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美文欣赏 >>> 查看文章:大爱者的归程——从陈丕显三次回乡闽西龙岩想到的(图)

大爱者的归程——从陈丕显三次回乡闽西龙岩想到的(图)

2016/1/18 16:27:51  作者:广敏  浏览次数:1107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1986年,陈丕显(中)在福建龙岩市龙田书院受到家乡人的欢迎

1986年,陈丕显(中)在福建龙岩市龙田书院受到家乡人的欢迎

  “再壮丽的航程也隐藏着回归的路线”,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归来的路上。所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田园将芜胡不归”“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喟叹和感怀,总是能引起人们深深的共鸣。相对于年轻时起航远征的慷慨激昂,功成名就后的归程往往更显胸襟和风骨。因为,那是历尽了世事沧桑,褪尽了世间繁华,岁月沉淀下来的人生感悟。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丕显,13岁参加红军,是从中央苏区著名的“红小鬼”成长起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一生金戈铁马转战南北,但家乡始终是绵延不绝的牵挂。新中国成立之后,他曾三次回到家乡福建,用公仆的情怀、高尚的情操,让后人看到了一段大爱无垠的归程。

  “你有话尽管讲”

  1960年4月,时任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的陈丕显,在阔别家乡28年后,回到闽西开展调查研究。行前,他定下“三条纪律”:一是轻车简从不许张扬,不准贴标语,不准敲锣打鼓迎送;二是不准铺张浪费,只准吃稀饭、青菜,不准吃干饭和鱼肉;三是不准妨碍春耕生产。当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他把群众疾苦牢牢挂在心头,每到一地都要走进农民食堂,到村民家揭开锅盖看看。当看到许多人家无隔夜粮,靠野菜充饥时,他的心情非常沉重。从上杭县城经南阳步行回到家乡官连坑,他一路走,一路看,一路问。当看到家乡仍是一派衰微破败的景象,群众吃糠咽菜,叫苦连天,原先那份重返故乡的兴致被痛心和内疚所取代。他把原定第二天召开的村民代表座谈会,提前到当天,希望早一点听听乡亲们的心里话。

  会上,一位名叫陈从明的社员激动地喊着陈丕显的乳名大声说:“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就不晓得该不该讲真话?”

  看着这位苦出身的乡亲这么激动,陈丕显深知他有不吐不快的急迫,直言:“你有话尽管讲。”

  “我讲了真话,你走后公社会不会把我打成反革命呀?”

  陈丕显望了望在场的地、县、社领导,说:“你反映真实情况,怎么会成反革命呢?”

  得到鼓励的陈从明一五一十地诉说起来:去年发大水又下冰雹,粮食减产,可是公社却向上级浮夸说粮食跨《纲要》,并按《纲要》的指标来征购。农民完成征购后,就没有几多粮食了。现在饭吃不饱,靠挖野菜充饥,许多人得了浮肿病。有的头头只顾扛红旗,不顾农民肚皮,不管农民死活。陈从明的话引起群众的强烈共鸣。一位头发花白、瘦骨嶙峋的老大娘拉着陈丕显的手哭诉道:“从来都没有饿得这样透(厉害)呀!我一家饿得不行,上山采山苍子树叶碓糠吃!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啊!你要救救我们呀!”老大娘的哭诉深深感染了在场的群众,许多人伤心落泪。面对此情此景,陈丕显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泪水夺眶而出……

  此次回乡,陈丕显做了大量实地调研。浮夸风造成群众生产生活艰难的情况,令他彻夜难眠。他立即将调研报告和解决问题的意见向福建省委反映并书面报告中央。周恩来总理收到报告后,心情沉重地对他表示:“中央很重视你的报告,已要求各地领导干部深入群众中去调查研究,帮助群众解决生活困难,努力搞好生产自救。”同时,陈丕显还与福建省委、龙岩地委商议,提出许多帮助群众解决生活生产困难的应急措施,及时纾解了闽西面临的困难局面。陈丕显因此被乡亲们称为“救命恩人”。

  “怀真情、讲真话;骨头硬、心肠软”,这是陈丕显爱憎分明、铁汉柔情之品性的生动写照。对穷苦百姓最朴素的阶级情感,曾是他走上革命道路的动机和动力。同样,还是这不变的爱,给了他在当时政治环境下说真话的担当和勇气。

  “无我者明,无物者公”

