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长汀新闻 >>> 查看文章:百战归来乐桑麻——长汀县濯田镇长兰村蓝屋地99岁老红军吴功养

百战归来乐桑麻——长汀县濯田镇长兰村蓝屋地99岁老红军吴功养(图)

2016-3-5 17:01:58  作者:王坚文  浏览次数:822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吴功养讲述战斗故事情景

吴功养讲述战斗故事情景

  蓝屋地,一个深山中的千年古村落。竹林下溪水潺潺,水草丰茂。几棵树身粗大、龙鳞铁杆的古松静穆伫立。吴功养生长于斯、滋养于斯,老人说是“福气”。回想当年峥嵘岁月,老人久已深埋的烽火记忆一下激活起来……

  勇夺铁上杭

  “我出生在农民家庭,父母和一个哥哥都种田为生。1929年朱毛红军来到我们家乡,改变了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生。”老人果然是当兵的性格,开口直奔主题。

  在蓝屋地的私塾里,吴功养跟着一位清末老秀才读了半年书,多少还能认些字。这也是他至今还引以为荣的事。1928年冬邻村长空下的张赤男发动长汀南部的农民武装暴动,建立了农民赤卫队。1931年,张赤男领导的地方赤卫队编入红12军。年仅15岁的吴功养和村里的其他青年一起参加红军,从此开始经历瞬间生死的种种战斗。

  “我在新兵补充团没有训练多久,就马上开始打仗了。张赤男带着我们四处游击,长汀的水口、濯田、涂坊、南阳,上杭的回龙、官庄,武平的帽村、大禾,不知道去了多少地方。在武平打土围子,钟绍葵的保安团都是本地人,地形熟悉,枪法也准,枪好子弹也多。我们的枪又少又老旧,一般都是‘俄国造’、‘汉阳造’,子弹特别少,很多人还驮着梭镖、大刀,往往占不到什么便宜。光大禾一个土围子,我们就围了三四天才拿下。这是真话,不像电影电视里那样瞎吹,子弹多得打不完。”老人说着眯眼笑了起来。77岁的儿子吴斌林说,父亲晚年看电视,偏爱军事题材的片子,战争的残酷真实和影视的人为编造,经常让老人觉得荒唐而无奈。

  “有一次部队打上杭,几个来回都没拿下。开始我们接到命令开到上杭城郊的水西渡一带挖工事,准备慢慢接近敌人。忽然又接到通知说先不打了,可能是因为战前的准备还不充分。部队下令全体改‘持枪’为‘背枪’,紧急转移到濯田的羊角溪和水口一带待命。这是有讲究的,夜间行军都是又陡又窄的山路,每个人必须拉开足够的间隔保证安全。因为队伍中有轻伤挂花的同志,有重伤员要担架挑。还有伙夫背着的大锅大盆,不小心碰到枪支就容易走火误伤。到了宿营地,大家取下身挎的米袋,倒出一些米交给炊事班做饭。没米了要想办法找米补充粮袋,但是绝对不能抢老百姓的粮,会杀头哦!必须等到后勤的同志找‘大富佬’筹到了粮,大家才能分到一些。简单吃点稀粥,大家边休整边等待新的进攻命令。”

  “新的进攻又开始了,上杭城墙很高,一般的木梯够不着,扛着又笨重,目标大,容易成为敌人的靶子,短促突击很难爬上去。大家想了一个办法,四处收集牛皮,裁成条,搭成一条条牛皮软梯。冲锋时挎着轻便,登墙时一展开就可以上人。为了壮声势,我们也想了招,洋油桶里放鞭炮,噼里啪啦像机关枪响,迷惑敌人。后来好不容易才打下上杭,部队伤亡不小,我们长蓝就牺牲了好几个人。进入上杭城,那时候年纪小,对什么都好奇。上杭城里很早就有了电灯,一到晚上四处通明,店铺里什么东西都有。我们这些红军里的半大孩子,都是刚刚离开农村,‘蛤蟆子没见过天’,对城里的一切都好奇。这里逛逛那里瞧瞧,不小心就迷了路。害得部队派人出来到处找我,归队后还挨了一顿批。”

  鏖兵分水坳

  1932年7月,朱德指挥中央苏区红军在广东省南雄、水口地区发动战役,击溃陈济棠粤军15个团。稳定了中央苏区南翼,为之后的北线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当时的吴功养已经16岁,对这场战役记忆深刻是因为他的家乡附近也有个“水口”村。

