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长汀新闻 >>> 查看文章:万里长征第一村: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图)

万里长征第一村: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图)

2014/12/25 16:02:38  作者:刘少雄 钟彬彬  浏览次数:4612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12月15—16日,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龙岩市委党史研究室协办、长汀县委承办的“纪念中央红军长征出发80周年”系列活动在长汀举行。当与会代表来到松毛岭下,走进红军桥、红军街和当年的红军前线指挥部旧址,仿佛又回到了80年前那战火纷飞的岁月……

松毛岭保卫战白叶洋红军二线指挥部旧址

松毛岭保卫战白叶洋红军二线指挥部旧址

松毛岭保卫战红军战地医院旧址超坊围屋

松毛岭保卫战红军战地医院旧址超坊围屋

松毛岭战斗烈士纪念碑

松毛岭战斗烈士纪念碑

  这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

  这是一片鲜血浸透过的土地。

  作为红九军团长征出发地、松毛岭保卫战发生地,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又名钟屋村、中屋村)无疑在中国革命的辉煌史册里闪耀着绚丽而奇特的光彩。

  当我们穿行在松毛岭的沟沟壑壑,肃立在松毛岭战斗烈士纪念碑前,流连在当年松毛岭战斗红军总指挥部旧址观寿公祠和红军征兵处旧址接龙桥旁,寻觅当年红军将士奋战的沙场时,血写的历史令我们怦然心动。80年前那杀声震天、硝烟弥漫、血肉横飞的情景又重现眼前。

  温坊战斗失利后,蒋介石恼羞成怒,枪毙旅长许永相,调整兵力,强行向松毛岭推进。

  绵延起伏的松毛岭,奇峰耸峙,地势险要,是扼守于长汀县东南边境的交通要道,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1934年6月,第五次反“围剿”进入最艰难的阶段。中央苏区大片地区相继失守,福建苏区只剩长汀、宁化等接近江西边界的狭长地区。国民党东路军第三纵队司令李延年率第三师、第九师、第十师、第三十六师、第八十师、第八十三师,以及1个炮兵团(缺一营)和1个汽车团,乘势向长汀逼进,妄图准备攻克中央苏区东大门的重要屏障——松毛岭,然后一举拿下中央苏区的中心城市长汀城,直取红都“瑞京”。

  军情十万火急,战争一触即发!地势险要的松毛岭一旦失守,意味着国民党军将进入丘陵地带,红军将无险可守。顿时,松毛岭一线战云密布,红军屯重兵于松毛岭以西地区严阵以待。备战期间,福建军区司令员叶剑英在军区巡视团团长黄火星陪同下,到中复村一线进行战备检查及战前动员。

  8月27日蒋介石致电东路军总司令蒋鼎文等:“东北西路军预定九月份进剿到达之线,东路军到达长汀城,北路军到达石城、古龙岗与兴国之线,为要。”

  在蒋的严令下,国民党第三师第八旅冒进至松毛岭东南不远的温坊,该旅旅长许永相还狂妄地向上司要求多拨给一些麻绳,以备捆红军俘虏用。不想,红一、九军团和独立二十四师在朱德的部署下,一改过去“短促出击”的打法,采取灵活的运动战,于9月1日从中复、蔡屋、桥下等地出发夜袭温坊,不到3小时就一举歼灭该旅,3日又在温坊设伏再歼敌1个团。

  温坊战斗后,蒋介石极为恼怒,把逃回去的旅长许永相枪决,师长李玉堂也由中将降为上校,又调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取代蒋鼎文,加强东路军指挥力量,并重新调整进攻部署。

