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客家世界 >>> 查看文章:客家乡镇的赶集赴墟习俗:“墟日”“墟天”“圩天”(图)

客家乡镇的赶集赴墟习俗:“墟日”“墟天”“圩天”(图)

2015/1/21 16:16:59  作者:邹晓蓝  浏览次数:2991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客家乡镇的墟日墟天赶集赴墟街道场景

客家乡镇的墟日墟天赶集赴墟街道场景

  如果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也许还记得:央求父母给自己买东西时,他们总会说等“明早墟”再给你买。那时候,墟在小孩子心目中,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仿佛那里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什么都应有尽有。“墟日”当天跟着大人们去墟,觉得墟市里总是挤满了人,到处人潮涌动,声音杂乱,看起来乱哄哄的。许多附近的村民把带来的货物沿街摆卖,使本来就很小的路堵得更窄了。卖货的见有人走过,纷纷大声叫卖,买卖双方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

  墟,是客家乡镇的集市,墟日则是乡民们赶集的日子。在客家人的口语中,一般把乡镇称为墟,把约定俗成的集市交易称为“墟日”。之所以会有墟日,是因为以前客家地区多属落后的山区,交通不便,商品经济也不发达。这些地方的市场往往不大,平常货物不多,人流量也少。如果人们天天都去墟(赶集),一来货物不够多,二来四乡八里的村民们也没那么多时间。因此,每个集市就会约定一个固定交易的日子,将其定为墟日。

  一般而言。各乡镇的墟日有不同的日子,一般分为“一四七”墟、“二五八”墟、“三六九”墟,两个相邻的墟镇,它们的墟日总是相邻一天而不会重复,这样就能让买卖双方都有较多的交易机会。有些小商贩来往于附近墟镇做生意,几乎每天都赴墟。赴墟最多人的时间是是端午节、中秋节,春节前夕,农历十二月二十五至二十九日要准备年货所以天天都是墟日,而墟日的前一天叫“墟上日”。有些从远方来做生意的商人,会先一天住在墟上的客店里,第二天很早就把货物摆到墟场上,占据一个好的摊档,希望把自己的货物早点卖完。墟日的第二天叫“墟背日”,是最没生意做的日子。因为要买东西的人,绝大多数都在前一天的“墟日”里买完了。因此,一般墟市里的商贩,会在这天进城采购或补货,为下一个“墟日”做准备。

  墟日这天,附近的村民们就会把自己生产的粮食、日用品(竹木制品)挑到墟市(乡镇)里叫卖。常常是你抓来几只鸡,我拎来几只鸭,他也挑一担番薯过来。而小商小贩们也会抓住商机,把城里的商品贩运到墟市高声叫卖。急需购物的村民们也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他们早就想去墟里购买自己心宜已久的东西。于是墟日一到,天还没亮,许多离墟市比较远的乡民就早早地往墟里赶了。

  墟日中最热闹的要数卖老鼠药、卖蛇药、算命、卖跌打药(有的“撮把戏”兼卖跌打药)等小贩。他们把其行业或产品的特点编成顺口溜高声叫卖,周边常常聚集了一大推看热闹的人。尤其是“撮把戏”,先把一大帮观众吸引过来,再来推销他们的产品。

  墟日里,买卖双方如果都完成了交易,收摊的收摊,拎货的拎货,各自回家离开墟场,就叫“散墟”。“散墟”的时间视当天市场的人流量和买卖双方的集体意愿而定,可早可晚。如果没什么生意,就早点收摊;如果还有生意,就晚点收摊。不过,墟日的起始时间,一般都会约定俗成。人流量小、交易量少的墟,一般到上午11时已经散墟,有的大墟场下午2点都还没散墟。

  如今,有些乡镇虽然还保留着“墟日”,但人们已经没那么热衷“赴墟”了,因为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今天,交通方便、物资丰富,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想要的东西,不用特地等到“墟日”才来买,或者可以这样说,现在一年365天,哪一天不是墟日呢?

  文章欣赏:梦回墟天

  □徐维群

  今年是1996年下洋“88洪灾”二十周年,祝福家乡。

  ——题记

  梦里,你还在,儿时的老街,热闹的场面。

  客家人的墟天,是客家人必不可少的生活场景符号,那里有老街道的建筑符号,有商号的标志符号,有商品的特色符号,有亲朋好友走不散的符号,连着风情,飘着乡味,读着古老,铭刻乡愁。

