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长汀新闻 >>> 查看文章:汀州 古调

汀州 古调

2011/3/14 20:22:02  作者:邱卫卫  浏览次数:1958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历史洗白了昨日,一支山歌一壶酒却在这里酝酿得愈发纯正。一条古街一脉城墙将古城绞碾得愈发苍远。这便是客家首府——汀州古城。

  古城很娇小,在群山环抱的静逸中,柔柔地宛在闽西的最西角,背靠着瑞金,缓缓地挪着三寸金莲,任凭时光流淌,一曲山歌小调咿呀着汀江水路,一路走来,一路泼洒。

  卧龙山的“长城”像倒挂的佛珠,逶迤而下,挂在汀江岸边,山歌便从这里直拖到龙潭公园的“龙伞”下,汇聚成潮,日日激荡着一群群客家老哥老妹不老的情怀。

  龙潭公园依偎着古城墙,巧立在汀江边突耸着的一块巨石上,巨石方圆百米,落差十余米,深不见底的“龙潭”窝在巨石下,而巨石上数十棵参天的古樟,遮天蔽日,像一把大大的龙伞,盖住了龙潭,在这里避暑的小龙常在夏夜驱云踏月,煽动徐徐的凉风,搅得对唱的山歌不安分起来,使这里落了个“云骧风月”的雅名。

  曾经依着楼角陇亩边,老哥老妹时不时地吆着清音传情;如今广场聚众,对山歌此起彼伏,颇为壮观。客家山歌抒情达意,委婉动听,咬着客语脱口而出,曼妙无穷。瞧,哪家老妹幽幽抛出:“十八老妹坐床前,夜夜睡等郎牵,荷包绣出鸳鸯唱,一针一线都是缘”;哪家老“锅”沉沉对来:“在山上妹在田,日日劳作何来怜,等到日落月光起,牵老妹过塘沿”。情歌对唱,颇为煽情。更有甚者,男一句,女一句相互“数落”,煞是诙谐,爆笑连连;而那些相互勉励的山歌,常把听众的情绪推向高潮,悠扬之音,久久萦绕在汀江上空。战争年代,山歌成了战斗的号角,激励一代热血志士,泣动山河,抹不去的辉煌历史,上世纪深深的烙印,成就了红土地山歌长盛不衰!

  我是汀江边上的一个过客,踏在这被汀江水浸染的青砖瓦砾上,一种别样情绪时时在心头颤动。那是怀旧的人在怀旧的时空中穿梭,怀旧的感觉淹没了一袭怀旧的雨帘,那时一月刺骨的风绊倒在狭窄的泥石板上,只是阴了的天揣在深巷里,深巷里揣着一行人,一行人揣着一摞古联,匆匆的脚步声敲打着青石板,湿漉漉的没了痕迹。

  我拐进了一条唐宋手工业古街——店头街。说是街其实是条窄巷,它悄然弯在现代化的主干街一侧,背倚着从卧龙山脉延伸而下的高高的古城墙,拽着汀江溅出八百米的水花,古街走过了一千三百九十二个春秋,平水韵依然徘徊在这里,好古的我也徘徊在这里。

  古街像挽着一条黑亮的长辫,甩在古城墙的腰间,狭窄而幽深,店面间间紧挨,一溜儿的木栅栏店门早已脱了漆,揪着深褐的皱褶。店招多是布制的长方形,黄底红边,高挂在店门头角,醒目地招摇着,颇有点“山郭酒旗风”的味道;也有木制的,金闪闪的刻字逗人眼球。更鲜活的是街巷的红灯笼,三个一串三个一串地从二楼的横梁垂悬而下,蜿蜒成路标,和着脚下的青石板,高高低低地蹒跚而去。偶尔听到闷响的打铁声搅拌着红红的炉膛,映着铁匠哥黑朗的脸胧,刺辣辣的能将心脏灼热。