  9月8日,红一军团奉命回师增援兴国,红二十四师归红九军团指挥。这天,福建军区从长汀、上杭动员新战士约2000人补充红九军团。

  “支援前线”、“节省粮食供给红军”、 “每个工农群众努力节约三升米充补红军战费用”、“为保卫长汀苏区而战”的标语,在村内依然清晰可见, 让人仿佛回到那烽火连天的日子里。为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临危受命担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的刘少奇,多次来到中复村组织扩红、支前、筹粮等工作。在苏维埃政府的发动下,群众纷纷拿出大米、芋头、地瓜片等自己不多的口粮支持红军,并组织了担架队、运输队、看护队、洗衣队和慰劳队,还和红军一起修工事、挖战壕,做到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有钱出钱,“一切为着前线的胜利!”仅塘背村参加修工事的就有200多人,做担架745副,妇女送布草鞋560双,儿童做竹杯1359个。

  2014年10月,笔者来到中复村采访了松毛岭保卫战亲历者、老红军谢镜辉,回忆起当年的峥荣岁月时,他动情地说:“当时,我们整个红屋区10多个村全民皆兵,15岁以下的加入儿童团,16至20岁参加模范少先队,21岁以上参加模范营。每个村男女老幼排成一字长蛇阵往山上传修碉堡及作滚石用的石头,许多参加担架队的妇女到红军医院学习紧急救护,还有好几个村子的人家帮忙削竹签制造土武器,铁器合作社的工人日夜加班打造铁刀子、生产鸟铳用的铁子。我当年15岁,两个人一组在松毛岭砍木头,用作滚木和修碉堡。”老人尽管已96岁高龄,但仍精神抖擞,思维敏捷,吐字清晰。

  为抵御敌人进攻,红军在松毛岭的要冲白叶洋岭布下重兵,在群众的帮助下,构筑了坚固的工事碉堡,居高临下,严阵以待。另外,在其他山峰上也作了周密布置,大小据点组成交叉火力,阵地内各主要据点间挖交通壕,互相连接沟通。阵地前挖有外壕,并用鹿砦作为障碍物,布下地雷阵、竹钉阵。主阵地前的一线高地,也筑有简易工事,作为红军前进的阵地和警戒的阵地。同时,在前沿阵地主要火力点担负警戒、作战任务的,大多是政治坚定、作战勇敢的老战士,党小组长、支部委员、党员战士,更是重要、关键部位的骨干力量。

  松毛岭是红军军史上一个永远无法抹去的伤口,松毛岭保卫战红军伤亡惨重,横尸遍野,因冲天血腥引来的苍蝇压折了碗口粗的松枝。

  在中复村的一座老宅大门上方,笔者看到“团结精神”四个蓝色大字,这是蒋介石在庐山军官培训团时对军官的训令,国民党三十六师攻占松毛岭、中复村后,师部就设在此。为加强指挥力量,蒋介石派遣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到龙岩指挥作战。1934年9月21日,顾祝同坐镇龙岩,召开师以上将领军事会议,调整了松毛岭作战部署:以德械装备的三十六师为主攻师,第十师协同攻击。

  9月23日早晨,松毛岭保卫战打响了!敌东路36师、第10师,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向我红军前沿警戒阵地发起攻击。当天正是农历中秋节,顾祝同想乘红军过中秋节松懈之机,出其不意开展突袭。不想,红军早有防备,进行顽强反击。鏖战整日,红军扼守的阵地岿然不动,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政委蔡树潘、参谋长郭天明亲临白叶洋二线指挥所指挥作战。

  谢镜辉老人说:“白匪好阴毒,攻打我们的那一天正好是中秋节,好在我们早有准备,提前一天过了节。敌人的飞机很低,看得见里面的人,三架三架从头顶掠过,不时把炸弹扔到山上,发出隆隆巨响。”他还悲痛地告诉我们,比他还小一岁,才14岁的福建军区红军补充团宣传员肖子荣,被敌人炸弹击中,一下子就没了人影,后来只找到肖子荣写标语用的铁桶,铁桶上沾满了血和碎肉。

  千百年不变的习俗,此后因了这场战争,中复村周边地区的中秋节都提前一天过,至今已整整80个年头。

  同样经历了这场战斗的罗五妹老人回忆说:“中秋节的头一天晚上,我们做了很多糍粑给红军过节。第二天,开打以后,有一颗炸弹还落在村子里,没炸,把坪砸了一个大窟窿,一头牛吓得从人群上跃过去,幸好没有伤着人,那年我16岁,我记得清楚呢!”

