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美文欣赏 >>> 查看文章:长汀美文与长汀文章集锦(一)

长汀美文与长汀文章集锦(一)

2015-11-28 16:28:07  作者:综合  浏览次数:1864  字体大小:【 】  原创文章投稿

  夜走城墙路  

  走过店头街,登上惠吉门,往北走,便是一段城墙路了。目之所及,一段城墙路,平坦,宽敞,大方。此时,已有不少人在上面行走。

  脚下,灰色的方砖,细数着行人的步伐,应有绵密的记忆。青苔已爬上城墙,只是不知何时。过来的,过去的人,都笼罩在朦胧的夜色中,神色各异。紧走的,慢步的,各有打算。说他们肆意地把影子洒落在这里,不知是否算附会的牵强?也许心的院落,管不了他们的脚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有人坦言,慢走,是想寻觅这里曾经的美丽。也有人直白,快走,只想在城墙路上捡回自己的健康。其实,不管有多少风景感动,有多少清韵回旋,在他们的心中,只想贴近属于内心久违的那份寻找。

  不小心,目光撞上了城墙上方藏匿姓氏的灯笼。一个个,似列兵,整齐,有序。漏下的光线,给城墙披上一层薄薄的粉红色的外衣,柔和,温暖。情绪的颜色,竟也被周边的景致揉搓在一块,百点千染,不一而足。一个姓氏,源远流长。摇曳的小灯笼,收藏的分明是台湾诗人余光中《乡愁》里那份细软的思念。多少离开家乡在外奔波的游子,把乡愁变成了一张张泛旧的船票。

  倚在城墙垛口,看汀水悠悠,看远处星火,空间已染上了怡然和宁静的气息。一弯江水,月湖倒映出了星星点点,如鱼雀跃。天边的月儿,相思成骨,恰似船儿,越发清瘦。用心描绘,画出的朦胧意境,竟被一阵风轻轻带了去。目中所景,眼中所物,所看见的都与安静坐到一起了吧。此处感受,最是寂静,最是淡薄,最是清透。此时,只想沉下心,作个深呼吸。已不在乎一个人,是否把自己遗忘在纯粹的路上。这种姿态,不知算不算友人曾说过的“发呆”。如果是,那算有了境界,已融入那份宁静,那份自然。当然,人在最安静的时候,极易产生情绪的呼唤,而这一次夜间与古城墙的直接对视,则成了季节之外那一点特别的珍爱。人生的际遇,想来也是如此。偶然的契合,就是小小的欣喜,会让你记得喜形于色的味道,记得当时心底涌出的暖意和喜欢。哪怕是会意的一个小小细节和过程,都会让你刻骨铭心,足够,永远。

  五通楼,又是一座城楼,竟然比惠吉门的城楼高了一层。别致的不同,是通道穿楼而过,两旁有一排木质廊靠。一对男女正依偎着,旁若无人。

  “明天一定要走吗?”女的怯怯地问,抬起头直看着那男的说。“都已经定好明天的车票了。”男的小声回话着,刻意回避着那女的目光。“会忘记这个地方吗?”“不会的。”女的重新把头埋进了男的怀里。这情景,如小说,如影视,是我始料不及的。想起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地坛,是一座废弃的古园子,藏着一个人的深爱与欢喜,藏着一个人的脆弱与忧伤。文字里,有那样的一行清泪,也有那样一段偎在心下细微的美。他把自己藏在了那里,然后再一点点去寻找遗失的过去。他说,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变成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是它们了。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史铁生“那遥远的地坛”,直逼那对男女,不远的将来,他们会追寻这里曾经的诺言吗?暖色调的灯光,拷问着这对亲近的、相爱的人。这里风景独处,四周一片寂静。

  过了五通楼,再走一段城墙路,便到了济川门的旧址。城楼早已损毁不复存在,旁边的两座小附楼,依然故我,闲看日朝夜夕。门边有一对联:一川远汇三溪水,千嶂深围四面城。这是宋朝汀州太守陈轩对汀城环山抱水赞美的诗句。一遍遍看过去,目光的枝条上竟绽放了初春的花朵儿。陈轩,一位爱字之人,字和心情,在某一刻对接上了,心起于一念,落于一念,就把自己滞留在了某处,或惊,或喜,或暖,轻触心灵的那一点感慨,就不足为奇了。于我,却感到词穷意短,无力揭开这一层薄薄的面纱。

