熊蒸煮。八分熟了,两个人抬起大饭甑,哗啦一下,倒入两条长凳架起的大盘篮中,铺开,那个香啊,香得屋梁上的老鼠都忘了是白天忍不住吱吱乱叫探头探脑了。细人仔们围着盘篮,嘴角挂着一尺长的垂涎。母亲抓一把糯饭,揉作一个饭团,再抓一把糯饭,又揉出一个饭团,细人仔们一人一个饭团,香香地嚼着出门去了。大人可舍不得吃,拌上酒曲,放凉,盛入酒瓮,封好,放入暗处,那就等着半月一月之后,时辰一到,香得醉人的酒就可上席了。

  你被让进众家大厅,远方来客当然是坐上首席。主人家的酒才喝几口,菜才上第一道炆肉汤煮面。炆汤用的是整块条肉,每一块都超过2斤,炆好后捞出肉块,把面条与油花点点、肉香丝丝的肉汤同煮,味真鲜呢!面寓意什么?那是脸面,炆肉汤煮面,是请客人赏脸。你正在赏脸呢,左邻右舍一一来了,人人提一壶自酿的米酒,端一盘刚炒好的菜,满面笑容,连声劝酒:尝一口吧,尝一口吧,酒淡人意浓噢。你招架不住,只能尝,这壶尝一口,那壶尝一口,还没尝完,醉意已尽在鼻尖、双颊。人还在络绎不绝地来,左邻的左邻来了,右舍的右舍来了,都没空手,都是那一手酒壶一手炒菜,香喷喷热乎乎,真是难消人意好啊!没法,耐心,静品。把所有的酒沿着大桌排开,把所有的菜沿着大桌排开,依序而品。这时候你是品酒师,你是美食家,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你的唇齿之间,期待你吐气如兰。夸吧,尽情地夸,夸赞是最好的回报,对客家山民来说,远方来客的夸赞,预示着一年好运,是最美的祝福。

  有两道菜是不能依序品的,它必须趁热食用,家乡话说:“赶滾”,“滾”非滾,乃滾烫,菜一凉,味道就差了一大截。“赶滾”有优先权,带着“赶滾”来的邻舍亲房,自然就能把酒菜先排在你的面前,“快吃吧,赶滾,赶滾!”

  你盯着“赶滾”,有些疑惑,这应该是一种饺子吧,三只角,馅儿从晶亮的饺子皮中透出,嫩生生的可爱。主人笑了,确切的菜名叫“三角包”,“三”即“生”也,马屋方言“三”“生”同音,品尝这道菜,寓意的就是“生生不息”。不同于饺子用面粉擀皮,也不同于客家其他地方的芋仔包,用芋仔地瓜粉掺和制皮,家乡的三角包用的是蕉芋粉,先用少许凉水把蕉芋粉调匀,再把滚烫的开水兜头浇下,趁热搅拌成团,包子皮就亮闪闪地透明。这样的包子皮热乎时绵软,一凉就生硬得不太好包了。制作包子皮时要“赶滾”,包的时候也要“赶滾”,吃的时候更需“赶滾”,这不就是货真价实的“赶滾一郎”吗?

  还有一道“赶滾”又让你疑惑了,水水的豆腐块,嫩生生的白,每一块中心都嵌着肉馅,一块块排于油锅中,加精盐、味精、酱油,文火焖煮,待肉馅熟透,开盖,锅中豆腐赤白相间,在汤中荡漾,撒一点葱花,浇一点香油,再撒些许胡椒粉,起锅,扑鼻的香气叫人酥软。这道菜正式的名称叫“漾豆腐”,“因起盘后十分细嫩,似摇似动如水漾动,故称‘漾’”,故乡的菜谱如许介绍,“特色:浓香软嫩”。可是,这也要“赶滾”吗?当然,这样水波荡漾般“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感觉,正是要“赶滾”的,一旦变凉豆腐就硬了,哪能再“漾”得起来?据说最美味的吃法是在锅中即食,拿一把汤勺,掀开锅盖不待装盘便舀而食之,那个美啊!一离锅装盘,其味就要稍逊一分了。

  无须“赶滾”的家乡菜中,值得隆重推介的是“炒雪薯”。左邻右舍带来的多是这道菜,可以让你立判烹调者手艺的高下。雪薯即山药,刮去薯皮通体白皙如雪,切成片清炒,脆生生别有风味。家乡人不称山药而称雪薯,不仅贴切,更因为家乡话“雪”“遂”同音,“薯”“时”同音,“雪薯”就是“遂时”,好兆头啊!

