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长汀新闻 >>> 查看文章:濯田觅踪与静静的濯田(图)

濯田觅踪与静静的濯田(图)

2015-8-1 23:33:11  作者:郭鹰  浏览次数:1551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毛主席“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

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

  通往长汀县濯田镇的道路笔直宽敞,车辆稀少,一望无际的金色稻田漾着阵阵涟漪和清香,很快就将我们送到水口大桥。水口大桥横跨汀江两岸,桥下的汀江水,河床干涸,水草缠绕,舟楫全无,人迹罕至。相比不远处正吸引着八方来客的水土保持工程,相比于正在大兴土木的“一江两岸”建设,这里显得特别寂静。

  可是,这里曾经是“红旗跃过汀江”,一路高歌猛进,由败转胜的福气之地,也曾经是瞿秋白何叔衡牺牲被俘的伤心之地,这里有着共和国不能忘却的历史,如今怎会如此寂静呢?

  站在桥面上,我们有些疑惑。这时,有位戴草帽的大伯匆匆路过。我们拦住他问:当年红军是在这里过汀江的吗?他不假思索,点头称是,指着桥下说:当年的水很大很急,当年的红军很英勇,当年的码头还在……我们连忙朝着他指点的方向往下走,一直走到篱笆墙的南瓜花黄嘟嘟挡住去路。绕过篱笆墙,看见两辆挖掘机正热火朝天地平整土地。河边果真有个码头,被层层落叶覆盖,只要轻轻拨开一些落叶,石阶依稀可辨。码头下的汀江水浑浊暗黄,河床狭窄逼仄。

汀江河水口大桥处

汀江河水口大桥处

  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水流湍急,风大浪大;这里曾经军号阵阵,红旗猎猎。1929年5月19日,由赣入闽的朱毛红军意外地攻下了富庶的汀州城,继而一鼓作气,向闽西革命中心转移,于是,这里成了红军的重要转折点----八条乘满红军的木船从汀江北岸劈波斩浪直指南岸,大刀梭标闪金光,歌声号声波涛起……从此,曾经艰难地在闽赣交界处迂回挺进,几乎陷入绝境的红四军,开始势如破竹,军威大振。全国苏维埃运动的“大本营”和中央苏区武装割据的宏伟蓝图在短短的一年内实现----三打龙岩城,直取永定城,攻下铁上杭……红旗将很快遍插闽西各地,并与赣南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形成红色割据的中央苏区。“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毛泽东这首脍炙人口《清贫乐·蒋桂战争》正是歌咏这段了不起的壮举!

  挖掘机在不停工作,我们拿起相机,想尽可能留下些什么。一位中年人走过来与我们攀谈。原来他是这里的村委书记,这两台挖掘机是村里雇来准备将码头这片空地推平修建成一座红军公园,并立碑纪念红军曾经横渡汀江的壮举。我们释然了。原来,享受宁静生活的濯田人,并没有忘记当年先辈的流血牺牲;原来,貌似寂静的濯田,并没有让历史远去;原来,历史如一座丰碑,一直伫立在苏区人民的心中。

  我们又问:何叔衡的纪念碑在哪里?村书记说:过了桥,再走不过五里路就到了,你们要去吗?当然要去。短短五年,短短五里路,历史仿佛一辆失控的马车,一头栽进悬崖,震惊世界的中央苏区瞬间坍塌。

  五里路转眼就到了。何叔衡的纪念亭就在公路边,一条砖石铺就的台阶,两排松柏,松子落了一地,马樱丹缠绕着苍耳,雏菊星星点点。“革命烈士何叔衡同志遇难处”,十二个大字古朴沉重,深深镌刻在石碑上。据说,这里并不是何叔衡遇难地方,对面高高山崖才是他纵身一跃的地方,为了便于后人瞻仰,才将纪念亭建在这里。瞿秋白被俘的地方在哪里?估计就在不远处吧。相比于生前身后一直备受关注和争议的瞿秋白,这里显得冷清多了。

  八十多年前的那个春天,濯田不知道,那个被密集的枪声打破宁静的清晨,将载入共和国的史册,几个熠熠发光的名字,足以让这个小村庄不再平凡。大部队已经踏上漫漫长征路,这支遭受了不公平待遇的队伍要走的是另一条凶多吉少的突围之路。四五百里路程,层层碉堡与日夜搜山“清剿”,年逾花甲的何叔衡,重病缠身的瞿秋白……最终,一场大雨,一缕炊烟,还有这条大江,带来了灭顶之灾。顿时,脚步纷乱,杀声震天,希望破灭,胜利远离,惊恐与屈辱交织,死亡露出狰狞的面目。瞿秋白被俘入狱,备受折磨和利诱而不改其志,写下著名的《多余的话》,数月后,于长汀罗汉岭英勇就义;何叔衡在突围中身负重伤,跳崖牺牲,实现了“为苏维埃流最后一滴血”的钢铁誓言;只有邓子恢突围得以生还,有生之年,这个小村庄成了他终生的痛惜和遗憾。

