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他乡资讯 >>> 查看文章:客家古村落院田——著名诗人舒婷当知青时插队的村庄(图)

客家古村落院田——著名诗人舒婷当知青时插队的村庄(图)

2016-2-18 16:14:19  作者:傅柒生  浏览次数:795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舒婷在插队时的厨房前留影。

舒婷在插队时的厨房前留影。

  八闽之西通称闽西,古有汀州府所属八县,八县有其一曰上杭,上杭县东南部有镇名太拔。古语称,凡言大而以为形容未尽,则作太,也作泰。与疑似有几分自负和生硬味道的太拔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该镇东南的院田村,乍听就油然而生“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般的亲切,也挺有“竹院新晴夜,松窗未卧时”的诗意,让人油然凭空臆想那里的美景与韵味,不过毋庸置疑的事实是院田乃著名诗人舒婷当知青时插队的村庄。

  舒婷和她的成名作《致橡树》一样名噪一时,闻名遐迩。我听说并认识舒婷远早于院田。1985年,我考取厦门大学,大学多讲座,第一学年就邀请舒婷从鼓浪屿来到厦大建南大礼堂作演讲,我慕名而去,只见她身材修长,波浪短发,戴着眼镜,穿着浅色的淡花连衣裙,我没有留下太多她关于诗的专业高论记忆,倒是很清晰地记得她上台时被裙子或是其他什么东西绊了个趔趄的细节,这是我生平头回见到名人,尽管台上台下相隔甚远,却让我有好几天兴奋得意的谈资。后来,在几次文学活动中有幸与舒婷交流过,清晰可看她清瘦而白净的脸,可数清镜片的圈圈卷卷。

  我去舒婷插队过的离我家乡不远外的院田则是整整30年之后的一次笔会。

  那是一个细雨霏霏的暮春,满目青山葱郁和峰峦氤氲融化在车窗前的雨丝中,我和几个文友穿过弯弯曲曲的山路,来到太拔镇政府,老乡本家女书记傅松英热情接待了我们,还亲自任导游前往院田,显然,院田是女书记眼里熠熠闪耀的亮光。

院田村里的古民居

院田村里的古民居

  院田距太拔镇政府不远,是个典型的客家村落,李姓居多,几近700年历史。路经的水口和水口边的凌霄阁,远望的重重叠叠的群山和山边黄泥墙灰瓦屋,都是很有客家风味的纯粹。客家精神很突出的特质是崇文重教、耕读传家,院田可谓是对客家人崇尚的“耕”与“读”二件大事以“文传之院”与“农耕之田”的名词解释,或是偶然,抑或必然。

  院田有儒溪和大坑溪合流相抱,舒婷《小河殇》描写的就是穿村而过的儒溪:“秋天的河流异常清澈,似乎要壁立起来,与山区剔透的空气融为一体。河风经苇叶淌到我们额上,溅出浪花如碎钻般晶莹。”儒溪依然清澈,碧波荡漾,两岸杨柳依依,草长莺飞。走过一段溪畔人工景观步道,来到大坑溪涌来与儒溪相汇处,二座钢筋水泥桥呈八字形分立二溪,略带点陈逸飞墨下周庄双桥的韵味。双桥往村里方向的宅居地上有一座岌岌可危的小平房,是光绪十二年(1886年)进士,后授“刑部主事”的李英华故居,李英华自题门联恰到好处:“两溪合明镜,双桥若彩虹”。再往里去,新建了许多房屋,其中比较显眼的一幢正是舒婷的老房东李葆权的儿子新房。院田村李主任告诉我,李葆权新房东北边缘处曾经是他的老宅,泥墙青瓦的二层建筑。1969年,舒婷和她哥哥、妹妹三人随知青洪流一起到上杭插队,分到院田村,就住在李葆权老宅二层一间约莫十来平方的木地板和木窗户房间。泥墙老屋不经风雨,在上世纪80年代倾塌了。我站在老李新房大门前看着眼前的那一片空地和空地上残留的几处小平房,有些落寞惆怅,却仿佛很多年前舒婷就婷婷而立在那里,阳光洒过木窗,洗练倚窗而立的曼妙倩影,窗外是很空阔的菜园,种着单调的几种蔬菜,远处是树影婆娑的后山,山脚下一座孤零零极不起眼的房子,号称“丹崖别墅”,是李英华少时读书处。几回回,在夜澜更深时,舒婷临窗凝眸山脚下丹崖别墅和青春少年手不释卷的孤独身影,几回回,在晨岚薄雾中,舒婷倚窗聆听一个世纪前的山风水声和绝代英才倚窗咀英嚼华朗朗书声,君不见,李英华的英气华彩飘过那扇纸糊木窗,淌进一个少女的清纯心扉?