  一场酒宴从上午可以吃到日头偏西,邻舍亲房们的酒菜一一尝遍,主人家的拿手菜这才出场。二道,一道是猪大骨炆萝卜,汤菜,不起眼,却让数小时饕餮有些腻烦的肠胃立马有了精神。家乡人请客从来不说喝酒不说吃饭不说用餐,只土土的说声“来食几块萝卜角吧”,这当然是自谦,不过,萝卜在酒宴中的地位却也可见一斑。

  压轴的一道菜是大块炆猪肉,炆肉汤煮面时捞出的二斤左右的肉条,已经熟了,一条条肉皮朝下放入油锅,炸成微焦,切作三四指见方的大块肉,加上调料,又香又烂,没牙齿的老叔公也能吃个满嘴流油,这样的大块肉不掺一点杂,满满盛上一大盆,喷喷香的大甑米饭同时端了出来,容量大的甑甚至能装下数十斤米饭,需要两人共抬,家乡俗语叫“无饭不成餐”,你就是肚皮圆成水桶了,大甑饭也是不能不吃上一碗半碗的。大块肉,大甑饭,大碗酒,那个豪爽,直让人想起水泊梁山呢!

  (三)

  客家菜当然远不止上述这些,仅仅家乡所在的闽西,进入中国名菜谱的客家菜就超过10道。比如长汀的“白斩河田鸡”、“麒麟脱胎”,连城的“清炖白鹜鸭”、“涮九门头”,每一道都赫赫有名,动用的食材有鸡有鸭有狗有牛,鸡是名鸡,鸭是名鸭,河田鸡、白鹜鸭都曾打过“天下第一”的广告。狗普通一些,选用的是刚刚满月的乳狗,宰净包入猪肚内同烹,食用时剪开猪肚现麒麟,风味也是独一份。“九门头”是指牛身上九个部位的精华,包括牛肝头、牛肾、牛舌黄、牛心冠、泥肚尖、百叶肚、蜂肚头、草肚壁、牛乳房,一一切好拌上地瓜粉,汤料则以米酒为君以中草药为臣以各种调味品为走卒,汤沸,浓香扑鼻,你就“赶滾”吧,自涮自品,大快朵颐的同时,兼具驱风湿、壮筋骨、健脾胃的功效,何乐不为?

  家乡的鸡鸭牛狗没这么有名,普普通通的原汁原味,实惠你的嘴就够了,不说也罢。

  饕餮了一天,烂醉了一夜,清早起来,晨风一吹,吐出三二口酒气,人有些活泛了。你说,再不能吃了,这哪是吃饭喝酒啊,再消受不了客家人的盛情了。那好,主随客意,随意在镇上村中走走好了,随意尝一点风味小吃好了。

  客家的风味小吃用料多是米,米是客家地区的主食,把主食变着花样吃出百种风味,那就是客家特色了。米粄、米糕、米桃、米冻、米丸、米……客家米制品实在数不清有多少种。渴了,喝上一碗煮米冻?一碗猪血粉肠粥?一碗米茶?一碗汤丸?一碗米粉片?饿了,吃一点糍粑、发糕、麻蛋、梭哩粄、草鞋粄、捆粄、老鼠粄、簸箕粄、黄粄、馕菇粄……要是不怕上火,还可以来几块灯盏糕,米浆拌肉碎,油炸得喷香喷香。闽西童谣“灯盏糕,糯糯圆,又想食,又没钱”、“灯盏糕,嚯嚯烧(热乎乎),食了没钱叼(支付)”之类,都是在唱这种美味和孩童的馋相。不怕笑话,孩提时节,我曾一连数日游走在灯盏糕摊子现场,目灼灼如贼徘徊复徘徊,求之不得,辗转反侧,终于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冒着皮肉受苦的风险,把家中还剩一半的牙膏挤个精光,以一块牙膏皮外加积蓄三月的两分钱,换得油乎乎热乎乎灯盏糕一块,小小心心撮唇,作樱桃小口状,沿着灯盏糕圆边,顺时针吻了一圈又一圈,这才牙根一狠,轻轻咬下一小口,那一块糕吃了有三刻钟吧?不,那香味几乎香了整个童年呢!