  城墙边,有一小摊,卖茶叶蛋、玉米棒子,热气腾腾的,冒着白汽。我最喜欢的,是金黄色颗粒的玉米棒子,饱满的,排列着,亮亮堂堂的。不知怎么,突然就让我想起了一幅油画,却记不清是什么画名,在西北的窑洞前,那个满脸皱纹的老大妈,跑风的嘴,还有那抿嘴啃玉米棒子的神态。脸色,纯朴,自然,满足。

  一段城墙路,打乱了思绪,没了由头,也没了主题。是不是折一束芒草别在衣襟,就可以穿越这座城墙的历史,心灵安静地抵达?显然,这是一种自我安慰,自我解脱。一友开玩笑说,把你的那些废话罗织在一起,就有了一篇文的头绪。

  呵,靠着墙头,声音细脆,如春草间隐着的一脉细流,静静地流淌……

  让我们共同努力还给长汀人民一个古汀州……□ 吕金淼

  恋上曲凹哩

  □姚雅丽

  行至曲凹哩码头时,日头正午。

  新桥镇轻笼于一片青黛里,恍如前尘往事。汀江一唱三叹,从这里初试啼声。

  干净明亮的阳光,干净明亮的流水,枝头新绿,田野吐翠,空中飞霞。汀江的源头,如此切合我的念想。它不改初心,从出发处出发,千年的心跳和亘古的清澈是它的主旋律。如影相随的绿是它永恒的知己,在时间的荒崖里认定了彼此,从此难分彼此。

  曲凹哩码头上听不到远去的船夫小调,阿哥阿妹的对歌似乎也隐入云端。夹岸青山着绿装,江流宛转绕芳甸。汀江激荡时素练飞花,舒缓时温柔恬静,江面开阔时明如玻璃,狭窄时色如翡翠,俱是那般醉人心。

  码头边上,古老的街市看不到曾经的人影憧憧,听不到远去的车喧马闹。陈旧的徽式建筑在簇新的阳光下,把时空交错的虚幻与真实糅合在一起,让你每一脚踩下去,都踩着天上仙家的印迹,或沧海桑田的故事。在岁月的浸泡下,老木屋晦涩、沉重,年久日深的气息从每一根楹柱,每一块匾额,每一方雕刻中弥漫出来。梦游般穿过水榭游廊,伸手轻抚门锁上的锈迹,抬眼间裙裾飘忽,空气中余香脉脉,耳畔笑语盈盈,挥之不去的影像复沓叠加着,让你每走一步,都能咀嚼出万千滋味,都有他乡遇故知的怦然心动。

  脚下的鹅卵石踩上去有轻微的触疼。从彼岸被携至此岸,命运无法解释。酒肆的小二把折尺形的柜台擦了又擦,火炉上又添新炭,客家美酒浓香四溢。客官轻裘肥马风流倜傥,且将求取功名拨一边,醉眼观花,梦里挑灯,笑容里依然有美娇娘的妙语娇音。我似乎是那个小娘子,正当十八青春,面如敷脂,腰若杨柳、扶摇而至。为了美娇娘的一句戏言,为了造这个码头,少年郎一诺千金,背井离乡,曲凹哩连着他滚烫的热血,涌动着他炽热的爱恋。一段经典的爱情故事,成就了一座梦幻般的码头;一条亘古长流的江,流淌着绵绵不绝的情意。

  码头上新修的长长木桥,木头的新鲜香气在仲夏的阳光里发酵,与桥下绿得意味深长的流水颇有些意趣不相契。岸滩上的树从老木屋的天井上凌空逸出,醉卧江上,以深情的姿势拥抱江流。而江流则腼腆含蓄多了,它被揉皱的心事依然隐于静水深流里。

  这是汀江源头的流水,水从天上来,清澈、无忧。它穿过岁月的喧嚣,穿过人世的嘈杂,唤醒你或许已遗忘了的许多故事。我从桥这边走过,对面的青山已用连天翠色,为我搭起翡翠的帘幕,桥那头的那株老树,我知道,我与它是旧相识。我翻开记忆的册子,它总是在水一方,摇摆着繁枝密叶,等待着乌篷船,等待着艄公的号子,等它满载我往昔的故事归来。攀上它的高枝,是少年的顽劣;跃入汀江激流,激荡起青春的舞姿;我拾捡客家哩语,把古老的爱情歌谣轻轻唱起。

