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汀县濯田镇美溪村上塘自然村:红军干部谢元樟的“赎命契”(图) - 陈屋村手机WAP站欢迎您!
长汀县濯田镇美溪村上塘自然村:红军干部谢元樟的“赎命契”(图)
2015/9/12  作者:王坚  

濯田镇美溪村谢汝炘祖父谢元樟的“赎命契”

濯田镇美溪村谢汝炘祖父谢元樟的“赎命契”

  一纸辛酸无奈的悲情文书,一段隐没岁月的血泪记忆。近日,笔者来到长汀县濯田镇美溪村上塘自然村,年过六旬的村民谢汝炘拿出一份发黄的契约,仔细阅读,赫然是其祖父谢元樟的“赎命契”。曾经担任福建军区保管处主任的谢元樟虽然早已不在人世,然而,回忆祖父生前讲述的一幕幕往事,谢汝炘情不自禁含泪哽咽……

  “乡苏”政权创建者

  谢元樟生于1897年,逝于1991年。1929年初,红四军首次入闽,闽西革命运动蓬勃兴起。长汀革命先驱张赤男于红四军入闽前就在汀南各地秘密建立革命组织,组织工农武装暴动。张赤男的故乡长丰村与谢元樟所在的上塘村相邻,受张赤男的影响,出身贫苦、初通文墨的谢元樟很快走上革命道路。

  1930年3月,随着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和巩固,而立之年的谢元樟在党代表刘枚芳的协助下,在上塘村的丰庆庵成立了美溪乡苏维埃政府。当时美溪乡隶属长汀县委和长汀县苏维埃政府管辖,为全县的第八乡,行政范围包括美溪、上塘、长兰、美西四个村庄。随后,谢元樟通过张赤男的部下张佳诚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任美溪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兼党支部书记,一直到1931年9月。其间,谢元樟先后发展了数十名党员。

  谢汝炘向笔者出示了一张谢元樟80多岁时写下的《原第八乡苏全乡党员人数》,其中包括当时美溪乡苏所辖的长丰下、兰屋地、下布、阴山背、塘角、羊角溪、美东、美西等村的66名党员姓名。在名单的最下方,谢元樟庄重地签名盖章。谢元樟担任乡苏支部书记一年半,发展了如此之多的党员,其工作精神和工作能力可想而知。这份名单中,有的姓名完整,有的只有“小名”、“贱名”,但他们曾经都是鲜活的生命,为了中国革命绝大部分早早牺牲。

  扩大红军当先锋

  1931年10月,谢元樟接到上级命令,带领美溪乡苏模范连的100多名赤卫队员开赴连城参加红军,编入红12军,时任军长为红军著名战将罗炳辉。谢元樟担任新兵补充连连长。朴实的谢元樟没有留下任何文字描述自己带着家乡的子弟兵奔赴战场的场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生离死别时常牵动着每一个红军家庭,而每个红军家庭背后的隐忍和坚毅都是后人无法想象的。

  谢元樟和战友们在苏区战场上东征西讨,在一次战斗中,右手拇指负伤,由于缺少药品没有及时治疗,溃烂严重,不能正常工作。在此情况下,上级指示谢元樟离开红12军,到当时驻设在连城的福建军区卫生部工作,担任福建军区卫生部机关党支部书记兼经济委员。谢汝炘出示祖父生前写下的另一张字条:“卫生部长傅才彪,湖南人;卫生部政治委员王祖武,江西人;福建军区政治委员万永诚,湖南人(应为江西人)。”三人中除万永诚外,傅才彪和王祖武未见于党史记载。谢元樟为后人留下了一个宝贵的历史线索。

  由于当时连城地区反动势力的反扑,红军无法在当地立足,福建军区派出一个特务排护送谢元樟所在的军区卫生部和军区政治部的人员一起转移到汀州城。上级组织分配谢元樟到福建军区合作社工作,担任合作社主任兼采购员。在此期间,谢元樟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想方设法为红军部队提供各种物资保障。

  游击战争更艰辛

  1934年秋,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国民党军队突破中央苏区东大门松毛岭防线,大举西进汀州、瑞金。福建军区军民在时任省委书记兼军区政委万永诚等领导下,节节抵抗,迟滞敌军,为主力红军北上赢得宝贵时间。然而,装备落后、枪弹奇缺的苏区军民毕竟难以抵抗国民党的正规军。敌军西进至河田,留守汀州的军区机关和后方机构难以立足,迅速转移至长汀四都山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