  过往的人们一如我这般悠着,看时不时打着照面随地闲聊几句汀州客语的街坊人家,古音在这里泛滥,闲客在这里发呆。祖传医手的额牌高悬着,中医大行其道。测字木雕绘人像,制棉纳绣车古玩,琳琅满目;笔墨纸砚旧书摇,汀州美食满巷飘,应接不暇。馋了远道而来的客人的嘴,剁豆腐的咔咔声还在耳边响着。

  太阳斜斜地躺在半边青石板和半边墙上,半墙上挂着旧碎瓦的影子,影子深深浅浅地斑驳着,岁月是首歌,风雨将它刷得发白,太阳又将它烤得透亮。一两件缝缝补补的旧棉袄挂在墙上晒太阳,破棉袄却缝制得相当精细,我在时空中晕了方向。

  店主走了出来,我一晃神,赶紧挨上去:“大爷,这是你家的棉袄吗?为什么还在穿啊?”想来我问这话时一脸迷茫,一脸傻气,逗得店主开心极了,便殷勤地将我延请进他的店内喝茶。

  这是家卖食品杂货的店,木栅栏的店门收拾一边,店主姓赖,祖上买下店面及店后的居所已六百年了,那两件旧棉袄已有百年的历史了。“旧袄时时翻,祖训不忘怀”,我暗自揣度!

  这时店家女主人笑盈盈地从里屋端了碗糯米团来请我吃,这是刚起锅的糯米团,准备酿酒的,香气扑鼻。店家朝店门外望了一眼,见我还在困顿,他笑了:“现在不穿棉袄了,祖传的棉袄,非常耐用,传家宝了,每次用这棉袄捂在酒缸外保温特别的受用,制酒卖酒,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舍不得丢。”我恍然大悟,笑着直蹦到门外,举起了相机,我像是得到宝葫芦的秘密似的,天真得手舞足蹈。他随手从货架上拿下两瓶小酒,一清一浊,古老的酒香飘散开来,以酒待客是客家人特有的习俗。

  主人豪情,客人随意,我在他家后院转悠了一圈。颇陈旧的木砖混土房,一口小井盖着半边石矶,井栏边随处搁着石凳,刚起锅的糯米桩哈着热气弥漫在明晃晃的天井周遭,墙角案边的盆栽花草随遇而安,一葡一葡的蔓藤到处延伸,点缀着略微潮湿的空间,生机勃勃!女主人正在兑水酿酒,忙得不亦乐乎,也不忘连连招呼我吃这尝那。

  我领略了客家人的热情,似有所悟。一种文化的承传,总是伴随着一群执著的群体。汀江是闽西最大的河流,是客家人的母亲河,东晋以来,中原南迁的汉族先民们沿着汀江两岸择地而居,渐而将古老的中原文化带进了福建,并将其发扬光大,形成了客家文化。酒文化便是客家文化中最为典型的代表。客家人喜爱自己制酒酿酒,客家米酒纯香清甜,回味无穷,后劲极大,客家人的酒量大得惊人,客家人待人接客非酒不行。不知你是否亲历过汀州传统的“千壶宴”场面。一千壶酒并列齐开,一万名酒客并行齐饮,行酒令浪潮叠起,争酒王尽显王者风范,独特的酒礼节让人叹为观止!万众畅饮的热烈场面让人激情澎湃!

  古街多慧眼,绿色巧心思。转将出来,我想起先时走过的另一家店门边放置的三盆菜葱,那是年轻的店家女为两岁的孩子而设置的安全屏障。古街街面只有三米来宽,拥挤时车辆擦着店门而过,三盆菜葱无形中起了划清车道的作用,巧妙地规避着生活中的安全风险。我暗自称奇。只是不知在这小小的山城,古街的人们是否也会自觉地规避商业的风险呢?