  我的家乡在福建永定,客家土楼的故里。民国《永定县志》称,“各乡交易聚集之所,普通名为‘集场’。兹据乡土习惯,或曰‘市’,或曰‘墟’,盖人聚则集,散则墟。大约相距一二十里至四十里即有市场,以便贸易,各有定期。”全县约近三十几个墟日,以便民众可以到不同地方摆摊和赴墟,不冲突。记得县城是逢四、九,下洋逢三、八。下洋是侨乡,永定和广东大埔茶阳交界,又与漳州平和相邻,也是物资集散地了,交通畅通,交易丰富,算得上“小香港”。

  客家人赶集叫“赴墟”。各村各镇的人风尘仆仆奔赴而来,聚集一起的有人、有物、有情意、有故事。下洋的街道几百米长,东面靠河边,骑楼式的店面上百间,土木结构,二层高,楼上住人。楼下每间店分内外两格,内里往往是厨房饭厅,外则为货摊,开着各种小店小生意,或钟表修理,或杂货、布店、理发店、饭店等。遇墟天,店外再摆各类物品销售,外乡来的土特产,乡下挑来的农家物,沿街而摆,仿佛置身于天上的“星街”。星星是琳琅满目的商品,人来人往,种种叫卖声、吆喝声,墟天的欢快热闹在这汇聚成河。

  迫不及待要先说大姑家的店了。她的老店在街中段,前格是大表哥开的钟表修理店,我总是看见大表哥,一天都带了个黑色修理眼与各色需要修理的钟表对眼,除了吃饭能歇息会。墟天时老姑丈便会摆个眼镜啥的卖卖,眯着他智慧的小眼睛和来往的客人热情招呼。大姑是我们徐家亲戚的核心,一到墟天,亲戚朋友来得特别多,总能在店里遇上亲戚。大姑从不嫌弃人多,她一定煮一大锅的牛肉稀饭或老鼠米反招待亲戚,偶尔还能从姑姑手里接过香喷喷刚出锅的发米反。我最喜欢到大姑店的二层楼去,那木质“榻榻米”式的小半楼正好临街,且窗户宽大,探出窗去能把大半条街的景观收入眼底,各色店晃子花花绿绿的在飘扬,能收听墟天熙熙攘攘的各种声音。1970年代末,香港歌星凤飞飞,后来是迷人的邓丽君,那柔美的歌声在音像店的老唱片机上散发,渗透到每个人的心里,给古朴的街道增加了几分洋气和浪漫气息。

  母亲在离街不远的曹屋小学教书,我们家也在学校里。说是学校其实就是曹屋老祠堂,墟天家里同是热闹的和有趣的。许多亲朋好友会在墟天聚集,有的是歇歇脚,有的是来吃个饭,有的是走亲戚,这也是外婆最忙碌和最喜悦的一天。她会早早准备好饭菜等着人来,她又能见到她最亲爱的弟弟了。舅公是墟天的常客,他带的山果也好地瓜也罢,当然立秋时节肯定是香软的糍粑了,总是让我们开心地品尝到山里的味道。那时物产不是很丰富,家里也不宽裕,墟天时节是父母最大方的时候,至少会加个餐,不只是因为我们馋,更重要的是有客人来,至少花个五毛一块让我去买几块豆腐回来。客家人最重亲,不能丢了面子,于我们孩子而言,那就是又热闹又有好吃的喜庆日子了。

  母亲原来教过书的村里,有几个老朋友墟天倒常来家里聚。有个我们喊他剑哥的,他一来,故事特别多,和父亲说着笑着,说乡下传说,道历史传奇,还说些鬼鬼怪怪的故事,他就像关不上的话匣子,一直能往外倒出他知道的事,逗得我们笑得前仰后合。后来听说他成了乡里很有名气的土医生呢,那可真是自学成才,和他见广识多,喜欢追根究底的个性有关吧。二姑家的大表哥家里穷,读书不多,却是个实足的书虫。他赶集完,就直奔我家,不是为了玩,而是来看书,抱上一两本书,就坐在那儿不动了,走时还顺手带上一本。

  墟天里,我和小伙伴们不会闲着的,三五个约着去赴墟,完全不是去买啥东西,就是看个热闹,有时结伴去个三五个,回来就一两个,半路走散了。从那沸腾和嘈杂的人流和物流里挤过一回,就算没买上什么东西都欣喜若狂,仿佛得到了什么好处似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想看的,或不想看的货摊,这里挤挤那里摸摸,窜来窜去的,只知道这一天是节日般的好时光。当然我也不只当顾客还当过卖主呢。记得有一回卖了两只一斤半左右的兔子,母亲说,如果卖得掉兔子,换来的钱就给我和妹妹买双新雨鞋。用笼子装着两只白兔,放在了姑姑家的店门口,我和妹妹怯怯地蹲在一旁,一直盯着过往的人。姑姑一会过来交代一句:“卖了没,别太便宜呀。”最后两只兔子变成几块钱,再变成我和妹妹各人一双雨鞋,那种兴奋不可言传。