  “无我者明,无物者公”。陈丕显对百姓大爱无边,但对自己的亲属,这种爱却变得分外“吝啬”和严厉。l986年5月,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陈丕显第二次回到家乡。为父亲扫完墓后,他来到自己出生的老房子“位三堂”与乡亲拉家常,他的胞弟向他一一介绍陈家后生。“伯公爷爷好!”当介绍到自己的孙子陈杭芹时,小伙子的文雅举止受到陈丕显夸奖:“你可要好好读书,将来报效国家!”小伙子记住伯公的谆谆教诲,好学上进,考入了厦门大学并入了党。陈丕显非常高兴,专门委托工作人员写信嘱咐:“组织上入党未必是个好党员,关键要在思想上入党,一生都要听党的话。”

  几年后,陈杭芹快毕业了,他的爷爷向陈丕显提起工作安排的事。当时陈丕显极不高兴,没好气地对胞弟说:“我安排不了他的工作。找不到工作,你这个当爷爷的不会叫他跟你去铸铁锅吗?”后来,小伙子在伯公爷爷的严格要求下,回到闽西工作,他牢记教诲,在平凡岗位上锻炼成长。

  权力不为私人谋,陈丕显对涉及陈家的人是这样,对涉及陈家的利也是如此。承载陈家记忆的老房子“位三堂”,是陈丕显的爷爷建造的,迄今已有120多年历史,是一座典型的客家民居木构建筑。陈丕显出生在这里,并在此生活了13年。1987年冬,老房子意外着火受到损毁。灾情发生后,当地党委政府按救灾规定给了陈丕显胞弟3000元补助款,帮助修缮。他得知后马上给胞弟写信说,我们家有困难,国家也有困难,需要帮助的人很多,这钱我们不能收,兄弟们凑点钱,靠自家的力量把老房子修缮好。是年12月,省委书记陈光毅到村里慰问革命烈属时,看到被烧的房子尚未修缮,便要求省、地民政部门帮助解决困难。

  次年6月,陈丕显得知福建省民政厅拟拨5000元救灾款修建房屋,亲自出面制止。再次写信严肃批评胞弟:“这事很不好,我已制止了。是不是你向民政厅申请的?千万不要去申请,千万不要给政府添麻烦。”7月,一个侄子来京看望他。一见面,陈丕显就问:“我们家是不是向政府要了钱?”侄子回答说:“没有,是县里和镇里知道‘位三堂’遭受火灾后,按救灾规定送来3000元补助款。”陈丕显板下脸,严肃地说:“我早写信叫你们千万不能接受政府的修房钱,你们怎么还没把钱退还给政府?现在,我们国家贫困面还很大,不少群众生活很困难。我们家境算过得去了,这3000元应该让给更困难的群众。你要立即把钱退还给政府。我要看到退款条。”就这样,在陈丕显的催促下,胞弟把3000元退还给了上杭县民政局。

  如今,陈家后生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发扬“不等不靠,白手起家”的精神,凑钱将老房子修缮一新,使之成为闽西红色旅游的新景点。老房子再一次见证了什么叫先人后己的大爱,什么叫满满能量的家风。

  “老区要兴办教育,才有希望”

  陈丕显第三次回家乡是1989年12月,他应邀回福建参加纪念古田会议召开60周年活动。活动结束后,他回到母校并与师生座谈,流露出对家乡浓浓的眷恋和对母校深深的感恩。

  上杭县南阳镇龙田中心小学(原龙田书院)是一所具有革命光荣传统的学校,毛主席曾在此主持召开著名的“南阳会议”,亦称“龙田书院会议”。对于母校,陈丕显怀有特殊的感情。参加纪念活动之后,他便到母校看望师生。在座谈会上,南阳镇镇长向陈丕显反映全镇人民希望龙田书院复办中学。陈丕显侧过头对同行的省、地领导说:“没有人才,没有知识,老区就发展不起来,这就需要有培养人才的地方。”从此,复办龙田中学就成了他的一大夙愿,在他的关心下,1993年龙田书院复办了初级中学,陈丕显闻讯欣然题写了校名。

  不久,陈丕显又得悉家乡群众渴望创办高级中学,他急乡亲之所急,亲自在南阳镇的申请报告上作了批示,并转交给国家教委领导,希望在可能的范围内给予政策支持。1995年初,已是重病缠身的陈丕显依然挂念着此事。4月初,他处于病危之中,呼吸都很困难,但仍坚持在病床上给国家教委领导打电话,询问龙田中学创办高中之事。当年8月,陈丕显因病与世长辞。他在病重和弥留之际,特地派二儿子东棋代表他专程回乡,察看校舍建设情况,并把自己住院时舍不得用的老战友子女筹集的1万元钱捐给龙田中学。他还留下遗嘱,把生前的著作、藏书、题词以及收藏的字画全部赠给龙田中学。此情此义,令人感佩!