  从曾经是五口通商的厦门港口城市来到物质匮乏交通梗阻的闽西山村,知青生活单调而艰辛是可想而知的,好在闽西客家人以山一般的博大胸怀热情地接纳了厦门的知识青年,舒婷回忆她哥哥分配在队长家享受“最惠国待遇”的往事多么让她同侪艳羡:“白米饭管饱,即便一海碗寻常蒸酸菜,也搁了一大块肥肉,油汪汪香喷喷的下饭。不像其他农户,逢青黄不接,要搭配着地瓜干吃,捋一把南瓜叶,开水烫烫拌点盐花儿罢。”当然,舒婷也常常得到房东李葆权家的优惠待遇,她在《房东和房西们》文中回忆道:“我的房东老李在外乡医疗站工作,好歹是个干部,有几个工资。家里用牙刷牙膏,逢年过节做菜时由老李亲自搁点味精。临时缺糖少盐,不必立掏鸡屁股到供销社去换,算是村里的‘小资产阶级’。相对房东而言,女房东们戏称房西。我的房西青头帕青衣裤,村里已婚妇女的‘套装’把她的年龄概括在25至40岁之间。田间劳动和生养损害了她原本的古典美,犹剩一口整齐细密的糯米牙。老李平时在外工作,房西要饲猪喂鸡兼哺4个生猛儿子,还要打理自留地,不大出工,在那些同样操持家务还要参加大田劳动的妇女看来,简直是‘养尊处优’了。”当年舒婷眼中的‘小资产阶级’房东李葆权对她来说是可爱而且记忆深刻的,她后来回到厦门后,经常找机会回院田去探望,时常寄钱寄物给老李家。老李的4个孩子都与舒婷交往频繁,小孩子本性爱吃,厦门肉松和鱼松那是好吃得恨不得把舌头也卷进去,至今记忆犹新,口齿留香。

  那一天,我们正好遇到舒婷的“房西”在家,“房西”叫赖顺莲,泛旧而干净的浅蓝花点白衬衫映衬出她慈祥并略带些许害羞的浅笑的脸靥,身材偏于瘦弱,笔挺挺地坐在下厅竹凳上,用客家方言跟我们一起回忆舒婷,她说当年我们这些妇道人家很少与从厦门来的知青交流,跟舒婷说的话也不多,可能与她只会说客家方言有关,或许是其他原因,好像舒婷也没有什么大不同之处,无非是比较文静少言爱读书吧。舒婷这么乐呵呵地回忆:“初来插队时,知青们傍晚收工后,总是河边桥头流连,吹口琴,弹吉他,唱‘我的家在松花江上’,或头碰头聚在一盏油灯下读报看小说,每每三更半夜方归巢。房西因为男人不在家,恪守妇道不等天黑就紧紧闩了大门,直待我捣门大呼小叫鸡犬齐喧,她才掩着衣襟打着哈欠来拔门闩。想她白天何等劳累,自然满脸不悦。我那时17岁,不识生活之艰辛,目真目以对。”当然,寒冬腊月的半夜三更从暖和的被窝美梦中披衣起来为玩嗨的年轻人开大门的“房西”埋怨只是一笑而过的往事,她记得最喜庆的事是舒婷“慨然应诺”成了她家女儿。