  我在寻寻觅觅中,总设想是否有一道彩虹划破宁静的古街,是否能遇见一两列现代的时装秀来冲击这典雅的古风,直走到尽头,我只能对它婉谢时尚的坚持深深一鞠。正因为这样,我才能在这里找到一条完整的远古的足音,才能在远离喧嚣的红尘一隅中独自悠然地欣赏一幅未经尘封的千年古画。于我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享受了。

  就要穿墙而过了,我对它深情地回望。凄风苦雨中,她更加娇媚动人。一位老者坐在路边晒太阳,古街不会惊动一个沉思的背影。枪声、雨声、吆喝声,在云端重奏着,翻滚着,一组镜头分离开,将唐宋门额高高卷起。

  店头街,一兜传统的能工巧匠,敞开着唐宋遗风,任你千遍万遍地翻阅。店主们怀揣着旧梦,日复一日地雕刻着祖传的技艺,将每一件手工艺打磨得铮亮铮亮。

  我已穿城墙而过,好像从时空隧道中回到了现实,汀江水边一排汀州女在浣衣,年初时的风景依然。上了水东桥,熙熙攘攘的人流,叫卖声不绝于耳,旧时汀州人就是靠着这条水路,将古街的商贸与外界紧紧地联系起来。“一川远汇三江水,千障深围四面城。”汀州古城在水中泡大。

  太阳光铺满汀江水,铺满水泥桥,铺满古城墙上齐刷刷的一排红灯笼。古街掩映在城墙那面,它是一幅挂在古城墙边上的古画,幽幽地在我背后散开一地的檀香。谁的一声惊呼早扑进了香樟迷道,一抬头,龙潭公园的山歌正沸沸扬扬,暖洋洋的笑意从我的两腮漾开了。  □邱卫卫

文章关键字: 汀州 古调 古城 客家首府 卧龙山 
文章类别:网络收集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长汀新闻-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六月六百鸭宴...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述(长汀一中,... 
 闽西龙岩各地特色名菜小吃美食介绍(图)... 
 长汀县举办首届马罗梯田农耕文化旅游节... 
 长汀签约航空装备制造基地项目 长汀建设通... 
 运用商标职能聚拢产业资源 长汀扶持壮大美... 
 长汀童坊镇肖岭村外出乡贤不忘桑梓 筹资打... 
 长汀县童坊镇林田村:树新风建新村展新貌... 
  长汀新闻-相关文章:
 长汀濯田中学举行2013年校园文化艺术节... 
 荒山披绿梦成真—长汀县扎实推进水土流失治... 
 红色故乡的骄傲:共和国领导人在长汀!... 
 中石油助力长汀生态文明建设 万亩水保生态... 
 长汀县三洲镇——福建省第一个专门制定移风... 
 长汀龙华山:古老仙山焕新彩(图)... 
 长汀经济开发区:2010年前三季度产值 ... 
 福建农林大学为濯田中心学校捐赠图书... 
长汀新闻-图片文章  
长汀县馆前镇的两座寺庙:佛光寺与莲声寺(图)
长汀县馆前镇的两
长汀四都归龙山神话(图)
长汀四都归龙山神
闽西诗情最雄浑——长汀县濯田镇水口村古渡口(图)
闽西诗情最雄浑—
把长汀的人文精神和客家文化做深——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图)
把长汀的人文精神
长汀县濯田镇巷头村:珍珠鸡养殖户钟和金“与鸡共舞” (图)
长汀县濯田镇巷头
长汀县铁长乡芦地村贡龙自然村纸槽坊里的手工做纸人(图)
长汀县铁长乡芦地
“相约走汀州”闽西女作家文学采风活动(图)
“相约走汀州”闽
长汀濯田镇的春分祭祖与新丁取名及喜应米粿习俗(图)
长汀濯田镇的春分
长汀县举办首届马罗梯田农耕文化旅游节
长汀县举办首届马
长汀客家糍粑及各地制作糍粑的方法和过程介绍(图)!
长汀客家糍粑及各
长汀新闻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2065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9598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824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20130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912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586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527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7029
Ad7
本站推荐文章  
客家乡村宴席八仙桌上“客家...
2015/1/30
客家长汀百姓喜宴常见美食菜...
2016/3/12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读《福...
2015/7/26
客家人的文化风味和人情味—...
2015/1/30
百战归来乐桑麻——长汀县濯...
2016/3/5
司前客家民谣与司前童谣趣谈
2013/9/28
悠悠草堂铸军魂——连城县新...
2015/7/18
夏天福建哪里清凉好玩?福建...
2014/7/11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