  第三次回乡之后,由于身体原因,陈丕显没能再回福建,但家乡始终是他心中不变的牵挂,他在病榻上仍然十分关注革命传统教育和传承、闽西老区经济社会发展、闽西闽东地区的公路建设……

  三次返乡,年代不同、场景各异,但陈丕显都以大爱者的情怀,展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矢志不渝的无私襟怀和对人民真挚深沉的爱。当年他是抱持着一颗为民爱民的初心,踏上艰苦卓绝的奋斗之路,归来他仍然怀着同一颗赤子之心,温暖和感召着万千父老乡亲。

  爱这片土地,爱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这是一个纯粹的革命者最初的誓言,也是最后的归宿。归去来兮,家乡人民永远铭记陈丕显同志的家国情怀。

  情系桑梓泽被八闽——追忆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丕显同志二三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本文作者在陈丕显同志中南海住地(增福堂)留影

上世纪八十年代本文作者在陈丕显同志中南海住地(增福堂)留影


  □文/图王丽俐

  陈丕显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13岁就参加红军,是当年中央苏区著名的“红小鬼”。

  1916年3月,陈丕显出生于福建省上杭县南阳镇(原福建省长汀县南阳区)。生他养他的红色故土和父老乡亲,是他心中永远的牵挂。新中国成立后,陈老曾三次回乡调查研究,体察民情,访贫问苦,排忧解难。他的一言一行,充分展示出一心为民的公仆情怀,一身正气的崇高品德,他坚定的信念、高尚的人格、求实的作风和赤子的情怀,一直深受家乡人民的景仰与怀念。

  “权力不能用来谋私利”

  陈老第二次回乡是在1986年5月,他当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代表党中央出席在龙岩举行的全国武警部队“警民共建法制文明城”经验交流大会。

  会后,陈老回到家乡上杭南阳给父亲扫墓。在他出生的老房子“位三堂”与早就等候在这里的亲人座谈,他的胞弟陈家齐为他一一介绍陈家后生。一时间,老屋传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伯公爷爷好!”当家齐介绍到自己的孙子陈杭芹时,小伙子的文雅举止让陈老非常喜欢:“你可要好好读书,将来成为国家有用之才!”随后,他又鼓励说:“学习要靠自己,要努力考上大学。”

  小伙子记住了伯公的教诲,勤奋好学,后来如愿以偿,考入厦门大学。陈老得知后高兴地说:“佬弟家也出了大学生,真不容易。”小伙子在大学期间积极上进,加入了党组织。为此,陈老专门委托身边工作人员给他写信:“组织上入党未必算是个好党员,关键要在思想上入党,一生都践行好党的宗旨。”

  几年后,陈杭芹大学要毕业了,家齐向陈老说起孙子的事,希望他能帮忙找份工作。陈老严肃地说:“我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不能用来谋私利,你们不要想沾光。”家齐一时想不通,陈老又开导他说:“你想想,如果我给你孙子找工作,群众会怎么看我,群众会指着我的脊梁骨骂啊,说我们搞封建社会‘封妻荫子’那一套。”后来陈杭芹在伯公爷爷的严格要求下回到闽西工作。

  权力不为私利谋,陈老对陈家人是这样的,对承载陈家记忆的老房子“位三堂”,也是如此。陈老追退款的故事,在当地传为美谈。

  “位三堂”是个典型的客家民居木构建筑,是陈老的祖父所建,迄今已有120多年历史。陈老出生在这里,生活了13年。

  1987年冬,老房子意外着火,大门被烧,厢房被毁。火灾发生后,当地党委政府极为关心,按救灾的有关规定给了陈老胞弟3000元补助款,帮助修缮。陈老得知后立即给胞弟写信说,我们家有困难,国家也有困难,需要帮助的人很多,这钱你们不能收。兄弟们凑一点,依靠自己的力量把老房子修好。当年12月,时任福建省委书记的陈光毅到官余村慰问革命烈属时,看到“位三堂”尚未修好,便要求民政部门帮助解决。