  “我们红军军费少,物资供应很困难,在苏区会好些,地方苏维埃政府有组织群众送粮送菜。在白区作战就很艰难了。我们每个人每个月只有4角钱伙食费,当官的也和我们一样,官兵一致嘛。伙食标准低,米、菜经常不够吃,一天吃两顿都没保证。只有‘打土豪’弄到米了,才能吃上两顿。我们一年四季无论寒暑,都没有发鞋袜,只能自己编草鞋。部队里无论是大官还是小兵,一律自己动手编草鞋。每天住的地方也简陋,有时借住群众的谷仓,有时借来村民的谷笪,地上一铺,一个班、一个排挤在一起过夜。”

  “部队有句老话,‘不怕打仗怕放哨’。那年部队开到广东和陈济棠的部队作战。进入白区,人生地不熟,大家都非常紧张。每天宿营时,一般都是安排第1、第4、第7班负责放哨。白天哨还好,看见有人路过,就命令他举起手来,不举手的一律开枪射击。站夜哨就很紧张啊,大山里一团黑,什么也看不清。四处的风呜呜怪叫,什么吓人的声音都有,不知道是不是有敌人摸上来。听到声响也不敢叫,怕暴露自己。上面有通报下来,有的连队被敌人摸哨一个排都没有啦,打仗就是这么残酷。我那时也就十几岁,没营养人也长得矮小,站一次哨,出了一身冷汗不说,真的害怕连眼泪都要掉下来啊。”

  “新兵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怕也没有用,多几次就习惯了。夜里没有手电筒,完全靠口令识别敌我。口令答不对,往往就会发生生命危险。有一次,我们驻扎在水口一带,当晚口令是‘国际’。夜里连长去查哨,哨兵听到响声,发问:‘谁?口令!’连长本来应该回答:‘国,回令!’哨兵回答‘际’就对了。结果连长先回答‘际’。哨兵一听不对,再次发问:‘再口令!’连长一时答不上来,立即被哨兵开枪打断了左手腕骨。事后,这个哨兵没有因为误伤上级被处分。反而因为警惕性高,得到了上级的表扬。”

  “陈济棠的广东兵装备好,打仗不怕死,分水坳打了一仗,红军一个团扑上去,打得没剩下几个人,我们闽西子弟倒下了很多。很多新兵不会听军号,同时几个部队在作战,这边吹军号,那边也吹,大家就往前冲,敌人机枪扫射,一倒一大片。太阳落山后,后方的炊事员挑饭到阵地上,看到没有人来吃饭了,一下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啊。关键时刻,江西和闽西的红军来增援,军号一响,上来了3000多人,才把广东军压下去。这一战,我们在分水坳、下坝一带缴获了不少,最后还是打赢了。朱德军长指挥英明,不过红军伤亡也很大。”作为一个基层班排的战士,吴功养并不知道亲身参与的水口战役在党史军史上的地位,更不知道毛泽东后来在《中国革命的战略问题》中对此战的批判。铭记在他脑海中的,或许只有战友们成片倒下的噩梦,只有一片血色浸染的黄昏。

  苦战松毛岭

  “1934年农历7月开始,松毛岭就开始打仗了。我们开上松毛岭,每天挖工事,因为敌人有飞机,上级命令要多挖防空洞,那时候年轻有力气,大家比着干谁挖的作业量多。我们砍下大树,搭盖了许多半隐蔽的指挥所。我这个时候是入伍第三年的老兵了,有战场经验。不怕阵地打仗,就怕敌人的飞机轰炸,敌人的飞机专门炸指挥所,一炸一窝,炸死炸伤不知道有多少人。很多新兵没经验,飞机一来就往指挥所钻,以为那里保险,没想到一个炸弹下来,整个指挥所全没了。”

  “营、连指挥所被炸掉了,通信联络也就断了。战场联络就全靠号兵。每个连队有一个号兵,号兵是宝贝,怕号兵受伤牺牲,给他们配的是短枪,轻易不让他们上阵地打阻击,关键时候才吹号调动兵力。还有一个联络方法是堆火,夜里山上没有照明,各个分队都堆了许多火堆,有光亮才看得见人员往来的情况,沿着火堆走的就是自己人。所以,到处起火燃烧,草木灰满天飞。火堆还有一个好处,防冷。夜里再冷也只有单被盖,有时候战友站哨,把他的被子拿来加盖,会暖和很多。草鞋是不敢脱的,睡觉也穿着,每个人的枪就枕在脑袋下作枕头,不管任何时候,一有情况就要冲上去。”