  客家的米粄不仅种类多,且每一种命名都有来历。比如捆粄,是指米浆制成粄皮后,卷上豆芽香葱瘦肉馅,捆成长条;黄粄,是指米浆中加了碱,做出的米粄色泽亮黄;馕菇粄,是指米粄中加了野地里的馕菇花,色泽有草的青碧花的金黄,别具一格。更多的米粄走的是象形路线,老鼠粄,做出的粄细细尖尖,像煞老鼠的尾巴;草鞋粄,那粄的模样就像一只草鞋,为何要做成草鞋状呢?说是从前的从前曾有一场瘟疫,保生大帝赶来驱瘟神,把一个大大的草鞋印留在了村口,这个村于是逃脱了瘟疫的侵袭。这以后村里每逢八月初一,家家户户都做草鞋粄,谢神,也纪念这次难忘的遭遇。

  家乡最流行最普遍的是梭哩粄,圆滚滚的身子两头尖,如梭,命名也是象形。一年十二个月,每月几乎都有节庆,正月春节、元宵、补天穿,二月二,三月敬马公、敬妈祖,四月清明,五月端阳,六月保禾苗醮、食新,七月七吉(七夕)、中元,八月初一草鞋粄节、十五中秋,九月重九,十月朝,十一月冬至,十二月又要准备过年了。客家山区素来穷,节庆不断,只不过图个热闹,难得有鸡鸭鱼肉,食品匮乏的岁月,梭哩粄就是招牌食品,几乎月月登场。

  节庆到了,家家户户都忙着做粄。前一夜主妇就把几十斤大米先行浸泡,凌晨三四更天,磨房的灯盏一盏一盏亮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睡眼惺忪,掌勺、推磨。推磨是力气活,后生子可以一人推动,老人小孩就要一大一小搭配着推了,配合默契,就推得轻松,配合不好,就累出屎。掌勺则要眼明手快,在磨杆旋转的间隙见缝插针,一般都是灵慧的女子,或是主妇,或是八九岁、十来岁的女娃。吱吱呀呀的推磨声中,白花花的米浆沿着磨道纵流,仿佛顺着喉管流进了肚里,推磨的手也轻松多了。待米浆满桶满盆,天也亮了,灶房的大锅刷好,整桶整盆的米浆倾入大锅,紧接着柴禾就在灶膛熊熊燃起。孩子蹲在灶膛前,不住添火,小脸被灶火烤得通红;主妇擎一把大锅铲像个将军,对着满锅米浆奋力拼杀。搅啊搅啊,米浆加了碱,越搅越稠,越搅越黄,稠与黄再跨一步便是焦,关键节点上主妇的汗不断线地淌,搅啊搅啊,水退,粄皮成,起锅,装盆,压实。接下来就是包馅。梭哩粄的馅料历来粗糙,芋头、萝卜、豆角、酸菜、辣椒,平日里吃的什么包的馅也就是什么,特色是量多粄大,鼓鼓囊囊,三二个粄就能装上一碗头。细人仔双手捧一个梭哩粄边走边吃,只看见半拉头发两道眉毛,一张脸大半遮掩在梭哩粄中了。大人们食量小的一个粄就够了,食量中的二个粄也就饱了,食量大的三个下肚就只能打住。创下梭哩粄大吃记录的或许是我,上世纪70年代初,我在邻近家乡的北团公社当知青。九月重阳,大姑特意让表哥赶了30里路给我送梭哩粄,整整10个,满满一篮。忘了表哥在场,饥肠辘辘的我抓起梭哩粄猛吃,一口赶一口吃得生龙活虎,满世界一时只剩下梭哩粄了。一连5个下肚,感觉梭哩粄已从胃部堆到喉咙,不管,抓起第6个,再一大口,噎了,目珠子突突,上气接不来下气,慌得表哥不住为我拍背,边拍边喊,慢点,慢点,吐出来,吐出来。这一回与梭哩粄的零距离接触永难忘怀历久弥新,可那天的梭哩粄啥馅?啥滋味?不好意思,不记得了。