  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和苏区地方武装万余人,与三倍于我的敌人鏖战两昼夜,我方阵地巍然屹立。

  25日,战斗仍激烈进行,双方为争夺山头,不惜付出巨大代价。红军重机枪的枪管打红了,用小便烧、用棉被蘸水包住再打,工事修了一遍又一遍。双方伤亡惨重,战局成对峙状态。

  9月26日,敌师长宋希濂率各旅团营长到前沿阵地侦察后,决定次日发动总攻。攻击部署是:三十六师为左纵队,以一○八旅为主攻,一○六旅担任右翼警戒并协助攻击白叶洋红军主阵地;第十师为右纵队,攻击白叶洋右端阵地。宋希濂估计单凭目前炮火难以摧毁红军防线,向顾祝同报告,要求派飞机助战。

  27日早晨准7时,国民党军抓住红军后撤到山林的时机,向我松毛岭红军阵地发起总攻。敌炮兵向红军阵地发射了一二二公厘榴弹炮、一三○公厘山炮及八二公厘迫击炮炮弹数千发。国民党军依靠各种火炮的强大侵彻力,对红军工事进行外科手术般的轰击,为其步兵开路。1小时候后,敌6架飞机轰炸白叶洋岭红军主阵地,随后又有9架飞机飞来轮番轰炸。松毛岭一片火海,红军用木头和砖石修筑的工事许多被炸平、炸烂,半天不到,岭上的树都被打断,山岭被削去一层。敌兵乘红军工事被严重破坏,整连整排像蝗虫一样往上冲,英勇的红军指战员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11时许,红军从白叶洋岭一侧隐蔽山腰运动,准备突袭敌三十六师左侧背,不想被敌发现,遭敌大炮、飞机密集轰炸,一下子就阵亡了500余人,极为惨烈。

  下午2点多钟,红军主阵地工事大多数被敌人摧毁,坚守阵地的红军指战员伤亡严重。为避免更大的伤亡,罗炳辉、蔡树藩遵照朱德总司令电令“为爱惜兵力,应避免坚决的战斗”,主动放弃白叶洋岭,向西侧山麓二线、三线防御阵地撤退。敌军虽然占领了白叶洋岭,但也付出了惨重代价。1934年9月29日中央苏区机关报《红色中华》报道:东线李延年纵队亦于二十六、二十七日向我中屋村以东阵地进攻,我英勇红军与之抗战,连日均在激战中,据俘虏敌军官称敌二十六师(应为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负重伤,其余官兵伤亡甚众。

  谢镜辉老人回忆道,长汀人民在战斗打响后,组织了运输队、担架队、慰劳队支援前线,或参战或抬伤员、运物资,或送饭送菜送茶送水。地处松毛岭下的中复、塘背、官坊、长窠头、蔡屋、桥下一带群众更是全力以赴,除留下60岁以上老人看护孩子外,其余全部参加支前。

  保卫松毛岭,就是保卫汀州,保卫瑞京!松毛岭保卫战最激烈的时候,红军伤亡很大,急需兵员补偿。红屋区裁判部部长钟大兴模范带头,他振臂高呼:“共产党员和不怕死的跟我走!”在他的带领下,红屋区两百多热血男儿参加了红军,义无反顾地奔赴炮火连天、血腥弥漫的松毛岭战场。