  第二年6月,陈老听说福建省民政厅拟拨5000元救灾款给老家修缮“位三堂”,亲自出面进行制止。再次写信给胞弟,严肃地说:“这事很不好,我已制止了。是不是你向民政厅申请的?千万不要去申请,千万不要给政府添麻烦。”

  7月,一位侄子从上杭来北京看望陈老。一见面,陈老就问:“老家是不是向政府要了钱?”侄子回答说:“没有,是县里和镇里知道‘位三堂’遭火灾,按救灾补助的有关规定送来的。”

  陈老听后非常生气:“我曾写信给家齐,叫你们千万不能接受政府的修房钱,你们怎么还没把钱退还给政府呀?”接着陈老又说:“现在,我们国家贫困面还很大,不少群众生活很困难。老家的生活还算过得去,县里补助的3000元应该给更困难的群众。你要负责把钱退还给政府。我要看到退款条。”就这样,在陈老的催促下,家齐把3000元退还给了上杭县民政局。

  “大家不要怕讲真话”

  陈老第一次回乡是1960年4月下旬,他当时任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上海市政协主席,阔别家乡已整整28年。出发前,他给自己定下了“三条纪律”:一是轻车简从,不准贴标语,不准敲锣打鼓迎送;二是不准铺张浪费,只吃稀饭、青菜,不准吃干饭和鱼肉;三是不准妨碍春耕生产。

  入闽后,陈老与老战友、时任福建省委书记叶飞在邵武县会了面,就驱车经三明、永安,回龙岩。每到一地,陈老除了简要听取沿途县乡汇报外,都要亲自去看看公社的食堂,到农民家里揭揭锅盖,看他们吃些什么。当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全国很多地方在闹饥荒。陈老看到不少群众喝的稀饭稀得可以当镜子,许多人家吃了上顿没下顿,靠野菜充饥时,心情异常沉重。

  5月2日,陈老回上杭南阳。由于从南阳到他家官余村官连坑是乡间小道,不能行车,到南阳之后他便和随行的同志改为徒步前行。一路上,他主动向正在田间地头劳动的群众问好,不时停下脚步询问村民的生产、生活情况。

  在与亲人团聚之后,陈老便在村子里挨家挨户走了一圈。当看到离别近三十年的家乡面貌至今没有多大变化,群众吃糠咽菜,有的面黄肌瘦,有的叫苦哀求,陈老原先那份重返故乡的兴致早已荡然无存,内心充满了痛楚和内疚:“我们真是愧对革命老区,愧对先烈啊!”

  快到吃晚饭时,公社领导特地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陈老一看就火冒三丈,沉下脸,说:“群众吃糠咽菜,你却叫我吃肉喝酒,我能吃得下去吗?请你们立即把酒菜撤下去。”陈老接着重申:“从明天开始只能上稀饭和青菜,谁再摆酒肉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陈老回乡的消息不胫而走,乡亲们不约而同地来看他,很快就聚集上百人。陈老当即把原定第二天召开的群众见面会提前举行,直接听取大家的意见。

  一位名叫陈从明的村民激动地喊陈老的乳名,他大声说道:“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就不晓得该不该讲真话?”

  看到乡亲激动的模样,陈老深知他有许多话要说,便大声说道:“你有话就尽管讲。”

  “我讲了真话,你走后会不会有人把我打成反革命呀?”陈从明忧心忡忡。

  陈老看了看在场的陪同领导,坚定地说:“你反映真实情况,怎么会成反革命呢?不要怕讲真话,你大胆讲出来!”

  这时,陈从明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五一十地诉说生活的困难:“去年发大水又下了冰雹,粮食减产,可是公社却向上级浮夸说粮食跨过《纲要》,现在征购任务是按照跨《纲要》的指标来下的,我们完成征购后,家里就没有多少余粮了。饭吃不饱,靠挖野菜充饥不是几户几十户,很多人得了浮肿病,有的地方还饿死人。有的头头只顾扛红旗争先进,不顾群众肚皮,不管群众死活,这是天灾人祸啊!”