  后来初中毕业,我们跟父母调动进了县城。县城也有墟天,可对于我,高兴程度明显下降。一来学习压力大了,二来那些小伙伴们不在一起,还有我那喜欢的老街,我喜欢的讲故事的人,都散了。墟天的存在只剩下帮父母买东西的意义。1996年的下洋“88洪灾”再次彻底把我梦中的墟天冲跑了,灾后重建街道焕然一新。老街没了,老店没了,姑姑的木质“榻榻米”不见了。

  时光是流水,更是风尘,物非人亦非。虽然如今物产丰富了,市集发达了,但最难忘的依旧是当年墟天的景致和墟天里感受的人情味,各种乐趣汇聚的声音依然在梦里萦绕,仿佛又回老街,梦见墟天,我的乡愁就在那里。

  客家墟日,悠悠乡愁

  □林东祥

  客家乡村,春夏秋冬,日出日落。人事有代谢,地貌有不同,特产有差别,但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墟市。墟市也就是集市,是人们进行货物交易的地方,也是聊家常、增亲情的地方。

  墟日是游子最萦怀的乡愁。柴米油盐,四时土产,小吃日用,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牛儿哞,猪仔叫,鸡鸭欢,蔬果鲜,煎饼香,姜糖甜。不但有地里产的,山上挖的,更有各种农家用的以及手工编织和现煮现炸的天然时鲜。

  墟日最突出最可点赞的地方,就是难以割舍的乡情、亲情。赴墟见亲友,一声问候,一个拥抱,乃至一个点头,一瞥眼神,都是那么亲切。山里的风如此甜润,集市上的日头(太阳)多么暖心。

  集市虽然是货币与物的交易,但是主体是人,是个活色生香的小社会。乡间墟日,大多是熟人社会,少欺诈,多真诚,一买一卖之间,更多的是情谊的交融。而今乡村的墟日,更像是中老年人在坚守。

  不管生活贫穷富裕,不管天气刮风下雨,不管山路崎岖曲折,不管口袋钱多钱少,有一个地方永远在召唤,那是植入人们血脉的记忆。客家乡亲们的脚步永远不会停歇,那就是——赴墟!

文章关键字: 客家乡镇 赶集 赴墟 习俗 墟日 墟天 圩天 
文章类别:网络文章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客家世界-最新文章: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话谚语,趣味十...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灶头镬尾”“针...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土”菜:梅菜,...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色美、味美、形...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客家人与植物的...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具“碓”琐谈... 
 客家农具:“扁担”“担竿”琐谈... 
 客家家具:吃饭桌子八仙桌与坐序方位琐谈... 
  客家世界-相关文章:
 客家人用来蒸饭和盛饭用的炊具:客家饭甑(... 
 客家人与门前屋后的树的认识说法... 
 客家“邀会”习俗:“邀谷会”与“邀钱会”... 
 客家春节风物之正在淡去的风俗... 
 客家情歌:农忙莳田情歌... 
 客家乡村宴席八仙桌上“客家八盘”“筵席八... 
 客家人的文化风味和人情味——布鞋情结(图... 
 客家美食“青龙过江”“太平汤”轶闻故事及... 
客家世界-图片文章  
客家源流考述:客家的来源与客家人迁徙过程与路线的特质形成(图)
客家源流考述:客
连城客家美食:四堡雪薯焖狗肉(图)
连城客家美食:四
客家人的清明打糍粑习俗(图)
客家人的清明打糍
连城客家美食:蒸年糕(图)
连城客家美食:蒸
客家人伐木搬运劳动中的“木筒号子”“嘿呦嘿呦”韵律号声(图)
客家人伐木搬运劳
客家名菜:猪血肠,大肠血(图)
客家名菜:猪血肠
客家婚礼前的“钱”习俗:看妹子的“见面钱”和下聘时的“身价银”
客家婚礼前的“钱
春节过年精美文章选集:舌尖上的新年,乡村腊月,回老家过年(图)
春节过年精美文章
农家的绳索:稻草绳,管索,棕榈绳,麻草绳(图)
农家的绳索:稻草
客家人的另类“家人”如:狗、猫和燕子等动物(图)
客家人的另类“家
客家世界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663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9275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705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890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697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331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330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757
Ad7
本站推荐文章  
新房子装修知识大全(图)
2010/8/18
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美...
2015/8/1
《福建义门陈》目录
2013/1/18
客家人“拦春社”“拦社”祭...
2017/1/8
客家娘酒文化:客家黄酒与糯...
2015/1/30
古韵犹存梯田间——永定区陈...
2015/8/1
浅述客家农村旧时职业:“技...
2017/1/8
中考成绩不理想,选择读高中...
2014/7/27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