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长汀新闻 >>> 查看文章:水深自有架桥人——献给客家首府大美汀州(图)

水深自有架桥人——献给客家首府大美汀州(图)

2015/9/19 22:22:25  作者:范启麟 钟德彪  浏览次数:2150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长汀龙门,汀江源

长汀龙门,汀江源

长汀丁屋岭,祠堂

长汀丁屋岭,祠堂

  你有情来我有意,唔怕山高水又深。

  山高自有人开路,水深自有架桥人。

  ——题记,引自客家山歌

  一滴。

  又一滴。

  高高的岩石上,汩汩沥出点点滴滴的水珠,串成一线。

  这是古汀州府所属宁化县治平乡木马山北坡。

  汩汩流淌的清泉,汇合万千溪水,化成浩荡江河。

  奔腾,奔腾。

  万里长风,雷霆万钧,挟高山气势,一路追奔,奔向龙门。

  龙门位于长汀县庵杰乡涵前村口。这是一尊巨无霸石山。石山底下有一溶洞,溪流便从这个洞口穿越。

  跃过龙门,这条溪流便叫汀江。

  跃过龙门,吸纳地母灵气,汀江便开始了她历经千年哺育客家民系的文化苦旅。

  汀江干流,绵绵328公里,从这里起步,越长汀、武平、上杭、永定,在广东大埔三河坝汇入韩江,扑向南海。

  汀江,龙门,成为一个文化符号,成为客家人世世代代朝圣的图腾。

  山水之桥架起客家先民南迁路

  走进汀州,就领略了客家先民漫漫南迁路。

  长汀,新桥,8月19日,我们来到曲凹哩码头。

  初秋。艳丽的阳光洒在汀江两岸的沃野平畴,即将吐穗扬花的禾苗微风中翻飞绿色的波浪。阔大的河床,平整的河堤,两岸的柳枝,河边田段还能看见刚刚遭遇一场“7·22”特大洪水袭击留下的残迹。金色的阳光下,激越的汀江河泛着粼粼波光。

  岸边,木屋,长廊,吊脚楼,红灯笼,美人靠。

  已近正午,工人师傅们头戴斗笠,黝黑的脸膛沁出豆大的汗珠。他们或合力抬着粗大笨重的木料,或用手推车装满精心挑选的鹅卵石,或在工地一角面对一堆木头娴熟地刨锯刻凿。一幅工地繁忙图景。原来他们正在修复被洪水浸泡的老屋。

  “这是一座刚刚架好的桥!”长汀县名城管委会干部林永锋指着脚下的木桥说,“说起这桥啊,今年以来就被冲了三次,每次冲掉都架回去。洪水袭来时,这些桥板用几根粗大的钢缆都系不住。别说冲了三次,就是冲了一百次,我们都要架起来。”

  的确,这是一座客家地区常见的木板桥。六七十米宽的河面,间隔支起一个个“木马”,一块块桥板架在“木马”上驳接两岸。每块桥板都由8根碗口粗的圆木削平一面用榫头衔接。

  我们站在河心结实的桥板上,跺脚,环顾,仰望,赞叹。

  是啊,高峻的武夷山脉,逶逶迤迤,连绵不绝,呈东北-西南走向,在闽西大地打了一个寒噤,形成碎片状的小丘陵。又因河脉纵横,溪水盈盈,山地丘陵被切割成一块块生命的绿洲。

  有山有水,就可以开辟田园;有田有树,就可以种植五谷,搭寮造屋。吃得饱、穿得暖、有屋住,就可以安顿下来,发展生产,繁衍子孙,从而让自己漂泊的灵魂得以安妥。

  闽西大地,从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

  天地玄黄,岁月洪荒。就在这块土地上,居住着畲、瑶、百越、山都木客等土著居民,他们过着“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的刀耕火种的生活。

  历史进入西晋泰康三年(282年),闽西大地有了第一个县级建置——新罗县,县址即在今长汀地界。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

  东晋以降,五胡乱华,北方战乱,中原汉人开始南迁。

  一波又一波的北方汉人进入闽西,闽西地域成为他们心向往之的理想家园。

  唐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始置汀州,并领长汀、宁化、龙岩三县。

  大量涌入汀州的北方汉人,越黄河、淮河、长江、赣江,进入“北望中州,南抚百越”的赣南地区,穿过石城县与宁化县交界的站隘岭,在宁化石壁作短暂生息后沿着汀江的指向进入汀州境内。初来乍到的北方汉人,终于发现汀州这块地域才是真正的人间乐土,不但有足以养活众多人口的肥田沃土,中原地区先进的耕作技术同样可以派上用场,还有足以挥洒中原文化正统观念的广阔天地!