  短短五年,濯田和所有的苏区一样,从高歌猛进红旗招展到一败涂地哀鸿遍野;短短五年,濯田迎来同样是怀抱共产主义理想的队伍,却遭遇着完全不同的境况。从意气奋发的毛泽东朱德陈毅到举步维艰的何叔衡瞿秋白邓子恢;从兵强马壮的红四军到饥寒交迫的突围小分队………濯田承担着中央苏区的荣辱胜败,永远定格在中国共产党探索与奋斗的历史记忆里,是荣光,是痛惜,更是警醒!

  坐在亭子内,放眼望去,天空蓝得没有一丝瑕疵,骑着自行车的少年,穿行在金色的稻浪间,清凌凌的铃声象牧童的短笛远远响起。台阶外,几个斑驳的花圈静静地躺在如茵的青草间,纸花和挽联尚未褪色……

何叔衡的纪念亭

何叔衡的纪念亭

  静静的濯田

  福建日报 作者:郭鹰

  通往长汀县濯田镇水口大桥的道路笔直宽敞,金色稻田一路漾着涟漪与清香。只是桥下河床干涸,舟楫全无,人迹罕至。

  这里曾经是“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一路高歌猛进,由败转胜的有福之地,这里还曾是瞿秋白何叔衡被俘牺牲的痛心之地!今天,怎会如此寂静?

  我们拦住一位匆匆而过的戴草帽的大伯,问:当年红军是从这里过汀江的吗?他点头称是,指着桥下说:当年的水很大很急,当年的红军很英勇,当年的码头还在……我们连忙朝他指点的方向往下走,绕过开满南瓜花的篱笆墙,只见两辆挖掘机正热火朝天地平整土地。河边果真有个码头,拨开层层落叶,石阶依稀可辨。只是码头下的汀江水浑浊暗黄,河床狭窄逼仄。

  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水流湍急,风急浪大,军号阵阵,红旗猎猎。1929年5月19日,由赣入闽的朱毛红军攻下富庶的汀州城,继而一鼓作气,向闽西革命中心转移,于是,这里成了红军的重要转折点——八条载满红军的木船从汀江北岸劈波斩浪直指南岸,大刀梭标闪金光,歌声号声波涛起……从此,艰难地在闽赣交界处迂回挺进,几乎陷入绝境的红四军,开始势如破竹,军威大振。全国苏维埃运动的“大本营”和中央苏区武装割据的宏伟蓝图在短短的一年内实现——三打龙岩城,直取永定城,攻下铁上杭……红旗很快遍插闽西各地,并与赣南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形成中央苏区重要组成部分。“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毛泽东这首《清贫乐·蒋桂战争》正是歌咏这个了不起的壮举!

  这两台挖掘机是村里雇来准备将码头这片空地推平,修建成一座红军公园,并立碑纪念红军曾经横渡汀江的壮举。原来,享受宁静生活的濯田人,并没有忘记当年先辈的流血牺牲;原来,貌似寂静的濯田,并没有让历史远去;原来,历史如一座丰碑,一直伫立在苏区人民的心中。

  过桥,再走五里路就到了何叔衡的纪念亭,一条砖石铺就的台阶,两排松柏顺势而上,松子落满一地,马樱丹缠绕着苍耳,雏菊星星点点。“革命烈士何叔衡同志遇难处”,十二个大字古朴沉重,深深镌刻在石碑上。据说,这里并不是何叔衡遇难的地方,对面高高山崖才是他纵身一跃的地方,为了便于后人瞻仰,才将纪念亭建在这里。瞿秋白被俘的地方在哪里?估计就在不远处吧。相比于生前身后一直备受争议和关注的瞿秋白,这里显得冷清多了。

  七十八年前的那个春天,濯田不知道,被密集枪声打破宁静的清晨,将载入共和国的史册,几个熠熠发光的名字,足以让这个小村庄不再平凡。大部队已经踏上漫漫长征路,这支遭受不公平待遇的队伍要走的是另一条凶多吉少的突围之路。四五百里路程,层层碉堡与日夜搜山“清剿”,年逾花甲的何叔衡,重病缠身的瞿秋白,身怀有孕的项英之妻张亮……最终,一场大雨,一缕炊烟,还有这条大江,带来灭顶之灾。瞿秋白被俘入狱,备受利诱而不改其志,写下著名的《多余的话》,数月后于长汀罗汉岭英勇就义;何叔衡在突围中身负重伤,跳崖牺牲,实现“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只有邓子恢得以突围生还,有生之年,这个小村庄成为他终生的痛惜和遗憾。

  短短五年,濯田迎来同样怀抱共产主义理想的队伍,却遭遇完全不同的境况。从意气风发的毛泽东朱德陈毅到举步维艰的何叔衡瞿秋白邓子恢;从兵强马壮的红四军到饥寒交迫的突围小分队……濯田承担着中央苏区的荣辱胜败,永远定格在中国共产党探索与奋斗的历史记忆里,是荣光,是痛惜,更是警醒!