  接着,一位头发花白、瘦骨嶙峋的老大娘站起来拉着陈老的手哭诉说:“从来都没有饿得这样透(厉害)呀!我一家饿得不行,上山采山苍子树叶碓糠吃!头都被碓打破流血呀!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啊!你要救我们呀!”

  老大娘的哭诉深深地感染了在场的群众,会场上哭泣声一片。面对此情此景,陈老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辛酸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第二天,陈老告别乡亲来到南阳公社,参加公社召开的烈军属代表和基层干部会议。到会的有一百多人,把会议室挤得满满的。

  会议一开始,有位代表就抢先发言:“我们公社在‘三面红旗’照耀下,形势一片大好,粮食亩产800斤,跨了《纲要》,群众生活比过去好多了......”

  陈老一听,马上打断他的发言:“不是有很多群众在饿肚子吗?你还空谈形势大好?”陈老提高嗓门说:“本人最厌恶的就是弄虚作假,我坚决反对浮夸,希望大家讲真话!”

  在陈老的鼓励下,黄启智老人发言了。他气愤地说:“有人说我们公社的粮食亩产800斤,除非把田里的泥土挖出来凑数!这里的实际产量不过是二三百斤,领导不是不知道。现在群众吃不饱,要筛糠、摘树叶当饭吃。虚报浮夸害苦了我们老百姓。”

  5月4日上午,陈老提议把龙岩各县县委书记请来,听听情况。各县县委书记汇报了缺粮人数,浮肿、生病、饿死人的数字,情况相当严峻。

  陈老彻夜难眠,把自己几天来的调研情况如实向福建省委书记叶飞作了通报,还提出有针对性的救灾的意见。叶飞书记很快召开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拨粮1300万斤给龙岩地区,以解决燃眉之急,陈老被乡亲们称赞为“救命恩人”。陈老将这次回乡所了解的情况书面向党中央作了报告,得到周恩来总理的充分肯定。

  “没有人才,老区就发展不起来”

  陈老第三次回乡是在1989年12月,他是应邀专程来参加纪念古田会议召开60周年活动。

  会后,陈老就迫不及待地要回上杭南阳,去看一看他的母校——龙田中心小学(原龙田书院)。这是一所具有革命传统和光荣历史的学校,1930年6月,毛主席曾在此主持召开了著名的“南阳会议”。对母校,陈老怀有特殊的感情,他第一站就来到母校看望师生并与师生座谈。

  在座谈会上,南阳镇镇长向陈老反映全镇人民希望龙田书院复办中学之事。陈老当即向身旁的省、地陪同领导说:“这个要求不过分。没有人才,没有知识,老区怎么发展?老区要兴办教育,培养人才才有希望。”

  这以后,复办龙田中学就成了陈老心中的夙愿,他经常过问筹建的进展情况。在他的关心下,1993年龙田书院复办了初级中学,当年设5个班,共招收学生280多名。陈老闻讯后十分高兴,还亲笔题写了校名。

  不久,家乡群众又把创办高级中学的愿望报告了陈老,他亲自在有关报告上作了批示,并转给时任国家教委主任朱开轩同志,希望国家教委给予政策支持。

  1995年初,已是重病缠身的陈老依然挂念着龙田中学创办高中一事。4月初,他已处于病危之中,呼吸有时都很困难,但仍然在病床上给国家教委领导打电话,询问龙田中学创办高中的落实情况。

  1995年8月,陈老因病与世长辞。在他病重和弥留之际,特地派二儿子陈东棋代表他专程回乡察看校舍建设情况,并把自己住院时老战友的孩子们凑来的1万元捐给龙田中学,还留下遗嘱,将生前的著作、藏书、题词以及收藏的名画、名帖全部捐赠给龙田中学。“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陈老一生挂念龙田中学,此情此义,令人叹服!