  漫漫南迁路,寸寸慈母心。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从来就是他们的本性。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年年岁岁,稻谷飘香。

  如同激越的汀江河水,从高山之巅飞泻而下,张扬拥抱的激情,疲惫的南迁汉人来到汀州,便开始调匀急促的呼吸。他们与当地土著分享精耕细作的收获,共享中原文明与土著习俗结合的美丽,男女通婚,语言相通,习俗相融,渐渐地,由于北方汉人在人数上占优势、意识形态占主导,“至少在宋末元初,客家民系在闽西地区形成”,闽西被称为客家祖地,汀州被誉为客家首府。

  山水的沟谷,由简便木桥架接。

  心灵的沟谷,由中原文化勾连。

  “盈盈江水向南流,铁铸艄公纸作舟。三百滩头风浪恶,鹧鸪声里到潮州。”越是艰难越向前,越是荒乱越从容,越是困厄越奋起。从此,客家人以汀州地域为舞台,迁徙,再迁徙,走向世界更大的舞台,恪守中原传统文化,不论走到哪里,都把中原文化带到哪里,生根开花结果,迸发出创造的活力。客家成为中华民族史上唯一一个不以地域命名的皇皇族群。

  客家先民从历史的隧道中走来,走向汀州。又在汀州这个大熔炉里淬火、锻打,如同奔腾不息的汀江,走向大海,走向世界,走向未来。

  人文之桥塑造客家首府大汀州

  走进汀州,就体味了客家文化的千年流韵。

  滔滔南流的汀江,在长汀县城拐了个弯。

  大山敞开她的胸怀,大地熨平她的皱褶,汀江展开她的裙裾,汹涌澎湃的江水在这里深呼吸。

  “一川远汇三溪水,千嶂深围四面城”。

  天人合一,山环水绕,成为传说中的人居佳境。

  汀州立,始筑城。

  城墙不仅是皇权的象征,还是抵御外侮的防线,更被民间视如神明。唐大历四年(769年),汀州刺史陈剑便开始在“卧龙山之阳筑土城”。背倚卧龙山,面朝汀江河,一条逶迤、蜿蜒、曲折的古城墙就像挂在观音脖子上的一串挂珠,因此古城墙被人誉为“观音挂珠”。历史上古城墙几经兴毁,历宋元明清多次扩城、修复。全长4119米,盘亘于高山、平地、河滩、山谷、松林、农田之间,一座富丽堂皇的汀州城池就此诞生。

  历史悲风掠过城墙,严霜利剑压过城墙,铿锵铁蹄踏过城墙。

  古城墙见证人间悲欢离合,见证世间沧海桑田。

  古城墙历千年风雨而巍然屹立,一块块特制的砖瓦成为古汀州傲然的注脚。

  从唐开元廿四年(736年)始,长汀一直是州、路、府、郡的所在地,是闽西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统辖长汀、宁化、上杭、武平、连城、清流、归化、永定八个客家县,又称汀属八县。

  汀州是世世代代客家人的历史记忆,是天下客家儿女走遍天涯海角也不忘的根之所在,是客家人心中挥之不去的精神归依。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唯有汀州的古屋、古桥、古井、古树、古庙、古寺、古街以及厚重的青石板在无声地诉说。

  北宋亡,南宋兴,定都杭州。

  时空距离的拉近,注定崛起的汀州。

  南宋端平二年(1236年),长汀知县宋慈疏浚汀江航道,从此汀江与韩江联航,潮盐始运汀州,“上河八百、下河三千”,繁忙的水运景象,延续了近千年。以汀江航运勃兴为标志,汀州走向她的辉煌。

  汀州试院、云骧阁、三元阁、双阴塔、朱子祠、大夫第、文庙、南廨寺、天后宫、定光庙、广福院,每一处建筑都是千百年来承载中原文化的信物,成为汀州的骄傲;店头街、惠吉门、朝天门、挹清门、济川门,每一处街巷城隍都是汀州城里熙熙攘攘激发梦想的场所;卧龙山、苍玉洞、宝珠峰、朝斗岩、通济岩,每一处景致都是汀州人情感寄托的去处。