  坐在亭子内,放眼望去,天空蓝得没有一丝瑕疵,骑着自行车的濯田少年,穿行在金色的稻浪间,清亮的铃声像牧童的短笛远远响起。台阶外,几只斑驳的花圈躺在如茵的青草上,纸花和挽联尚未褪色……

  静静的濯田

  口郭鹰

  濯田真静啊!

  道路笔直,车辆稀少,行人不多。秋日的田野,美丽如画,一望无际的金色稻浪漾起阵阵涟漪和清香。1986年落成的水口大桥,至今坚固宽敞,横跨汀江两岸,是当地主要的交通干道。桥下的汀江水,河床早已干涸,水草缠绕,舟楫全无,人迹罕至。

  相比不远处正吸引着八方来客的河田水土保护区,正在大兴土木的“汀州一江两岸”工程建设,这里显得特别寂寥,安静。

  停车桥上,只见一位戴草帽的大伯匆匆路过。我们拦住他问:当年红军是从这里过汀江的吗?他不假思索,点头称是,指着桥下说:当年的水很大很急,当年的红军很英勇,当年的码头还在……我们连忙朝着他指点的方向往下走,一直走到篱笆墙的南瓜花黄嘟嘟挡住去路,听到有嘈杂的声响。绕过篱笆墙,看见两辆挖掘机正热火朝天地平整土地。河边果真有一个码头,被层层落叶覆盖,俯身拨开落叶,码头的条石清晰可辨。一级级台阶直伸人江面,江水浑浊暗黄,河床狭窄逼仄。

  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水流湍急,风大浪大;这里曾经军号阵阵,红旗猎猎,这里曾书写过红军和一代伟人充满激情的传奇历史。1929年5月19日,由赣人闽的朱毛红军经古城、四都,继而一鼓作气到达濯田,向闽西革命中心转移。这里成了红军的重要转折点~~八条载满红军的木船从汀江北岸劈波斩浪直指南岸,大刀梭镖闪金光,歌声号声波涛起……从此,曾经艰难地在闽赣交界处迂回挺进,人困马乏,几乎陷人绝境的红四军,甩开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开始势如破竹,军威大振。随即,全国苏维埃运动的“大本营”和中央苏区武装割据的宏伟蓝图在短短的一年内实现~~三打龙岩城,直取永定城,攻下铁上杭……红旗很快遍插闽西各地,并与赣南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形成红色割据的中央苏区。“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毛泽东这首脍炙人口《清平乐·蒋桂战争》正是歌咏这段了不起的壮举!

  挖掘机在不停工作,我们只能拿起相机,想尽可能留下些什么。突然,一位中年人远远走来,与我们攀谈。原来他是这里的村支部书记,这两台挖掘机是村里雇来准备将码头这片空地推平修建成一座红军公园,并立碑纪念红军曾经横渡汀江的壮举。

  村书记的设想和举动,草帽大叔的如数家珍,令我们感动。原来,享受宁静生活的濯田人,并没有忘记当年先辈的流血牺牲。原来,貌似寂静的濯田,并没有让历史远去。原来,历史如一座丰碑,一直矗立在苏区人民的心中。

  我们又问:“何叔衡的纪念碑在哪里?”村书记说:“过桥不过五里路就到,你们要去吗?”当然要去。从红旗跃过汀江的1929年5月,到瞿秋白何叔衡被俘牺牲的1935年2月,从水口村到梅径村,短短五年时间,短短五里路,历史仿佛一辆失控的马车,一头栽进悬崖,震惊世界的中央苏区一夜间轰然坍塌。

  一路依然十分通畅,安静。几只大黄狗闲庭信步,几声鸡鸣此起彼伏。何叔衡的纪念碑就在公路边。一条砖石铺就的台阶,两边是参天的松柏,松球密密落在地面、台阶、亭内,马樱丹缠绕着苍耳,野草莓花星星点点。据说,这里并不是何叔衡遇难的地方,对面高高山崖才是他纵身一跃的地方,为了便于瞻仰,才将纪念碑建在这公路边。相比于生前身后一直备受关注和争议的瞿秋白,这里显得寂寥多了。