  当年,老李腾出采光最好的房间给舒婷,四个儿子共同挤住一间。后来孩子们渐渐长大了,四个大男孩生龙活虎挤在一间总不是办法,于是,在老李家住了两年多后,舒婷搬家了。名曰搬家,只是换个房间而已,舒婷既说不上有家,更说不上有什么家当。据说,舒婷三年知青岁月,在院田住过三个地方,至少有三个房东,多年之后的舒婷喟然慨叹:“回想起来,我们的房东都是村里最可爱的人。”

  舒婷搬入了老李家往儒溪河上游不到二百米外一处客家大堂屋,当地人说不清楚也不在意这座大房子叫什么楼名,外大门横额“生气盘郁”,内大门横额“迪吉于斯”,姑且可取“迪吉”之名,兴许显得洋气十足。客家人多重风水,听起来以为是外来词的“迪吉”,典出《书·大禹谟》,表示吉祥、安好。房屋隔河相望的奠攸居气势更加宏大,或许是典出《尚书·盘庚》“盘庚既迁,奠厥攸居”,意为适宜居住的地方。而从地势相对较高的奠攸居瞰看“迪吉”楼,该楼倚山面河,青砖灰瓦,厅井相连,错落有致,蔚为壮观,身临斯境,常引人产生遥想当年风云叱咤之势,不免有时光流逝繁华落尽之叹。

  “曲水澜回门外绿,遥山秀蔼户中青。”正大门外对联就是“迪吉”楼如画胜境的诗词表达。“迪吉”楼背倚的大山青松翠柏,吹来清新如许的自然之风,厢房多处升起的袅袅炊烟随风摇曳消散,楼前的儒溪碧水流欢,倒映洗菜捣衣的少女婷婷倩影。楼屋虽然规模宏大,但房间普遍窄小,舒婷和她妹妹一起搬过来,住在左厢房二楼楼梯口的一间小屋里,阳光很难照进这间逼仄小屋。大楼前院是当年的知青点,院外右侧一间泥房是知青点的厨房,舒婷后来回来寻访,老乡们端上了当年作为主要粮食之一的地瓜,她还兴致勃勃地留了照,依然是那间矮塌窄小的泥屋,屋前一堆零乱的柴火垛,真真切切的。那时候,“民以食为天”的感受应该比现在强烈许多,舒婷在《干菜岁月》的文章中回忆说:“我们落户的地方山高水寒,长得最好的蔬菜只有芥菜。半年鲜吃半年吃干菜,可谓朝夕相见。”“茄子、丝瓜、南瓜都赶在夏天锦上添花,唯有干菜在凋敝的冬日雪里送炭。这就是‘食不厌精’的今天,我们回过头去,对干菜充满感激之情的缘故。”

  “当我们说枯槁的干菜岁月时,我们怀念的是自己多汁的青春时代,虽然有悔。”舒婷这么遥想当年。那个时候的日子过得很清贫而单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插秧、莳田、吆牛、割禾的农活,还要肩挑上百斤公粮翻三十里大山,偶尔能结伴去赶墟或者去拜访其他知青点上的知青,再远也都是快乐无穷的。除却艰辛的劳作外,更能以忍受的是“寂静犹如不打扫的轻灰,一层落了一层。”自然,寂寥落寞总有排遗之道,更不会在年轻人身上滞留久远。毕竟那个时候的舒婷和其他知青一样,正是多彩多姿的青年岁月,即使忍受得了体肤之累和饥肠辘辘,也难以放弃象憧憬爱情一样的浪漫表达和向往自由的心灵飞翔,她们总会忙里偷闲苦中作乐,“不知疲倦地彻夜唱歌、打扑克、聊天、读辗转求得且限时归还的小说”。舒婷哥哥和一个叫木木的知青算是知青中的音乐家了,他们用老旧的曼陀铃演奏出的干涩声响在知青耳里俨然天籁。有一次,木木从厦门探亲回来,背了一把簇新的椰树牌吉他,奏出的音符像阳光一样洒满山村,月落西山直至半夜三更,知青们方才依依不舍地归去窄小而阴暗的房间。十多年之后,木木的房东房西均已去世,舒婷看见“堂屋的墙上,挂着一把椰树牌吉他。厚厚的灰尘封存了月光与歌声。”她沉思:“不知陪伴两位寂寞的老人有多久?”