  “我们在火线打仗,家里的妇女也没有落下。我记得有许多妇女也参加了红军。本村的罗马秀子、露潭村的刘子等年轻妇女都跟随红军,有的在红军医院当护理员,有的在红军洗衣队,还有的和男人一起抬担架运伤员。每次战斗前,大家集合起来整齐站队,连长点名,然后指导员讲话,情况再紧急都要进行战斗动员,鼓舞士气。我们那时候也不知道中央主力红军要北上长征,就听干部动员,一定要守住松毛岭,守住松毛岭就是胜利。就这样,我们在山上打阻击,前后持续了70多天。我们没有子弹、没有粮食,兵员越打越少,终于顶不住了。最后七天七夜的决战后,开始撤退,一路上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溪水全是红的,也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

  松毛岭战役之后,吴功养没有跟上长征的队伍,失散后辗转回到蓝屋地老家。1935年后被当地国民党政权抓壮丁,家中亲族变卖所有,凑了几百块大洋,通过宗亲的关系才得以幸免。此后,一直在乡间务农,生儿育女,如今已是子孙满堂。百战归来乐桑麻,老人说:“再也不要打仗了,能安安生生地种田过日子,就是最幸福的生活。”

文章关键字: 吴功养 濯田镇长兰村 老红军 蓝屋地 松毛岭 
文章类别:网络整理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长汀新闻-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六月六百鸭宴...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述(长汀一中,... 
 闽西龙岩各地特色名菜小吃美食介绍(图)... 
 长汀县举办首届马罗梯田农耕文化旅游节... 
 长汀签约航空装备制造基地项目 长汀建设通... 
 运用商标职能聚拢产业资源 长汀扶持壮大美... 
 长汀童坊镇肖岭村外出乡贤不忘桑梓 筹资打... 
 长汀县童坊镇林田村:树新风建新村展新貌... 
  长汀新闻-相关文章:
 长汀县宣成乡:快乐老姐妹(图)... 
 武平长汀开展边界警务联防见成效... 
 福建省第四个国家湿地公园长汀汀江国家湿地... 
 长汀三洲湿地公园美景:荷花(图)... 
 濯田乡土:濯田镇水头村风水情话(图)... 
 长汀县南山镇官坊村奇妙的纯天然石峰溶洞-... 
 长汀县南山镇古村严婆田村:每一个女子都可... 
 军民鱼水一家亲——长汀人民全力支持和配合... 
长汀新闻-图片文章  
长汀馆前:过年制作粉皮子(客家名:角粉)(组图)
长汀馆前:过年制
2016版“福建十大名菜”“福建十大名小吃”评选结果出炉 长汀白斩河田鸡榜上有名
2016版“福建
汀州客家古民居-九厅十八井、牛角屋、围屋应成为长汀旅游品牌
汀州客家古民居-
濯田乡土:濯田镇水头村风水情话(图)
濯田乡土:濯田镇
长汀三洲镇河滩公园里的50多亩格桑花竞相绽放 催热古镇休闲游(图)
长汀三洲镇河滩公
曾任厦门胡里山炮台将军管带——长汀县濯田镇800年古村水头村人赖启明(图)
曾任厦门胡里山炮
长汀旅游:红色记忆(图)
长汀旅游:红色记
长汀新桥:二月初五传统庙会踩船灯表演
长汀新桥:二月初
长汀人的圩日:长汀各乡镇的墟天赴圩时间表(图)
长汀人的圩日:长
福建长汀:让乡村更美丽 让“乡愁”留住(图)
福建长汀:让乡村
长汀新闻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535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9053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658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856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523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285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249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725
Ad7
本站推荐文章  
2016版“福建十大名菜”...
2016-6-4
长汀濯田寨头村的奇山美水(...
2010-8-20
客家“过房”“认契”习俗:...
2015-1-19
教你如何选购优质的砧板?塑...
2015-10-8
揭秘:红军什么时候开始有了...
2011-3-23
连城曲溪乡白石村护安桥上神...
2015-9-28
客家日常生活禁忌习俗
2011-11-22
长汀三洲镇河滩公园里的50...
2017-6-28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