  八十年前那个滴水成冰的春天,濯田并不知道,那个被密集的枪声打破宁静的清晨,从此将载人共和国的史册,几个熠熠发光的名字,足以让这个小村庄不再平凡。长征的队伍已经出发,这支特殊的队伍走向的是另一条凶多吉少的突围之路。四五百里路程,层层碉堡与日夜搜山“清剿”,年逾花甲的何叔衡,久病不愈的瞿秋白……很快,一条大江,一阵大雨,一缕炊烟,带来一场灭顶之灾!顿时,杀声震天,脚步纷乱,且战且退,紧追不舍,希望破灭,胜利远离,惊恐与屈辱交织,死亡露出狰狞的面目。瞿秋白被俘人狱,备受折磨和利诱而不改其志,写下著名的《多余的话》,于长汀罗汉岭英勇就义;何叔衡在突围中跳崖牺牲,实现“为苏维埃流最后一滴血”的铮铮誓言;只有邓子恢突围得以生还,这个小村庄成了他有生之年最深的悔与痛……

  短短五年,濯田和所有苏区一样,从高歌猛进红旗招展到一败涂地哀鸿遍野,从意气风发的毛泽东、朱德、陈毅到举步维艰的何叔衡、瞿秋白、邓子恢,从兵强马壮的红四军到饥寒交迫的突围小分队……濯田承担着中央苏区的荣辱胜败,永远定格在中国共产党探索与奋斗的历史记忆里,是荣光,是痛惜,更是警醒!

  坐在亭子内,放眼望去,天空蓝得没有一丝瑕疵,骑着自行车的少年,穿行在绿色的稻浪间,清凌凌的铃声像牧童的短笛远远响起。

  台阶外,几只花圈静静躺在青草上,纸花和挽联尚未褪色……

文章关键字: 濯田觅踪 静静的濯田 
文章类别:网络整理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长汀新闻-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六月六百鸭宴...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述(长汀一中,... 
 闽西龙岩各地特色名菜小吃美食介绍(图)... 
 长汀县举办首届马罗梯田农耕文化旅游节... 
 长汀签约航空装备制造基地项目 长汀建设通... 
 运用商标职能聚拢产业资源 长汀扶持壮大美... 
 长汀童坊镇肖岭村外出乡贤不忘桑梓 筹资打... 
 长汀县童坊镇林田村:树新风建新村展新貌... 
  长汀新闻-相关文章:
 绿起来 美起来 富起来——长汀县打造林业... 
 长汀县濯田镇水头村:古韵山庄 美丽家园(... 
 长汀加快推进汀江生态经济走廊建设 生态建... 
 长汀濯田中坊村宋代古井——大井头(图) ... 
 长汀近两年培育520名新型职业农民 数量... 
 长汀:福建西部重镇正在加速崛起... 
 千年古村—长汀县濯田镇同睦村同睦坑(图)... 
 长汀河田全国种粮大户傅木清:一个种粮大户... 
长汀新闻-图片文章  
捣衣声声—浣衣客家女(图)
捣衣声声—浣衣客
汀江国家湿地公园——长汀生态修复的靓丽名片(图)
汀江国家湿地公园
长汀南山镇官坊村官坊溶洞:定光洞,七星洞,龙宫九曲洞,仙人洞,通天洞(图)
长汀南山镇官坊村
为中国革命作出贡献的汀州福音医院(图)
为中国革命作出贡
涂坊春生公祠——长汀县苏维埃政府与汀连县苏维埃政府遗址(图)
涂坊春生公祠——
长汀县古城镇农历二月初一“花朝节”(图)
长汀县古城镇农历
红色闽西 光耀千秋——隆重纪念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成立80周年(组图)
红色闽西 光耀千
山村飘扬红军旗——长汀古城镇黄陂村(图)
山村飘扬红军旗—
长汀县南山镇接龙桥(红军风雨桥)——松毛岭下“红军征兵处”(图)
长汀县南山镇接龙
温暖客家女子的特色补品小吃:糖姜蛋制作方法介绍(图)
温暖客家女子的特
长汀新闻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2202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9832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910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20226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20031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683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629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7306
Ad7
本站推荐文章  
《青石板的诉说》MV视频与...
2015-11-23
客家女性文化:“容膝居”里...
2016-7-23
福建人民对红军长征胜利的重...
2011-4-9
客家谚语有哪些?千条客家谚...
2010-10-5
汀州客家人的“结缘”:千年...
2016-7-10
闽西对中国革命的十大贡献和...
2011-4-9
客家乡镇的赶集赴墟习俗:“...
2015-1-21
客家人制作油炸豆腐(图)
2012-1-16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