  绿回汀江畔

  □廖金璋

  数十年来,特别是近十多年来,长汀人坚持不懈治山治水,终于唤回春风,让绿回到汀江。如今踏上当年最严重的水土流失区,你再也看不到“四周山岭尽是一片红色,闪耀着可怕的血光”,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处处生机勃勃,山清水秀。

  走进占地1818亩的河田世纪生态林,那是一片浩瀚的绿色海洋。放眼看去,满山深深渐渐的绿色,绿得青春鲜活,绿得深远博大,绿得丰腴、坚挺而张扬,仿佛是酿造了几千年的甘醇玉液,让你酩酊大醉。夏天置身林中,可以听到持久而平和的蝉鸣。山林里还不时传出“咕咕”的声音,那是山鸡求偶的叫声,深沉急切。山雀和黄鹂也来争相歌唱,婉转动听。风起了,徐徐地吹过,树叶哗哗地响,好像是哪个乐团正在演奏大合唱。

  登上河田最高峰乌石岽,站在观景台极目远眺,更是壮观:生态林林草丰茂,经济林规模成片,块块农田镶嵌其中,绿色波涛连绵不断,从脚下向远处奔腾,覆盖了四周的山山岭岭,荡漾着起起伏伏、团团簇簇的绿波,或墨绿,或翠绿,或淡绿,或碧绿,或葱绿,或黄绿、或鲜绿,或嫩绿……琳琅满目的绿,真是“万山拥翠绿参差”!

  在策武乡的南坑村,爬上村子后面的山头,放眼四处,也是绿意盎然,满山的桃树,梨树,油柰,绚丽多姿。漫步在桃林里,仿佛走进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忍不住放声歌唱;在南坑2300亩银杏种植基地上,几万株的银杏树汇成茫茫树海,让你目不暇接,让你惊叹不已!你怎么也想不到,这里曾经是严重水土流失区,是“山光,水浊,田瘦、人穷”的地方,想不到南坑曾被人讥笑作“难坑”。

  如果是杨梅成熟的季节来到三洲,那又是另一种美景:满山遍野的杨梅树,葱茏翠绿,红艳艳的杨梅果缀满枝头,绿叶红果,分外妖娆,会让你无限惊喜!这里的杨梅,个个深红,果大,味甜,不信你不馋得涎水直流。如果说,这里的山过去就是“火焰山”,你会信么?然而,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上世纪40年代福建省研究院学者,对长汀河田地区(包括三洲)水土流失的可怕景象作过预言,他悲观地说:“数十年后,溪岸沙丘将无限制地扩展,河田也将随着楼兰而变成毁墟。”

  可惜,这位预言者没有看到,事情并不像他说的那样发展,而是翻天覆地的变化,长汀人对治理水土流失就有那么一股韧劲,坚持不懈,持之以恒,一届一届的省、市、县领导关怀推动,一代一代的干部、群众、科技人员用汗水和心血共同浇灌,以“滴水穿石,人一我十”的精神治理,终于实现了山河巨变,一江两岸,绿梦成真。

  绿回汀江畔,昔日的火焰山披上了绿装,从2000年以来,长汀共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17.8万亩,占全县水土流失总面积的80%,治理区植被覆盖度在75%-91%之间,径流含沙量下降到每立方米0.17克。鸟兽昆虫回到山上,河边常见白鹭迂回飞翔,它们在这里觅食,嬉戏,展示出一幅和谐的自然画卷。置身于这一派山水画中,享受人与自然的和谐,真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快乐。

  绿回汀江畔,过去寸草不生的山上种上了桃树、梨树、油柰、柑橘、杨梅、银杏……座座青山,处处果园,花果飘香。过去“山穷水哭”,现在是“山欢水笑”,一层层的梯田长着水稻,一排排的茶树长势喜人,生态农业的改善,有力地促进了农业生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从此罢脱了“头顶大日头,脚踩砂孤头,三餐番薯头”的苦日子,过得扬眉吐气了。

  绿回汀江畔,绿化的是荒山,造福的是百姓。通过发展果业、养殖业和农副产品加工业,推进了产业发展,以生态恢复带动群众致富。翻开群芳谱,可以看到——

  河田镇露湖村一青年农民,承包50亩板栗园,年收获500公斤板栗,果园套养四批河田鸡8000多羽,纯收入4万多元。河田镇的土地肥了,近十年来,走出了三个全国种粮大户。