  敌机除了对红军阵地进行轮番轰炸外,还不间断轰炸红军粮弹补给线,其中四都琉璃乡苏担架队12人在轰炸中全部牺牲。

  2006年,笔者曾采访当年的女担架队员蔡招生妹,她说,那年她刚嫁到中复村,就和堂侄媳六妹一起负责一个担架,冒着枪林弹雨,心惊肉跳地把伤员从山上扛下来,一路血淋血漏,村里三四里长的石阶路铺满了苍蝇,脚一踩到石阶路,苍蝇就飞舞起来,好像一条嗡嗡叫的巨大乌龙,好可怕。许多还嗷嗷叫的伤员抬到医院就没救了,死尸像堆柴火一样堆到屋檐般高,屋后的田里挖了好几个大坑,埋了几百烈士,看了让人流目汁肝肠断。

  谢灵椿是当年的红屋区赤卫模范营的战士,他告诉我们,当年红军不缺粮食,最缺的是水,打仗时,因山泉被血水和腐尸污染了不能喝,他和几十个模范营战士组成送水队,每人背负十来个竹筒冒死向山上红军送水。爬到半山窝遭敌机扫射,死了几个,我命大,竹筒给机枪子弹穿了九个窟窿,硬是皮毛没伤。事后,我母亲把家中唯一的一只鸡公杀了,打花为我庆生。

  28日,根据军委命令,红九军团撤出战斗,转移到中复村一带待命,红二十四师坚守松毛岭。此时,福建军区动员新战士1600人,从长汀濯田开往中复村补充红九军团。29日晨,敌人向松毛岭金华山一带阵地进攻。由于敌军炮火异常猛烈,又出动10余架飞机助战。下午2时许,左侧高地被敌夺占,形势严竣。红九军团七、八两团奉命重新投入战斗,支援红二十四师。趁敌立足未稳,我军展开反冲锋,经过反复较量,终于压回左侧高地。至此,松毛岭保卫战已整整打了七天七夜!

  “当时,仅涯(单人旁)家的老屋就驻扎了红军一个连,仗打得很激烈,早上出去到傍晚仅剩一二个人了。“战斗进行到第6天,罗五妹亲眼看到住在她家的红军炊事员挑着满满的饭桶,一边哭一边走回村,极其悲伤地报告炊事班长:“不得了啦,饭送去没人吃,部队糟了!”

  参加过温坊战斗的杨成武将军,曾和伍洪祥同志回忆起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失败的情景,他语气显得特别沉重:“保卫中央苏区的最后一战是在我们长汀松毛岭打的。温坊战斗和松毛岭战斗,我们闽西子弟兵和苏区群众就牺牲了不少人。”

  这场战斗牺牲了许多红军将士和苏区赤卫队队员、支前民工。民国《长汀县志》记载:是役双方死伤枕籍,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另据1934年《中华民国史事日志》记载:“白叶洋东路剿匪军李延年等师攻克红军第九军团之坚固阵地白依洋岭,中屋村,斩获二千余(瑞金红军时缩短防线,以石城之驿前阻北路军,长汀之白依洋岭阻东路军,至是全失)。”其实,在中复、长窠头、蔡屋的红军医院、救护所,以及四都的福建军区红军医院伤重不治死亡的红军指战员大约有千余人,加上这些,初略统计我军牺牲人数在3000人左右。

  战斗结束半个多月后,松毛岭上空仍血腥不减,黑压压的绿头苍蝇,云集在沾满血迹的松针上,把碗口粗的松枝都给压断了。整整两年多,中复村一带的群众不敢进入这座一片焦土、尸横遍野、腥臭难闻的大山。

  红九军团告别中复村,经河田前往汀州城,迈出了震惊中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第一步

  松毛岭保卫战中牺牲的红军将士和赤卫队员、支前群众,以血的代价完成了掩护中央主力红军集结北上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任务,也以血的代价在红军战史上写下了悲壮而惨烈的一页。

  1934年9月30日的上午,中复村观寿公祠前,红九军团召开群众大会,参加大会的有赤卫模范连、少先队员和群众。红九军团部分指战员也参加了大会。大会由红屋区苏主席蔡信书主持,红九军团参谋长郭天民做告别讲话,动员全村群众向涂坊、河田、四都等地疏散。