  “岁月从我身上匆匆走过,看不见我居人之下的难过。当颜面在踩踏中受尽折磨,内心坚强使我更爱生活。”在店头街,一块块厚实的青石板横在巷道,曾经那么锋利的棱角,被岁月磨得光滑洁净;曾经那么舒展的石板,被风雷劈得坑坑洼洼。店头街位于人口最集中的南门街和五通街之间,全长近千米。街面宽约4米,由两列整齐相对的木构建筑组成。前店后宅,下店上宅,前店后坊,故称“店头街”。

  店头,在客家话中是最好的集市商铺的意思。店头街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唐代。随着南宋汀江航运的开通,汀江成为闽粤赣边区的经济大动脉。临近码头的店头市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市场日益繁荣,集市盖起店铺,逐步成为街市。明代,汀江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本地生产的雕版印刷品、玉扣纸、竹木、烟叶、土茶、皮枕、纸伞等物品,由汀江水运到广东潮州、汕头及东南亚各地市场,又从外地运回食盐、洋油、海味、药材、布匹等紧缺物资。

  入夜,我们徜徉在店头街,鳞次栉比的商铺一字儿排开,店铺门口高挂着灯笼和商号旗幡。木工、雕刻、刻印、打铁、竹器、装裱、纸扎、纸伞、裁缝、染织、绣品、剪纸、豆腐、酿酒、饮食、剃头、画像,应有尽有。这些传统手艺与现代商铺交融在一起,活脱脱成了一幅当年汀州府的清明上河图。2011年6月11日,店头街被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评为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

  如果店头街是历史上古汀州的繁华一景,那么丁屋岭则是汀州府所属的乡村生活写照。丁屋岭是长汀县古城镇丁黄村的一个自然村。这里位于海拔600多米的山间盆地。黄泥墙、黑灰瓦、木房子、石台阶、老古井、石寨门、老祠堂,活脱脱一个中国社会农耕文明的缩影。编篾、打铁、榨油、木工、夯墙、砌基,都是客家人传之久远的精湛工艺。“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俯瞰丁屋岭,夕阳给瓦楞铺上一层金黄,炊烟飘散,牛犊哞哞,农人挑着满满一畚箕的芋荷、地瓜回家。每逢冬日,大雪纷飞,飘飘洒洒,农家屋檐下串串腊肉激起人们过年的期盼,是啊,“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

  龙岩市一位领导、诗人梁征先生考察丁屋岭后,情不自禁地写下《咏丁屋岭》,诗以咏志:

  丁屋岭 一座乡愁在守候的村庄

  疏远了我的记忆 古老端庄的

  石寨门 心里最幸福真实的斑痕

  一条锃亮的石台阶伸向村落

  呢喃爬出山峦的跌宕崎岖

  青青藤条随后 在心空蓬勃生长

  遮住了黑灰瓦 黄泥墙的风风雨雨

  ……

  千年汀州,名流荟萃,曾引得多少文人雅士尽情歌吟。

  唐代贤相张九龄写下《题谢公楼》:“谢公楼上好醇酒,二百青蚨买一斗。红泥乍擘绿蚁浮,玉碗才倾黄蜜剖。”

  唐宋八大家之一柳宗元,人在柳州,思念被贬谪到汀州任刺史的韩晔,写下《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

  唐代诗人张籍,送好友元自虚任汀州刺史,也深情地写道,“曾成赵北归朝计,因拜王门最好官。为郡暂辞双凤阙,全家远过九龙滩。山乡只有输蕉户,水镇应多养鸭栏。地僻寻常来客少,刺桐花发共谁看。”

  汀州风流,风流汀州。

  唐代诗人韩亻屋,北宋诗人蒋之奇,北宋汀州通判郭祥正,北宋诗人黄庭坚,宋代著名理学家杨时,宋代汀州知州陈轩,南宋初抗金名臣李纲,南宋诗人陆游,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南宋词人辛弃疾,南宋汀州知州陈晔,北宋状元邹应龙,南宋杰出民族英雄文天祥,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元代名士卢琦,元代汀州总管陈有定,明正统年间进士马训,明代文学家郝凤升,明代著名思想家王阳明,明代抗倭名将宗臣,明嘉靖年间进士徐中行,明末吏部尚书裴应章,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明代汀州推官宋应星,明代崇祯年间进士熊兴麟,清初著名守台将领刘国轩,清初实业家陈启韬,清代著名书画家上官周、华、黄慎、伊秉绶,《四库全书》总纂纪晓岚,民族英雄林则徐,清光绪进士刘光第、康咏、丘逢甲,晚清诗人郑克明,等等,一串串中国文化史上闪亮的名字,他们或本身是汀州人,或在汀州任职做官,或过境汀州,或与汀州发生过某种关联。