  三洲乡种植杨梅1.2万亩,年出产杨梅达100万公斤,被誉为“海西杨梅之乡”。在杨梅的带动下,森林人家、农家乐等乡村旅游项目红红火火,效益很好,据说,每户年收入几十万了。

  策武乡的南坑村发展特色种养业,“草木沼果”循环种养生态农业,有力地推进了经济发展,按水土保持要求,修路筑沟,建蓄水池,办养殖场,种植银杏4万多株,年产值可达1000万元,成了“闽西第一银杏村”,加上养猪、种茶、种果,村民都富裕了。

  绿回汀江畔,千年古城青春焕发,促进了旅游事业的发展,游客一载一载地来了,上丁屋岭看古井,观瀑布,听润牛湖的故事;又到龙门、屈凹哩漂流,观赏十里画廊……汀江则载着人们的欢乐,滚滚滔滔,继续向南流去。


  漫步青石板

  □吴浣

  漫步青石板,走一条石板路。这条石板路,可以通向悠久的岁月。客家人南迁,是一场大迁徙,行走的漫漫长路,当有不少石板路。那是苦难的岁月,颠沛流离,不知哪里才是尽头?直到眼前出现了山岭间的小块空地,可以开垦出田地来,这才止住了漂泊的脚步。筚路蓝缕,几番辛苦,终于有了良田屋舍,周边是修竹绿树,还有小桥流水。

  那条通向外界的路,多是石头砌的,当中也有石板,不过不那么整齐。更何况年深月久,不管石头还是石板,都会被脚步打磨得光滑。倘不小心,就有可能摔上一跤。石板路上的人生,行走并不轻松,不可掉以轻心。至于挑担提篮扛木头,上坡下坡,行走是一步一个脚印的。额头上的汗水,落在青石板上,还会在太阳照耀下的青石板上砸开水花,又好似火花。抬头看天,天上是毒辣的太阳。于是就盼着到了路亭那边,或是某棵大树下,就可以歇息一会了。且有的路亭边,就有老树,早成了固定的歇脚处。石板路上的人生,在许多年月里是艰难的,曾经的苦难似乎仍要在现实中不断地重现。

  石板路,一头连着家,一头连着远方。犹记小时候,坐在青石门槛上,望着弯弯山路。赶墟的父母回来了,那包裹里或篮子里定会有好吃的。这应该是记忆里最早的守望了,竟不觉在青石门槛上坐了许久。长大后离家在外,回望里,那条石板路印着绵绵的乡愁。记忆总是走完了弯弯山路,再走一段田埂小路,过了一座石板铺的小桥,就到家了。

  若是你到小城来,小城铺了许多青石板。铺在广场,铺上城墙;铺在大街,铺进小巷;铺在庭院,铺到河边,还铺下到昔日的码头。漫步青石板,想一想悠久岁月,历史的风烟虽然淡化了那种苦难,但仍可感受到青石板的厚重;从那厚重里体味现实人生,仍要踏实了,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让闽西动起来

  口王英

  2015年12月26日,一个让闽西人民难忘的日子。那就是赣瑞龙动车正式开通了!25日中午,中国铁路网12306开始售票。短短几十分钟内,被期盼多年的人们哄抢一空。我夫妇俩分头抢票,一是真心体验首趟动车的神话速度,二为看望在厦门念大学的女儿。哪怕只剩无座票,我们也坚决订下了两张往返票。

  怀着亲身体验的心情,26日早晨8点10分,我们开车出发,十几分钟后到达新建的长汀南站。站前已是锣鼓喧天。县铁道办、旅游局、汀州旅行社等单位早早就守候在那儿了。拱门前摆满了钥匙扣、旅游册等小礼品。游客们上前挑挑选选,很是热闹。售票大厅内,自动换票机有好几台。长汀人民素来时尚,都有换票的经验。遇上几个生手,旁边站着的不是亲戚,就是熟人。接过身份证,谈笑间也帮着取出了纸质票。

  检票分成两列,时间预留得很宽裕。人们拿着身份证与车票,边走边聊。似乎多数人是为了赶这首趟而出门玩一趟,顺带办点事的。候车厅十分宽敞,可坐几百人。一切都是新的,包括给车票盖章的印泥都还来不及干。人们的手上也沾上了喜庆的红色。进站口,一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用好听的嗓音组织大家排队。大家问她站哪里。她说,这是首趟动车,哪个车厢站哪里等,要动车进站后才清楚。不过,大家先排好队,车停后,从最近的车门上车,上车后再调整。