  亲历这次大会的郑从孜老人对那天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当时郭天民的话不长,他说:“乡亲们,红军马上要转移,去执行新的任务。我们走后,敌人一定会跟踪而来,你们要坚壁清野!”最后,他充满信心地说:“乡亲们不要担心,红军是要打回来的!”红九军团还当场发给中复村赤卫模范连、少先队发放枪支300余支,还有一批子弹。

  当天下午3时,雷声滚滚,乌云密布,天空下起了小雨。红九军团及红屋区赤卫模范连、少先队在这个大坪里集结,准备转移。得知红军即将转移的消息,乡亲们冒着绵绵细雨,拿着鸡蛋、花生、地瓜干、草鞋、布鞋,从四面涌来送别自己的亲人。蔡冬莲送儿子钟童生妹,蔡四嬷送丈夫钟才登,上官观音妹送丈夫钟百寿,何香妹送丈夫钟则林,一天前才新婚的赖二妹送丈夫钟奋然……千叮咛,万嘱咐,那依依不舍、生离死别的情景,让人肝肠寸断,泪流满面。

  一时间,观寿公祠前离愁满天,马蹄声碎,唢呐声咽。下午3时,红九军团兵分两路,开始战略大转移,红屋区赤卫模范连、少先队也加入红军一起转移。长窠村的妇女涂从孜赶来送丈夫钟大廷时,部队已经出发,她手拿布鞋,一边追一边哭喊着丈夫的名字。终于,她在村口的甲水桥追上了丈夫。不曾想,这却是他们夫妻俩相见的最后一面。

  讲解员赖富家还给我们唱起了当年送别时的山歌:郎当红军莫念家,专心革命走天涯;十年八载不算久,打倒反动再回来。歌声如哭如泣,催人泪下。

  浴血奋战了七天七夜的红九军团,来不及掩埋牺牲在松毛岭上的战友,就这样冒着蒙蒙细雨,在隆隆的炮声中,在亲人难以割舍的目光里,离开了中复村,迈向了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当年,中复村一带的群众跟随红军长征的就有六、七百人,他们几乎都杳无音信、没再回来。他们的离去让多少父母在无尽的思念中含恨而去,让多少妻子在望穿秋水中苦苦等待。

  新婚一天就送别丈夫的赖二妹,十个月后产下遗腹子,她除了上山砍柴,打短工含辛茹苦养活孩子外,大部分时间就是坐在自家大门的门槛上,痴痴的等待丈夫的回来。因为她答应了然哥,哪怕就是等到天荒地老也要等他回来。这一等就是三十年,她家的门槛也在她苦苦的等候中坐出了一道深深的凹槽。然而1963年,赖二妹等到的却是丈夫战死沙场的消息,她含着泪带着孩子给丈夫修建了衣冠冢,棺材里放的是赖二妹每年给丈夫做的一套新衣裳,一共三十套。那是她三十年无尽的思念和比海还要深的爱啊!丈夫的衣冠冢就建在离家不足五十米的小山坡脚下,墓门与家门遥遥相对,赖二妹依然每天坐在门槛上,她要陪丈夫好好说说话以解相思之苦。她的情、她的爱、她的青春、她的美丽就这样融化在她坚贞不渝的思念与守望中,直到她永远合上双眼那一刻。

  松毛岭上的硝烟,长征的号角已经远去。今天,我们再次走近这段历史,是为了缅怀无数为中国革命胜利而英勇献身的英烈们;是为了铭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革命先辈战胜无数艰难险阻,开创党和中国革命事业新局面的丰功伟绩。他们的伟大功绩与日月同辉,与江河同在!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巍峨的松毛岭战斗烈士纪念碑宛如一个巨大的惊叹号,泣叙过去,昭示未来