  (四)

  霜降未过,秋的味道就浓得流油了。菜地里的芥菜也识趣,不失时机可着劲抽苔,赶乘秋的最末一班车。那苔儿一节一节,拇指粗细,顶端花蕾,最是脆嫩,趁鲜炒上一盘,其味妙不可言。这样天然的美味是农家的福分,只是吃得多了,也觉寻常。秋冬时节,哪家菜地不是以芥菜萝卜为主力呢?多的菜吃不完,就要制成干菜,以备他时之需。砍下整棵芥菜,洗净,横一刀竖一刀,剖开却不剖断,菜杆部分留下一点粘连,一棵棵挂上院墙、篱笆、屋檐晾晒,一时间满村落都铺排开这种鲜鲜的绿色。几天过后,叶子蔫了、暗了,收下,入盆,撒盐,纤纤女儿手死命揉搓,直揉得菜们眼泪汪汪,盆底都是青涩泪液,这就好了,装入陶瓮,一层菜,码一层盐,再一层菜,又码一层盐,层层加码,直到瓮顶,封严,移入阴暗处。藏个半月余,开瓮,取出再挂,再晒,干后,就可收存了。嘴馋的时候,抓一把,投入唇齿间,真是口角噙香。最勾馋虫的是与五花肉同烹,是为客家名菜:梅菜扣肉。荤素相间,两情相悦,肉得菜之香,菜得肉之润,二者的品位一起升华,小家碧玉顿成大家闺秀了。著名华侨领袖、万金油大王胡文虎最迷这口干菜,一回回托水客从家乡永定万里迢迢捎菜干,想来他老人家品的不仅仅是菜干,更是浓浓家国之情了。

  客家干菜的种类有多少?同样数不清。仅仅家乡所在的闽西,名扬海内外的就不下10种。著名的“汀州八大干”是闽西原属汀州府的8个纯客县历史悠久的特产,一县一品,包括长汀豆腐干、连城地瓜干、武平猪胆干、上杭萝卜干、永定腌菜干、宁化老鼠干、清流明笋干、明溪肉脯干。历史最长的“长汀豆腐干”制作始于唐朝开元年间,超过1200年了。瞿秋白在长汀写作绝笔《多余的话》,最末一句还真是多余:“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世界第一,永别了!”还用说吗?他指的当然是长汀的豆腐,包括:长汀豆腐干。

  家乡的干菜不出名,对比那些名品却不逊风骚。藏糟菜、萝卜干、黄豆酱、烟豆腐、炸龙骨粉,样样风味独一。譬如藏糟菜,是以酒糟菜干同藏一瓮,糟得菜之清甜,菜得糟之醇香,也是一对完美的夫妻档,不亚于黄蓉妹妹与靖哥哥的。客家俗语“人心高又高,有酒还想糟”,家乡人还真是有酒想糟,酒留下待客,糟才是日伴三餐的糟糠之妻,断断缺不得的。