  9点13分,从赣州开来的D6982号动车缓缓驶进了长汀站。腰鼓敲响起来了,记者们的摄影机开拍了。翘首企盼的游客们纷纷放下行李,掏出手机,兴奋地拍下这历史性的一刻。踏上动车,我们发现车上人不多。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两分钟后,动车出发了。车厢上方电子屏幕显示时速是198公里、197公里。大概动车司机和游客的心情一样激动,恨不能早点到达终点。第一站是古田会址,第二站是龙岩。到达龙岩共花48分钟。第一次见证这“一小时闽西旅游圈”,果然令人激动不已。想当年,长汀到龙岩最少需要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五六个小时的汽车。上个世纪90年代319国道修路时,不少人还有过一天一夜乘汽车的不堪经历。高速路开通后是一个半小时,如今是48分钟。以后呢?谁敢发挥想象力?我悄悄地想了想,想不出更近的可能性来。龙岩之后是南靖,接着是漳州。动车稍微慢了下来。快到厦门时,时速才100公里。从长汀到厦门,全程六个站,共2小时14分。让人震撼的动车时代!

  回程是从福州开往赣州的D6975号动车。我们从厦门北站回长汀南。下午5:40出发,晚上7:35到,共1小时55分。中间经过龙岩、古田会址、冠豸山三个站。这趟动车是单组动车,共8节车厢,包括一个餐厅,容纳600来人。车上人依旧不多,每个车厢也就20来人。我们发现乘客们买的几乎都是无座票。大概是刚开始运行,还待调研各地乘车的人流量吧。

  一路上,我认真地盯着电子屏幕,看到了赣瑞龙铁路的宣传大片,可惜没有看到长汀的宣传片——《客家首府大美汀州》。要知道,长汀的旅游片请的是北京来的大导演,其中还有我两名戏友的越剧表演镜头呢。座位的靠背上有铁道部出版的《旅伴》,以及福建省新闻办和南昌铁路局共同出版的《时代列车》杂志。策划不错,内容也包罗万象。我特别找到一篇写家乡的《长汀——邂逅千载客家古市风情》来读。文中最后一句话很耐人寻味:“风吹来,仿佛还能感受到曾经的汀江码头劳工们吆喝声里浓浓的生活劳作气息。”

  翻完两本书,就到了冠豸山。这时,上车的人增多起来,一下子涌进来二三百人,把我们这些无座的游客统统赶到别的车厢。原来赣州的旅行社做了大宣传,动员了一批老人的首趟动车夕阳红旅游。他们昨日从赣州出发,参观了古田会址、游了冠豸山,在连城住一晚,今日返程。每人吃、住、行、游,消费不到500元。我有意识地问:要不要到长汀旅游啊?“要嘞!”一名老太爽朗地说:我们几个好姐妹约好了,明年春天来长汀看湿地公园,尝汀州美食呢!

  哦,神奇的动车!你不仅结束了闽西无动车的历史,便利了人们的出行,更缩短了各地与我们的时空距离,密切了我们与世界各地的商贸交流和旅游往来。真好,让闽西动起来的“红色动车”!

  长汀新桥春色怡人“十里画廊”重焕容光

长汀县新桥镇谭复村

长汀县新桥镇谭复村

长汀县新桥镇谭复村石鱼桥

长汀县新桥镇谭复村石鱼桥

  □ 李碧春/图 朱健民/文

  春光四月,阳光明媚。笔者来到长汀县新桥镇谭复村发现,经历过2015年5.19特大自然洪灾后的村庄,经过将近一年的休养生息,又现“十里画廊”美丽场景。

  笔者来到石鱼桥(又名潭复廊桥)。该桥长124米,宽4.5米,是龙岩市境内最长的一座百米复古廊桥。廊桥飞檐高翘、古朴典雅,横跨在汀江上,在春光的照耀下,昂扬屹立,似在诉说春天的故事。

  2015年5.19特大自然洪灾后,“十里画廊”景区内大量建筑垮塌、河道受损严重。洪灾过后,长汀县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委员会和新桥镇人民政府专门对“十里画廊”风景区进行修复,并对损毁古建筑、风景进行重建。重建过程中,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尽可能地使用原来建筑物的构件以及材料,尽量保持古建筑的原貌和可识别性。