  他们吟诗作赋,感慨万千,既表达对汀州的向往和热爱,也表达对人文汀州的敬畏,为客家首府大美汀州留下最深情的绝响。

  汀州,架起中原文化向广袤南岭传播的人文之桥。

  难怪新西兰友人路易·艾黎发自内心地称赞汀州,“中国有两个最美丽的小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

  信念之桥演绎中国革命转折点

  走进汀州,就膜拜了中国革命历史转折点的英雄城。

  千年汀州,接纳从中原南迁的客家先民,接受以中原文化为正宗的一以贯之的中国传统文化,礼义廉耻,道德文章,深明大义,报效国家,把人民大众的利益视为最高利益,为此即便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这片土地,忠于这片古城,从来就是汀州人坚如磐石的信念。

  这个信念,贯穿在中国共产党人在闽西大地建立中央苏区以及开展轰轰烈烈的武装斗争、政权建设、党的建设全过程。

  1929年1月,红四军离开井冈山。一支疲惫之师迂回赣南,两个多月疲于奔命,苦于作战。3月12日,毛泽东、朱德、陈毅挥师突袭汀州,长岭寨战斗打响,一举击溃盘踞在汀州城内的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歼敌2000多人。长岭寨一役,彻底扭转了红四军下井冈山以来的被动局面,从而牢牢掌握战争主动权。朱德总司令豪情满怀地说,长汀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转折点。

  汀州人打开城门,像迎接亲人一样,欢迎自己的子弟兵。

  红四军在汀州城,从此有了一套整齐的服装,士兵们第一次发饷。3月20日,毛泽东在汀州“辛耕别墅”主持召开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明确提出“在赣南闽西一带范围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为中央苏区的建立规划了蓝图。从此,汀州成为中国革命的摇篮,成为中央苏区的核心组成部分,成为红都瑞金的大后方,成为中国革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

  汀州也因此被人誉为“红色小上海”。

  当年5月20日,红四军再度入闽,在长汀濯田水口横渡汀江,三打龙岩,攻占上杭,智取永定,“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中央苏区此起彼伏的革命运动在以汀州为中心的地域全面铺展。1929年12月,著名的古田会议在上杭召开,伟大的中国革命从这里开始走向胜利。

  是的,在汀州人看来,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只有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才是人民的军队,只有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才是真正为人民服务,只有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才能实现个人理想,实现人生价值。

  在汀州客家博物馆,件件实物,块块展板,张张图表,段段视频,真实再现了当年汀州人民献身革命的豪迈之情和昂扬斗志。

  在闽西这片光荣与梦想的土地上,孕育了邓子恢、张鼎丞、杨成武、陈丕显、刘亚楼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成为闽西人民的骄傲!

  中国革命要人,汀州人民给人。他们把自己的儿子、丈夫送上前线。扩红,再扩红,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年轻后生参加红军。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塘背乡贫苦农民罗云然,膝下有6个儿子,老大、老二、老三都是老人亲自送他们参军,在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战斗中先后光荣牺牲。1934年松毛岭战斗空前惨烈,红军急需补充兵员,老人二话不说,把剩下的三个儿子也送去当红军。最后,三个儿子也战死在沙场……

  “风吹竹叶响叮当,红军队伍涂坊上。朱德打得汀州破,打得敌人一扫光。”据中央苏区《红色中华》报道,长汀县从1929年至1934年的六年间,有17200人参加红军,被中革军委授予“扩大红军的模范长汀县”奖旗。上杭县才溪乡、长汀县涂坊乡都以工农子弟踊跃当红军及其他工作出色而成为誉满中央苏区的模范乡。1934年1至4月,仅仅四个月时间,长汀县又扩充红军3214名,超过中革军委计划864名。在红五月扩大红军运动中,长汀县在13天内把800多人送到补充团。宣成乡罗坑头村只有150多户,700多人口,为支持革命,村里一下子就有100多人踊跃当红军,这个村为革命英勇牺牲的烈士有130多人。