  除了关心老区教育事业,福建工业的艰难起步也与陈老的有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新中国成立后,福建作为海防前线,国家没有投入建设大中型的工业项目,经济基础比较薄弱,而上海是全国最大的工业城市,工厂数量多,技术水平高,产品的质量也好。陈老长期在上海市担任主要领导,对福建的工业建设非常关心。一次,时任福建省副省长梁灵光见到陈老,希望上海里弄、街道的一些小工厂能够搬到福建来。陈老当即表示支持:“要什么厂,任你们福建挑。只要符合福建的资源条件就行。”福建最丰富的资源是森林,而木材加工业却很落后。所以,第一批迁来福建的工厂是闸北锯木厂和普陀锯木厂。

  1959年秋,上海纺织工业局准备将正义兴、维大、鼎顺3个丝绸厂迁出去,陈老首先想到了福建。福建省政府立即发函给上海市计委,请求将这3个厂迁来福建。当年福州丝绸印染厂就是靠上海的技术力量筹建起来的。

  1960年8月,上海市委和福建省委商定,从上海迁移30家工厂到福建。当时,先后迁入福州的有玻璃厂、搪瓷厂、开关厂等。迁入三明的有食品厂、糖果厂、毛巾厂、针织厂、汽灯厂、皮鞋厂等10多家。龙岩被单厂、邵武丝绸厂也是那个时候迁入的。上海迁来的这些工厂,对带动福建地方工业的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

  第三次回乡后,由于身体原因,陈老再没有回福建了,但他对家乡的关心从未停止:1990年12月8日,他致信福建省委书记陈光毅,建议对朱熹的历史文化地位加强研究,扩大福建的影响力;1991年,致信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建议批准宁化卷烟厂项目,同年4月22日,致信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希望解决宁化老区建设问题;1992年两次致信交通部长黄镇东,请求支持福建宁德地区和龙岩地区公路建设问题……

  情系桑梓,泽被八闽。陈老对人民、对家乡的深厚感情深深印刻在了这片红色的土地上,铭刻在一代又一代闽西儿女的心坎里,而他三次返乡的故事,将伴随着清澈流淌的汀江水,流经岁月,留芳人间。

文章关键字: 陈丕显 闽西 龙岩 大爱者的归程 红小鬼 
文章类别:网络整理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美文欣赏-最新文章:
 文革年代知青的趣事与故事... 
 父亲节,关于父亲的亲情美文欣赏!... 
 文章欣赏:“魁”耀千秋... 
 纪念瞿秋白先生文章集... 
 客家春节过年美文欣赏与年味随想感悟感想回... 
 闽西龙岩红土地的绿色吟唱... 
 乡村文章美文欣赏集(一)... 
 闽西龙岩红色诗歌欣赏集锦... 
  美文欣赏-相关文章:
 长汀美文欣赏:那街,那事... 
 夫妻生活美文欣赏:老婆不在家的日子... 
 春天的故事... 
 美文欣赏:风雨中的燕子... 
 闽西诗词赏析:宋代郭祥正《观音岭》... 
 美文欣赏:家乡的小桥... 
 闽西龙岩诗词赏析:清代龙岩知州包承祚《新... 
 良知•感恩•敬畏... 
美文欣赏-图片文章  
想起儿时的“牛哈卵” 客家俚言“麻藤苞”
想起儿时的“牛哈
怀想“人戏”“闽西汉剧”的文章:一曲升平颂雅声 再唱一出《打金枝》
怀想“人戏”“闽
什么是“传统村落”?传统古村落因何快速消失?如何保护古村落?(图)
什么是“传统村落
长汀县丁屋岭美文集锦欣赏集锦(图)
长汀县丁屋岭美文
长汀濯田美文欣赏:美溪小学(谢有顺)
长汀濯田美文欣赏
客家春节过年美文欣赏与年味随想感悟感想回忆文章
客家春节过年美文
赞美福建长汀诗词美文欣赏集锦(图)
赞美福建长汀诗词
天设巍峨獬豸冠——闽西连城县冠豸山冠豸文化与冠豸品质(图)
天设巍峨獬豸冠—
乡愁美文:古村落保护与开发 芷溪,老屋
乡愁美文:古村落
祖籍闽西上杭的清代诗人丘逢甲,字仙根,号蛰仙、仓海文章《忆游上杭(十五首之三)》
祖籍闽西上杭的清
美文欣赏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168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8501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450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764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290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100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063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555
Ad7
本站推荐文章  
龙岩长汀春节春季旅游新闻资...
2015/4/21
长汀县濯田镇巷头村农民文化...
2016/6/4
客家人待客之物与待客礼节有...
2015/1/19
边看图边学习几十道美味佳肴...
2010/8/21
“人民公仆的真实榜样”——...
2015/10/8
奇,古树“吞”石碑!(图)
2009/10/18
长汀县旅游:福建省苏维埃政...
2014/10/15
福建汀州独具特色古民居—长...
2010/10/1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