  记得林语堂说过,诗歌是中国人的宗教。那时候,远离家乡的乡村知青生活清纯又清苦,或许,这让舒婷邂逅缘定了诗歌,或许也正因如此,舒婷给乡亲们的印象当然不是与众大不同的懵懵懂懂的朦胧诗,而是与众稍显不同的安安静静的文化人,甚至就是一种落落寡合孤芳自赏。

  舒婷的确喜欢自顾自地看看书写写东西。山夜寂静,花窗无语,一豆煤油灯昏昏暗暗,剪出一幅夜读少女的倩影,晃若气韵生动的《舒婷院田夜读图》。夜读,阅读,悦读,静静的夜呀,虫儿在轻唱,心灵的窗户打开了,心灵的花儿绽放了,细细的笔尖在淡黄的土纸上沙沙流响,思想的呢喃缀串成了浪漫的诗行。你轻轻地听:

  如果有一个晴和的夜晚,

  也是那样的风,

  吹得脸发烫,

  也是那样的月,

  照得人心欢,

  呵,友人,请走出你的书房。

  谁说公路枯寂没有风光,

  只要你还记得那沙沙的足音,

  那草尖上留存的露珠儿,

  是否已在空气中消散?

  江水一定还那么湛蓝湛蓝,

  杭城的倒影在涟漪中摇荡。

  那江边默默的小亭子哟,

  可还记得我们的心愿和向往?

  ……

  这样的诗行是否有些似曾相识的味道?是否有些看似朦胧的意象?是呀,这就是那一年的院田之夜,舒婷写下的诗歌《寄杭城》,这般明丽隽美,这般轻盈温暖,这般机敏灵性,这般朦胧隐喻。你且再听她的放歌: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缘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

  这是舒婷结束院田插队生活回到厦门鼓浪屿数年后写的一首诗,也就是家喻户晓的那首《致橡树》,成为朦胧诗派的桂冠与坐标,在文学史有着不言而明的象征地位,许多读者干脆把它等同于朦胧诗派“女皇”舒婷。早先于此的《寄杭城》虽未及《致橡树》的高度与精彩以及影响,但显然是创新写作的探索与尝试,已然彰显了朦胧诗的味道与意象。于是,院田应为舒婷诗歌创作的肇始,院田不也就成为朦胧诗的滥觞之所和发祥之地么?!

  院田,一个很诗意的名字,其实是一个司空见惯普普通通的客家乡村;舒婷,一个很诗意的名字,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著名诗人。因为那一段时光,把这二个诗意的名字紧密地串联在一起了,院田便平添了一种人文的风景。院田是舒婷千头万绪的不老记忆,或许是乡愁;舒婷则是院田永恒不变的诗意行吟,或许是歌唱。

  从来绝佳风景多迷人,赏心悦目,有些风景似更宜用耳聆听以慰心籍,譬如在院田,还有舒婷,聆听,多好?!多美?!在院田诗意的天空下和舒婷朦胧的诗境中聆听,儒溪的欢唱,白云的飘荡,晚风的轻舞,星光的呢喃,晨岚的轻唤。