  中国革命要粮,汀州人民给粮。

  中国革命要钱,汀州人民给钱。

  中国革命没有医院,汀州人民不但及时救助伤员,一个基督徒出身的傅连日章,把自己经营的福音医院全部送给中国革命,后来干脆把医院整体搬到瑞金。

  中国革命缺药品,缺食盐,缺火药,闽西儿女冒着杀头的危险,通过红色地下交通线,从白区把这些奇缺的药品、食品、物品搞到手,悉数送给中央红军。

  红军战士要布鞋,汀州妇女起早摸黑纳布鞋。“慈母手中线,儿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一针一线,融注了汀州妇女的奉献情怀。

  当中国革命遇到挫折,暂时进入低潮,汀州人民敢于担当。据史料记载,红军长征后,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吴必先带领一班人坚守汀州,在四都作游击战争准备。吴必先组建了一支有80多人、40多条枪的 “河流游击队”,把汀南一带的粮食及其他物资抢运到濯田,然后改肩挑到四都,短短2个多月,囤积粮食20多万斤。1934年11月1日,国民党军队进占汀州城,并发动了一次又一次“清剿”,省、县级机关转向大山。1935年2月,所有战斗人员从汀州退却时的三四千人,减少至300多人。突围失败后,吴必先被捕,宁死不屈,千古传扬。

  1935年6月18日,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瞿秋白面对敌人的枪口,神态自若,从容就义,血洒汀州,罗汉岭耸立起一座高高的丰碑。

  在汀州人看来,一个人活在世上,不但要对国家尽忠,还要对父母尽孝。只有忠孝才是立身之本。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村民钟根基,曾参加长征、抗战、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荣立过二等功,成为正团级军官。但当他得知当年一起参加红军的16个兄弟血染疆场时,毅然回到家乡务农,为的就是替其他16个兄弟尽孝。“只要哪家兄弟的父母去世,他就去做孝子,帮忙入殓扛丧。谁家父母进行二次葬,他帮忙‘捡金’。”钟老离世前留下遗言:“我死后,请把我的军功章全部带走,因为这是我17兄弟用生命换来的,我要把这些军功章还给他们!”

  铁骨铮铮,有信必诺,情义无价,催人泪下。

  对中国革命必胜的信念,忠诚于国家,服务于人民的信念,敢于担当、敢于胜利,永不懈怠、永不自满的信念——汀州,在中国革命历史上成为最耀眼的一颗星。

  传承之桥守护汀江客家母亲河

  走进汀州,就能体会汀州人历尽艰辛保护传统文化,“还长汀人民一个古汀州”的良苦用心。

  风润鄞水皴秀色,雾流龙山蕴清晖。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留有客家先民艰辛拓殖的汗渍,每一条街巷都回荡着更夫的吆喝和早起叫卖的声响,每一个石阶都回荡着客家妹子银铃般的笑声以及孩童游艺的嬉闹声,每一处树荫下都飞扬着汀州人嘹亮的客家山歌,留下划旱船、踩高跷、九连环、跳海青、公嬷吹、手指吹奏、刻纸龙灯、钢筋锁喉等民间文艺表演的倩影,每一处庙宇都升腾起祈求妈祖娘娘、定光古佛、伏虎祖师、五谷仙师、土地伯公降吉祥、保平安、求发展的香火……

  浩浩汀州,千年一叹。

  汀州人民就这样生活,就这样娱乐,就这样创造。

  “还长汀人民一个古汀州!”

  长汀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精心策划,2012年6月成立长汀县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委员会,依托名城资源,打造国际知名旅游目的地,修复“一江两岸”景观,规划“一城两翼”布局,持续打造生态旅游品牌,充分体现了决策者们的文化自觉和文化担当。