  目前新桥古镇上淳朴的民风依然随处可见,再现“十里画廊”风采。

潭复廊桥

潭复廊桥

  汀江上最长的木结构廊桥

  □记者傅长盛图/文

  在长汀县新桥镇潭复村,一座飞檐高翘、古朴典雅的廊桥横跨汀江之上。这座廊桥名叫潭复廊桥,又名石鱼桥,总长124米,宽4.5米,是目前龙岩市境内最长的一座百米古建筑廊桥。

  潭复村位于汀江源头,一汪碧水穿村直下,汀江两旁怪石嶙峋,古树茂密,风景绝佳。2014年底,村里群众及乡贤捐资81万元,在穿越汀江的石拱桥桥面修建成复古的潭复廊桥。采用木结构的榫卯结构,长廊总共设立了5个拱起的歇山式小楼,青瓦朱漆,翘角穿云,古色古香,建成后,不仅成为群众提供遮风挡雨、驻足歇脚之地,更因其“廊桥遗梦”的观赏艺术性,成为一道亮丽的古建筑景观。

  又是一年三月红

  □李迎春

  三月,我和春天一起到达长汀。暖风从南往北,淅沥沥下着的细雨打湿南方的山城,温暖而湿润的地表一夜之间冒出生命的新绿。我的脚步踩在光亮的青石板上,带着花草清新的气息,又一次走进汀州古城,寻觅旧日时光。

  1932年的春天,长汀城内的老百姓惊奇地发现有两个地方换了称呼。一个是水东街的汀州中华基督教堂,被称为福建省委;另一个则是鼎鼎大名的汀州试院,改为了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这一洋一古,都在红旗如画的天空下,换了新颜赋予新的历史使命。

  长汀自古为八闽州府所在地,当地人还是见过些世面的,但似乎也还没见过规格那么高的排场。省一级机构设在了汀州山城,甚至此前还有将红色首都设在这里的打算。长汀与红都擦肩而过,却留下了红色小上海的美名。设在汀江两岸的省委、省政府,还有一连串的省级机构堂而皇之地挂起牌匾,每天都有忙碌的人群进出。很难想象,就在不远的山川村落常常是两军交战的烽火战场,而繁忙的小城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国家政权治理的尝试。这些尝试最显著的变化就在于泥腿子可以在“衙门”进出自如,还可以有自己的权利,选举自己的“顶头上司”。而作为省苏维埃政府掌门人的张鼎丞就是泥腿子出身,所以他与群众之间有着天然的亲密关系。正是有一大帮与群众“有盐同咸,无盐同淡”的领导者,造就了苏区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使这片土地吹拂着最自由的空气,红色土地上生长出春天簇新的理想。

  这种自由的空气,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白纸黑字写在了苏维埃的法令条例中。我们无法回到那个年代去体会“峥嵘岁月稠”,却可以从留存的资料中窥一斑而知全貌。比如《婚姻法》规定:“男女结婚以双方同意为原则,不受任何人干涉。取消聘金和礼物……”婚姻自由,郑重地以法律的形式写入了新生的苏维埃政权里,这就是人权的最大保障。《保护老弱残废条例》规定:“凡无亲属之孤儿及老弱残废者,由政府设法给养。禁止贩卖人口,违者枪决。”最让我吃惊的是《保护青年妇女条例》规定:“六岁以上的男女小孩,由政府给予免费教育。”这些前无古人的创举,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正如毛泽东在全国“二苏大”报告中自豪地指出:“每一个有眼睛的中国人,只要不是丧心病狂的国民党地主资本家,便不能不承认苏维埃政府的政策与国民党政府的政策有何等相隔天涯的差别。”