  院田有幸,留住乡愁的人文情怀跃然于迅速发展的当今时代,在中国首批具有重要保护价值的古村落榜上有名。七百年院田风云变幻浩浩荡荡,依然相对完整地存留下了20多座明清古民居,分布在儒溪两岸,如同“大夫第”、“奠攸居”、“迎川至”等等,面溪而栖,背山而居,时光流逝成为古民居的斑驳影像,依稀可见渐行渐远的曾经的院田辉煌,可闻院田乡村水墨卷轴散发出浓郁的乡土韵味和盎然诗意。村居坚强,诗歌更是永恒。龙岩市委领导明确提出要留住院田的历史痕迹、传统文化和书香文气,把院田的古民居和古建筑、溪流和山林、书香和文气等几种“意境”糅合在一起,构造“诗意院田”元素,特别是要借力舒婷,诗歌搭桥,铺设“舒婷耕作之路”,开辟“溯源朦胧诗之旅”,努力将院田打造成为“闽派诗歌”朝圣地。如今,诗歌在院田悄然复兴,院田与诗歌一起飞翔。《诗刊》杂志主办的第31届“青春诗会”在永定举行期间,舒婷借机回了一趟院田,乐呵呵地说:“这么好的风光,还有溪岸新居,我就可以常常回家住下来写作了。”又见舒婷,朦胧诗就这样不期而遇地回到了它的起点和原点。

  一次不经意的院田行或许就成了一路诗意的邂逅与浪漫,不需分清是院田的美,院田的诗意,抑或是舒婷的情,舒婷的朦胧,原本就兼而有之的吧。

文章关键字: 舒婷 客家古村落 院田 著名诗人 知青 插队 小河殇 儒溪 
文章类别:网络整理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他乡资讯-最新文章:
 龙岩市共有229位百岁老人 各县(市、区... 
 武平中山镇松花古寨:古寨新生又一春... 
 “全国武术之乡”连城隔川乡隔田村童子岩山... 
 打造清新龙岩养生福地 带您走进龙岩三大国... 
 龙岩新罗区白沙镇南卓村:一派溪山千古秀... 
 杭川西郊接官亭记... 
 闽西汉剧小生的唱腔与表演... 
 龙岩翠屏山龙岩洞龙宫“三贤祠”的发现及其... 
  他乡资讯-相关文章:
 龙岩连城县博物馆:荟萃天下客家民俗彰显文... 
 新古田会议效应带动红土地旅游——来看看龙... 
 闽西古刹龙岩莲山寺(图)... 
 漳平传统糕点“番薯饼”(图)... 
 龙岩乡村古村落:永定区古竹乡大德村(图)... 
 永定区湖坑镇南江村:经德堂里屏风美(图)... 
 “法眼宗思想传承与当代文化建设”研讨会在... 
 新罗区旅游:修心福地游新罗... 
他乡资讯-图片文章  
连城县曲溪乡潼关瑶潼关寺(图)
连城县曲溪乡潼关
上杭县太拔阳岩岽:龙丰溪访古(图)
上杭县太拔阳岩岽
龙岩漳平市新桥镇义宅村的观音阁(图)
龙岩漳平市新桥镇
龙岩市全力打造“四大旅游休闲区”(图)
龙岩市全力打造“
永定客家土楼文化民俗:抚市“走古事”“古事棚”游行乡间送福祉
永定客家土楼文化
福建龙岩旅游之龙岩最美的50个地方,此生必去看看(图)
福建龙岩旅游之龙
龙岩春季秋天梯田美景旅游:长汀马罗梯田与连城瑶里村(图)
龙岩春季秋天梯田
新罗区雁石镇古朴独特的云山村
新罗区雁石镇古朴
永定县湖坑镇洪坑村的林氏蒙学堂(图)
永定县湖坑镇洪坑
探秘龙岩山区里未开发的超深巨大野洞(图)
探秘龙岩山区里未
他乡资讯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536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9053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660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856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523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286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249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725
Ad7
本站推荐文章  
长汀县濯田镇东山村96岁抗...
2015-8-22
1934年松毛岭保卫战再回...
2009-10-20
义门陈才仁公(群)在闽西后...
2011-9-10
全国红色旅游火炬“火种”采...
2015-8-15
长汀店头街古建筑:屋顶上的...
2017-1-19
捣衣声声—浣衣客家女(图)
2011-2-24
汀州庄陈氏各脉派分迁江西及...
2011-9-10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新春茶话会...
2016-3-25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