  民间保护力量得到前所未有的激发。早在2002年12月,由39位老人组成长汀古城墙修复协会。他们四处奔走,宣传发动,筹款出力,不计报酬,令人敬佩。

  国际巨星成龙先生来到汀州,并捐赠一座古建筑给汀州。

  韩国影星张瑞希来到丁屋岭,与长汀乡贤陈柏村一起创办颐养堂(老人食堂),并给每位60岁以上的老人发红包。

  新西兰首位女总理珍妮·玛丽·希普利女士,追寻路易·艾黎的足迹,来到长汀,感受汀州的美丽。

  世界客属公祭客家母亲河活动坚持20年。

  ……

  保护,传承,发展,弘扬。

  一座座毁坏的古建筑得到修复,修旧如旧,焕然一新。

  一条条巷道铺上了精致的卵石,剔透玲珑,光洁鲜亮。

  柳条飘飞,古榕虬劲,柏树挺拔,杜英拥翠。

  美丽汀江,皮艇飞跃,竹筏悠悠,此乐何极。

  汀江客家母亲河,成为客家母亲忘忧河。

  登上惠吉门城楼,伫立城墙,抚摸城垛,长汀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名城管委会主任陈日源说,打造古汀州,为的是传承古汀州的历史人文精神,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智慧创造继续发扬光大。保护古汀州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不但要靠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更要靠社会力量支持配合,只要我们群策群力,夙夜在公,以滴水穿石的坚韧意志坚持下去,我相信,一定能够实现还长汀人民一个古汀州的宏愿。

  是的,夙夜在公,滴水穿石!

  长汀河田曾是南方红壤区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通过几十年的整治,如今成为四季常青的花果山。

  三洲镇三洲村、濯田水头村、童坊彭坊村、古城丁黄村、红山苏竹村、南山中复村、四都汤屋村、红都村,馆前坪埔村、黄湖村,被列入市级以上传统村落。

  “天下水皆东,唯汀独南。”

  夜色阑珊,汀水悠悠,桨声灯影。

  阔大的汀江河面,传来国际巨星成龙大哥声情并茂的歌唱,——那是客家首府熟悉的《青石板的诉说》:

  当太阳的光芒从我身上掠过

  我会像刚出炉的钢铁一样热情如火

  命运的古板是天性犯错

  世事无常让我学会神态自若

  当我感受到有爱在身上走过

  幸福也能把我的坚硬激活

  岁月如歌 我感慨颇多

  风雨来时请到汀州古城倾听青石板的诉说……

文章关键字: 水深自有架桥人 客家首府 大美汀州 长汀龙门 古城墙 曲凹哩 
文章类别:网络整理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长汀新闻-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六月六百鸭宴...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述(长汀一中,... 
 闽西龙岩各地特色名菜小吃美食介绍(图)... 
 长汀县举办首届马罗梯田农耕文化旅游节... 
 长汀签约航空装备制造基地项目 长汀建设通... 
 运用商标职能聚拢产业资源 长汀扶持壮大美... 
 长汀童坊镇肖岭村外出乡贤不忘桑梓 筹资打... 
 长汀县童坊镇林田村:树新风建新村展新貌... 
  长汀新闻-相关文章:
 长汀民间故事:汀州“胡瞎哩传说”中的其人... 
 长汀县人民政府关于调整长汀县基层农技推广... 
 探访长汀通往瑞金的官道闽赣小道上的茜坑尾... 
 濯田梅迳村:半个世纪守护何叔衡烈士亭(图... 
 长汀大悲山纪行... 
 长汀县红山乡:小蜜蜂打造“蜂业之乡” ... 
 《长汀县革命基点村史略》综述... 
 长汀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 
长汀新闻-图片文章  
长汀县举办首届“大美汀州·非遗流芳”民间文艺调演(图)
长汀县举办首届“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长汀县水口中学特色办学促发展小记(图)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客家古村落——长汀三洲(图)
客家古村落——长
福建长汀著名客家李氏刘氏总祠:汀州李氏家庙与汀州刘氏家庙(图)
福建长汀著名客家
汀州历史上有影响的清代著名画家上官周(图)
汀州历史上有影响
新西兰人路易·艾黎在长汀的历史故事(图)
新西兰人路易·艾
12月26日龙岩到赣州动车票开售 每天4对 票价可查 龙岩旅游迎新爆点
12月26日龙岩
始建于清代光绪年间的濯田古石桥—永济桥(图)
始建于清代光绪年
汀西风雷:古城暴动——震惊闽赣两省的工农武装暴动详细经过(图)
汀西风雷:古城暴
濯田镇近10个村设立了体育健身设备(图)
濯田镇近10个村
长汀新闻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187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8519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455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767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297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104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071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560
Ad7
本站推荐文章  
闽西客家“接春”与“接春”...
2012/2/11
长汀濯田美溪“六月六”“百...
2013/7/25
客家人的“三姓水” 为受惊...
2017/6/30
长汀民间故事:水浸鬼成社公
2010/7/1
福建旅游:必去“勾魂”景区...
2015/5/9
乡村文章美文欣赏集(一)
2016/8/19
闽西龙岩各地特色名菜小吃美...
2017/6/29
连城客家美食:传统有名小吃...
2014/10/30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