  藏糟菜之外,最可心的是萝卜干,瓮中取出,其色金黄,一咬一个嘎嘣脆,香、甘、咸……萝卜是怎样炼成干的?细品,能嚼出成干过程中的天光云影晓霜夜露。晴好的日子,萝卜收成了,生萝卜咬一口,甜,辣,少儿不宜。父亲挑一大担萝卜,我挑一小担萝卜,哼哧哼哧担到清粼粼的花溪水边。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花溪之水也清,却只濯萝卜缨。百来斤萝卜都洗净了,手在微凉的水里浸得红红。父亲一手举刀一手萝卜,也是横一刀竖一刀,剖开却不剖断,萝卜大头上留下一点粘连。萝卜切好了,父亲拍屁股走人,为这些藕断丝连的萝卜们寻找归宿,是我的使命。也好办,就地消化,花溪河畔有的是灌丛、刺棵,让萝卜一只只叉开腿脚骑上去就是了。一边骑,一边就有麻雀们跳来跳去观景,还叽叽喳喳发议论,甚而在萝卜上洒一泡鸟屎留念,过分之至。你只能狂吼数声泄愤,灌丛刺棵之间,谁敢动手动脚造次呢?待到萝卜挂完,走出十来二十步回望,呵呵,沿河上下家家都在挂萝卜,长长一溜灌丛、刺棵飘满白胡须,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萝卜白。

  过上一天,早起看看萝卜,瘦了一点,暗了一点,萝卜头上有几点露珠,像泪。再过一天,萝卜更添憔悴,再没了当初的水灵。三天才过,萝卜已瘦成干瘪老妪,饱经风尘。收将家来,抛入盐盆中,母亲辣手摧萝卜,死命把盐揉进萝卜身子,直到萝卜奄奄一息吐出咸水,这才重又悬挂起来,继续露天晾晒。这样的吸露餐盐轮回了几度呢?不太记得了,只记得萝卜从藏瓮里启盖的那一刻,实在是惊艳啊!

  如今父亲还在,母亲还在,我还在,花溪还在,萝卜还在,只是此在与彼在相隔迢迢,花溪的灌丛刺棵还好吗?萝卜还好吗?水还清吗、甜吗、能濯萝卜缨吗?想一想,不觉几分怅然。

  (五)

  记忆中的美味是客家最醇最正宗的味道。唯其消失,故最醇,最正宗。逝去了的都是最美好的,于人,于物,怕皆如是。

  文友兼同乡德祥吴君,记得最美的是炭火埋瓦罐炖猪蹄。大年夜餐后,猪蹄剁成数段,投入瓦罐,再加菜豆、调料、水,密封,放进烧过木柴留下炭火的灶膛内,埋个严严实实,只留罐嘴通气。年初一起早,把瓦罐端到大厅,开盖,香气顿时弥漫整个厅堂,肉烂,豆糯,蹄香,万难描述的美,就是只闻闻香气,也是惬意的富足了。如今柴灶已进入历史,此等美味只在记忆中了。

  表哥记得最美的却是炸龙骨粉。那年月难得宰猪,宰了猪乡邻争抢的多是肥肉。那个中秋生产队破天荒宰了猪,表哥分到了一段龙骨,炖汤?两餐就化作乌有了,表哥没这么傻。擎一把板斧,状若半个李逵,擒龙骨于大青石板,抡起板斧便剁,剁出一身豪气,自然,用的是斧背。看看骨头渐碎,渐细,换成一把铁锤,继续剁,剁,直剁成残渣碎粉,提着去下油锅。说是油锅,没几两油,炸也就近似于煎,没啥,焦了点,反更香了点。捞起,骨碎金灿灿、香喷喷,简直称得上国色天香。赶滾,加盐,加味精,调匀;赶滾,抓一小撮,塞塞牙缝。香啊,烫啊,嘴角冒出了一个泡。小心翼翼收入瓦罐,密密封好。遥远山田里做活的时候,佐餐的美味就是一撮炸龙骨粉。这一罐炸龙骨粉表哥享用了多久呢?套用一句电视剧《红楼梦》里的唱词,想罐中能有几多龙骨粉,怎禁得从秋到冬,从春到夏?

  于我,记忆中最醇的美味是什么呢?