  在松毛岭保卫战中英勇捐躯的烈士们的血没有白流,他们的鲜血终于迎来了共和国朝霞澎湃的黎明。人民永远记住他们。

  1951年8月,中央南方根据地慰问团来到中复村,在听取老红军的意见后,指示当地政府要建松毛岭保卫战烈士纪念碑,以慰英灵。1952年,人民政府组织中复村一带民兵上山收敛红军遗骸数百具,并拨出专款在松毛岭山巅建起了一座红军烈士纪念碑。

  1989年,松毛岭保卫战65周年之际,为了永远缅怀在松毛岭保卫战中壮烈牺牲的勇士,政府又拨出专款,在松毛岭西面山麓又修建了一座纪念碑,上面镌刻着杨成武将军亲笔题写的“松毛岭战斗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

  今年是松毛岭保卫战80周年,11月,长汀县启动了纪念碑维修整治工程,并计划以纪念碑为核心,保护开发松毛岭保卫战战场遗址遗迹,建设松毛岭保卫战体验园、松毛岭保卫战大型组雕、松毛岭保卫战纪念馆等,以此打造松毛岭保卫战纪念园,缅怀先烈,教育后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高天的流云在我们的头顶飘过,历史老人铜钟般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回响。巍峨的纪念碑宛如一个巨大的惊叹号,泣叙着过去,昭示着未来。

  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昨天的故事与今天的感动联系在一起,血红的颜色与生命的绿色融合在一起。而今,沧桑的记忆叠现出开放的华章。站在松毛岭上眺望,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丽图景正展现在人们面前。改革开放30多年,依靠319国道穿村而过的优势,利用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中复村率先走出了脱贫致富的路子。

  ——继1993年投资7735万元兴建的、全长1364米的松毛岭隧道开通后,2005年赣龙铁路中复火车站落成使用,今年境内319国道又投资5000万元铺设了柏油路,交通越发便捷,给中复村的发展铆足了后劲;

  ——与道路发展相配套,中复村还建起了一个可容纳2万人的大墟场,吸引了方圆几十里的群众前来开展集市贸易。据村干部介绍,共有店铺370多家,个体工商户摊点1000多个。逢墟天两地更是商贾云集,周边数十里客商纷至沓来,一片繁荣;

  ——中复邮政、电信、金融、教育、卫生医疗等配套服务功能齐全,基础设施的完善,物流、人流、信息流的畅通,为这片土地的现代化进程创造了新的起点,村里的商贸物流业得到快速发展;

  ——农业生产蒸蒸日上,近年在稳步发展传统农业的基础上,中复村农业转型升级,先后成立投资超过500万元的现代农业合作社2家。在外致富后的中复村年轻人,很多回到村里从事现代农业,村里农田少,他们就到邻村承包。据统计,2013年全村人均收入已由前几年的3000多元提高到8600元,99%的村民参加了农村医疗保险。

  ——红色旅游也稳步发展。近2年,南山镇聚集力量打造中复红军长征第一村景区,投资近千万元,新建了长征广场、红军广场、停车场,维修了红军桥、红军街,整治了松毛岭战斗战地医院旧址、红屋区苏旧址。截至2014年10月,游客接待人数约6万人次。红色旅游的发展,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中复村新建2家投资1000万元以上,集住宿、餐饮、娱乐一体的休闲山庄;新建2家投资200万元以上的旅馆;餐饮店从原来的21家增加至45家,新开休闲吧6家、大型超市2家。

  ——与物质文明建设相同步,中复村的精神文明建设也取得了很大成绩。今年9月,投资300多万、占地4000多平方米的中复幼儿园投入使用;投资300万元的中复中学学生宿舍楼正在兴建;投资100万元的老年活动中心主体工程也竣工; 2013年,松毛岭战斗红军总指挥部、红九军团长征出发地旧址——观寿公祠被国务院评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5年,中复村被文化部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2014年,中复村被评为市级党员干部教育教学点。此外,村里还活跃着一支长征女子腰鼓队,经常到四邻八乡表演。

  中复村人正在这片烈士鲜血浇灌的土地上,抒写更加壮美的新诗篇,若长眠在松毛岭上的红军烈士有知,一定会为这贫困落后的山区出现的巨变,而感到无比的欣慰!