  谢元樟跟随福建军区红军游击队,先后在四都山区的陂下、谢坊、琉璃、小金、乌蛟塘等地转战。在部队不断减员,装备弹药、药品粮食都没有后援的情况下,坚持战斗数月。由于残酷的战争环境和过度的劳累,担任福建军区保管处主任的谢元樟身体每况愈下,终于病倒了。谢元樟的家乡美溪离四都山区不远。1934年农历11月,重病虚弱的谢元樟,为不拖累部队,保存革命骨干力量。在万永诚的亲自动员下,回到家乡休养隐蔽待机。

  谢元樟服从组织命令,含泪离开了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领导和战友,历尽艰辛秘密回到了家乡上塘村。然而,红军主力北上后中央苏区根据地严酷的“白色恐怖”,又让他遭受了令人发指的摧残。

  “赎命契”后血与泪

  1935年3月24日,尽管早有思想准备,谢元樟还是没有想到厄运来得如此迅猛。美溪本地的反动民团“铲共义勇队”很快来到他的家中,雪亮的大刀和乌黑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胸膛。

  家中亲人顿时哭成一片,粗大的棕索把谢元樟紧紧捆绑。团丁们一阵拳打脚踢后,把谢元樟从上塘村押至羊角溪(即今美溪村)民团团部。团丁们严刑拷打,要谢元樟说出红军的秘密,但谢元樟抱着必死的决心默然承受。为了挽救谢元樟的生命,地下组织和家人利用宗族势力的影响,向反动民团求情释放谢元樟。当天,在谢姓族长等人的斡旋之下,民团强令谢元樟家人以80块大洋和2亩良田“赔偿”换其性命。

  这张土纸写就的“赎命契”,写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农历三月廿四日,上面有“说合中人”的国民党堂角乡保长、第五区壮丁队队长、羊角溪壮丁队队长、羊角溪保长等人的姓名和画押。历经整整80年的岁月沧桑,折痕处多已破裂,所幸字迹清晰。

  尽管如此,美溪民团还不解恨,第二天又把谢元樟五花大绑押送到国民党濯田区公所。白天,团丁把他倒吊在街市的牌楼上,毒打示众。晚上给他带上沉重的“树袜”(木枷锁),十指钉入竹签“下雷公尖”。整整156天的非人折磨,谢元樟没有吐露任何组织的秘密。最后,民团只好把他释放回家。但三年内不给他发放“良民证”,不准其赶集买卖,不准探亲访友。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谢元樟才重获自由。

  新中国成立之初,谢元樟参加土改队,参与“剿匪清特”工作。1958年,受迫害被判刑劳动改造,1985年平反。谢元樟的人生遭遇是闽西红军和苏维埃政权工作人员命运的一个缩影。尽管时代变迁,人事难以评说。作为特殊年代的红军干部和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谢元樟付出了巨大的人生代价。但其历经坎坷而信仰坚定、处乱不惊、热爱生活,值得后人反思和借鉴。


 Tags: 红军干部 谢元樟 赎命契 濯田镇 美溪村 上塘自然村 谢汝炘 

浏览次数:1757   评论此文   【返回文章顶部
用支付宝扫描可以领红包Ads5
上一篇:抗日战争时期的长汀文艺
下一篇:长汀县古城镇丁黄村:客家山寨丁...
同类文章推荐 更多文章…
俯瞰长汀历史古城:三水绕城六桥...  1660
长汀县三洲镇戴坊村长岭头:断臂...  1555
长汀着力抓好 现代竹业项目建设  1810
长汀濯田镇湖头村种烟大户林欢欢...  1551
长汀名胜:拜相山与霹雳岩、万魁...  2507
长汀县新桥镇河田镇入选全国重点...  1156
2012年中央预算内投资长汀县...  1593
杨成武将军  1755
长汀在全市率先实现省级生态乡镇...  1370
长汀古地名-救驾坪、霹雳岩传闻...  2148
Ad1
陈屋村网站(电脑)  陈屋村WAP手机站
陈屋村QQ:2301760375  陈氏QQ群:302762813
页面报时:2018/11/14 18:48:00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