  年要到了,磨房分外忙碌起来,磨豆,磨米,磨杂粮,做豆腐,做年糕,做杂粮粄子,米粉、杂粮粉各尽其才,做成年糕、粄子啥也不剩,唯独豆留下了渣。别人家的豆渣都喂了猪,我家没猪,只有几条人。父亲捧着豆腐渣团子犯愁,想啊想,忽然醍醐灌顶,抓起一团豆腐渣,啪,摔进面盆,再舀起一碗头米粉,兜头洒下,一半豆腐渣一半米粉和成了一团,手感似乎还行。光景好的人家过年都用米粉炸麻蛋,咬一口油津津。我家光景中偏上,有一斤油还在柜底听凭调遣哪。且奢侈一回,翻出油,倒入小锅,炭火燃旺,火候到了,一个个搓好的二合一团子旋即排入油锅,滋滋作响。足足炸了半个多时辰,所有的豆腐渣米粉团都成了黄灿灿的麻蛋。嚼起来,有米的糯,有豆腐的滑,还有一点豆渣的涩,迫不及待抓一个吃到院外,我们家今年也做麻蛋了,还是豆腐渣麻蛋,全村独一!

  父亲真是有创意的,放在今天,指不定能搞出多少发明。隔着四五十年的时光,我怀念父亲豆腐渣麻蛋的创造,鼻翼间似乎还吐纳着豆腐渣麻蛋的醇香,吸一口,再吸一口,让醇香贯通五脏六腑,那是一辈子难以忘怀的故乡的味道、客家的味道啊!

  父亲80多了,身板明显僵硬了,廉颇老矣,尚能炸豆腐渣麻蛋否?怕是不可能喽。

本文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ef17e70102wnqs.html

文章关键字: 客家饮食文化 故乡的味道 客家美食 
文章类别:网络整理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客家世界-最新文章: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话谚语,趣味十...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灶头镬尾”“针...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土”菜:梅菜,...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色美、味美、形...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客家人与植物的...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具“碓”琐谈... 
 客家农具:“扁担”“担竿”琐谈... 
 客家家具:吃饭桌子八仙桌与坐序方位琐谈... 
  客家世界-相关文章:
 客家名菜:猪血肠,大肠血(图)... 
 客家婚礼前的“钱”习俗:看妹子的“见面钱... 
 客家地区俗语:“不痴不聋,不做阿姑阿翁”... 
 春节过年除夕夜守岁习俗来源由来与说法... 
 客家传统风物:远去的竹篮... 
 春节过年精美文章选集:舌尖上的新年,乡村... 
 客家地名考述:客家地名的有趣解析与发展进... 
 客家连城的拜图习俗考(起源,人文解读,程... 
客家世界-图片文章  
宁化石壁客家公祠(图)
宁化石壁客家公祠
提升闽西客家祖地文化影响力——龙岩学院张佑周教授访谈录
提升闽西客家祖地
客家家训:至德遗风拂客家(图)
客家家训:至德遗
客家文化里的神灵珨瑚公王王审知综合介绍(图)
客家文化里的神灵
客家美食:永定糯米汤圆做法(图)
客家美食:永定糯
龙岩咸酥花生——声名远扬的喜庆果品(图)
龙岩咸酥花生——
龙岩沉缸酒——获23块金牌的黄酒(图)
龙岩沉缸酒——获
五洲客家音 四海桑梓情——闽西客家联谊会成立20周年纪实
五洲客家音 四海
客家地区“吹打师傅”“唢呐手”“鼓手”曾经十分走俏吃香(图)
客家地区“吹打师
客家田园菜地里看管农作物“田伯公”神仙的来历故事(图)
客家田园菜地里看
客家世界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497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8989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642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848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498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273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239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712
Ad7
本站推荐文章  
客家人喜庆宴席上“夹菜”“...
2015-1-23
清香镜子粉,薯粉条,地瓜粉...
2015-11-28
鱼米之乡,富庶之地,村村诗...
2010-7-1
龙岩永定县培丰镇洪源村供奉...
2015-5-19
濯田梅迳村:半个世纪守护何...
2011-4-9
蘑菇出土:樟树墩——陈屋村...
2012-2-9
长汀县濯田中心卫生院(濯田...
2015-5-12
长征走出的医学博士——探访...
2016-8-19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