  长征从这里出发

  □廖金璋

  每次来到钟屋村(今中复村),村头牌子上的大字首先跃入眼帘:“红军长征第一村”,心里便不由得激动起来,情不自禁地抬头仰望远处巍巍的松毛岭,眼前仿佛硝烟弥漫。耳边又似乎响起情意绵绵的《十送红军》:“一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下了山,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绵,山上里格野鹿,声声哀号叫,树树里格梧桐,叶呀叶落光,问一声亲人,红军啊……”

  啊,红军长征从这里出发!

  80年的历史在人间长河中一晃而过,这里早已天翻地覆慨而慷,然而那悲壮的一幕却镌刻在伟大的史册上,永不磨灭,让世人警醒,也让我们骄傲,红军的伟大壮举从这里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有多少个二万五千里长征?唯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队伍创造了,而且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工农红军胜利了!

  在钟屋村,我曾流连于观寿公祠,这是一座土木结构、门楼重檐斗拱式的钟氏祠堂。它见证了中国共产党革命的历史:当年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战斗指挥所就设在这里,在第五次反“围剿”的最后阶段,于1934年9月1日和3日,朱德采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指挥红一军团、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等1万多人夜袭温坊,歼灭了国民党李延年纵队1个旅和1个团,共4000多人,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给敌人迎头痛击。这就是中央苏区红军战争史上著名的“温坊战斗”。

  这里又是中央红军第九军团长征出发地旧址。温坊战斗结束后,9月9日,红一军团回师江西,红九军团司令部仍设于此祠堂内,朱德总司令坐镇司令部指挥,一边加强物资储备和兵员补充,一边在松毛岭一线构筑工事,严阵以待,准备阻击来犯之敌。9月23日上午,国民党军队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松毛岭发起猛攻,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奋起抵抗,空前激战的松毛岭战斗打响了,红军战士誓死保卫中央苏区,坚持战斗了7天7夜,给进犯之敌沉重的打击,为中央主力红军保存实力,实施战略大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直至9月30日,红九军团才奉命撤退转移,在观寿公祠门外大草坪上召开了誓师大会,告别父老乡亲,吹响了长征的第一声号角,迈出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第一步。

  怀着缅怀烈士的心情,我曾经在当地老乡的陪同下登上松毛岭。这是以满山松树而得名的大山,坐落于闽西的长汀与连城两县交界处,群峰竞秀,层峦叠嶂,当年是中央苏区的一道天然屏障,地势十分险要,西面是长汀、瑞金;东面是连城、上杭和龙岩等地。我在茂密的松林里寻找红军战斗的遗迹,那些红军留下的战壕,几乎被时间的尘土和杂草淹没了,但是在老乡的介绍下,我眼前仍然浮起了那片战争的烟云。

  面对“温坊战斗”的惨败,蒋介石气急败坏,派出中央军6个师7万多人,又从南京调来2个炮兵团,还有几十架德制轰炸机,一起对松毛岭疯狂进攻。装备与兵力跟敌军极其悬殊的红军却只有用步枪和手榴弹抵抗,凭借自身的英勇和顽强,打退敌人的数次进攻。钟屋村和邻近的各村群众都主动支援红军,赤卫队员配合作战,少先队、妇女队也担当后勤送饭送水,各村所有人家的门板也都卸下来充作担架救护伤员,做到“家家无闲人,户户无门板”。就这样鏖战数日,枪声,手榴弹、炸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喊杀声响彻云霄,战争打得十分惨烈,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万多名的红军战士长眠于松毛岭的怀抱之中,当然还有同样死伤的国民党士兵。他们将血肉融进了松毛岭的每一寸土地。

  我久久地站立在红军战士战斗过的高地上,心潮澎湃。老乡又介绍说,那场战争打得十分悲壮,战斗结束一个多月后,松毛岭上空还飘出阵阵血腥味,山上绿蝇如云,吸附在松枝上的绿蝇将许多碗口粗的枝条都给压断了。新中国成立后,还发现满山尸骨,都是当年牺牲的红军遗骨,政府组织群众收殓了烈士遗骨,仅七岭高地一处就有2000多具,后来建成了松毛岭保卫战烈士纪念碑。

  松毛岭保卫战,是红军长征前的最后一战,虽然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从此,红军走向抗日救亡前线,走出中国革命新局面,为后来共和国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今天,龙赣铁路隧道和高速公路隧道都从松毛岭腹地穿过,一出隧道,仿佛穿越了时空,眼前豁然开朗,天地之间是欣欣向荣的钟屋村,村头的牌子,既告诉后人:当年红军长征从这里出发,走向胜利;又好像在启示我们:传承红色基因,为实现中国梦,让我们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开始新一轮的长征!

本文来源:万里长征第一村: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带你讲述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前后的故事。谨以此文献给中央红军长征出发80周年!

文章关键字: 中央红军长征 出发前后故事 中复村 长征出发地 
文章类别:网络文章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长汀新闻-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六月六百鸭宴...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述(长汀一中,... 
 闽西龙岩各地特色名菜小吃美食介绍(图)... 
 长汀县举办首届马罗梯田农耕文化旅游节... 
 长汀签约航空装备制造基地项目 长汀建设通... 
 运用商标职能聚拢产业资源 长汀扶持壮大美... 
 长汀童坊镇肖岭村外出乡贤不忘桑梓 筹资打... 
 长汀县童坊镇林田村:树新风建新村展新貌... 
  长汀新闻-相关文章:
 长汀县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 ... 
 “长征路上奔小康”福建网络媒体重走红军出... 
 长汀馆前镇:深山古寺现清代铁钟... 
 长汀濯田镇升平村保苗节中的“斗轿”与“百... 
 长汀县人大常委会:力推“天下客家第一漂”... 
 长汀大同镇翠峰村建于清康熙三十年的古老“...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展现闽西老区建... 
 漫话汀州古城墙... 
长汀新闻-图片文章  
客家母亲河公祭大典及海峡欢乐节2010年9月9日在福建汀州举行(图)
客家母亲河公祭大
长汀濯田镇春节餐桌变化:往昔过年追求大鱼大肉 今朝崇尚素食注重养生(图)
长汀濯田镇春节餐
长汀濯田镇湖头村种烟大户林欢欢:种烟让他绝处逢生(图)
长汀濯田镇湖头村
白斩河田鸡(图)
白斩河田鸡(图)
客家母亲河源头—汀江龙门风景与美文欣赏(图)
客家母亲河源头—
中央红军九军团从长汀出发长征的前后详细经过始末(图)
中央红军九军团从
长汀县腾飞经济开发区简介
长汀县腾飞经济开
长汀县选派158名干部到各乡镇驻村蹲点
长汀县选派158
两千年前的酿酒缸——评福州和长汀出土的闽越国大陶瓮(图)
两千年前的酿酒缸
长汀地域文化:濯田镇水头村(图)
长汀地域文化:濯
长汀新闻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672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9289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708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892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703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336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334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757
Ad7
本站推荐文章  
客家人的数字禁忌 喜欢“六...
2015/1/21
武平打醮风俗:上刀山、下火...
2010/11/26
邓小平从上海进入闽西苏区
2017/6/29
“全国武术之乡”连城隔川乡...
2017/6/29
古代汀州与龙岩历史的深沉回...
2015/4/30
食“红”的客家人:生男孩红...
2015/1/21
上杭县中都镇建于明代嘉靖的...
2015/10/20
客家人扫墓祭祀有哪些讲究?
2013/12/14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