  在三月细雨里,我轻轻推开中华基督教堂的大门,踏上木质楼梯,来到二楼中厅。八十五年前的三月底四月初,毛泽东、周恩来先后赶赴福建省委所在的这栋楼房,对攻打龙岩漳州作出精心部署。我站在门口,看着寂静的大厅,仿佛看到大权旁落仍痴心不悔的毛泽东面对局势和未来的战斗侃侃而谈,红一军团的指战员个个激动不已;也仿佛看到风尘仆仆的周恩来,接到毛泽东的电报,立即赶往这里,主持召开会议,全力支持毛泽东的东征计划。在周恩来到达长汀之前,毛泽东刚刚离开长汀前往上杭的旧县,去寻找新任命的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和红十二军政委谭震林。宽阔的河床使春天的旧县河增添了不少气势,岸边的村落驻扎着打完胜仗的红十二军将士们。张鼎丞和谭震林听完毛泽东的东征计划,立即表示全力支援东路军攻打龙岩漳州。诞生在战火硝烟中的福建省苏区新生政权,被即将到来的战斗燃起激情,上下一心配合东路军的东征战役。真是“铁军真是铁,一鼓下汀龙”,这次不仅下汀龙,而是一鼓下漳州,汀州漳州连成一片,扩大了福建省苏的范围,鼓舞了红军士气。直到今天,专家学者还对此役津津乐道,认为意义非凡。让我们把画面切回当年。1932年4月20日,士气高涨的红军部队胜利开进漳州,一脸喜气的毛泽东头戴红色凉盔帽,骑白马入城,住进了城西芝山南麓的小红楼。盘点红军战绩,此役收获颇丰,除了俘敌缴枪,红军还获得了子弹十三万发,炮弹近五千枚,缴得大洋一百余万。此外,红军还缴获了个大家伙——飞机。著名党史专家石仲泉认为,漳州战役是毛泽东、周恩来双星定位的历史起点,影响了两位伟人一生的合作关系。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今日仍旧坚守在汀州水东街的中华基督教堂,感受当年他们一同为漳州战役作出的努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要知道,周恩来为了支持毛泽东的意见,将中央局、“中革军委”也一起移到长汀。而他干脆就居住在二楼左侧的房间,组织兵力,筹措给养,保障毛泽东率军攻打漳州前线需要。一代伟人之间的传奇,因为信任而珠联璧合,闪烁着人性伟大的光芒。

  踏寻在省委和省苏旧址之间,突然想起一件有意思的往事。当年的省苏妇女部长吴富莲,和省委组织部长、代理书记刘晓在工作中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但忙于工作的他们,一直无暇顾及个人生活,只是在工作生活中互相关心。这一切,被担任省苏土地部长的范乐春大姐看在眼里,于是极力撮合他们。终于在1933年7月,吴富莲与刘晓结成革命伉俪。在水一方的两位革命志士,从遥相呼应的彼岸,因为共同的革命志趣走到一起,成就一段姻缘佳话。后来,吴富莲与刘晓跟随主力红军出发长征,却再也没能相会。吴富莲因为编入西路军担任妇女先锋团政委,已经到达陕北却不能与爱人会合。最终一路西行,血洒祁连山脉,留下她悲壮而孤独的身影。

  然而这就是革命,荣辱得失之间,生死悲欢,都早已随风飘散,只有凛然正气长存于世。正如繁盛一时的汀州,随着第五次反“围剿”的失利,红军主力被迫战略转移,红色政权也于一夜之间转入乡村,保存革命果实。从1932年3月到1934年10月,短短两年多的时间,红色汀州担起福建苏区的坚强使命,写下了她灿烂夺目的一页。就像这个三月,春意已经席卷古城,很快将是一片姹紫嫣红、落英缤纷。但是我们不会期待春天一直绚烂,只在心头永远记住她的美好,她曾经的鲜红与鲜活。

文章关键字: 长汀文章 长汀美文 集锦 
文章类别:网络文章  【侵权反馈】  【收藏本文】  复制网址】  【打印文章】  【关闭页面】  【发表本文评论
  美文欣赏-最新文章:
 文革年代知青的趣事与故事... 
 父亲节,关于父亲的亲情美文欣赏!... 
 文章欣赏:“魁”耀千秋... 
 纪念瞿秋白先生文章集... 
 客家春节过年美文欣赏与年味随想感悟感想回... 
 闽西龙岩红土地的绿色吟唱... 
 乡村文章美文欣赏集(一)... 
 闽西龙岩红色诗歌欣赏集锦... 
  美文欣赏-相关文章:
 长汀蔡坊美文欣赏:在水一方 汀水之南蔡坊... 
 美文欣赏:收音机里的故事 ... 
 回家过年文章:漫漫回家路 下一站是幸福... 
 闽西古代诗词赏析:清代长汀文士巫宜辉《三... 
 闽西龙岩古代诗词赏析:清代陈广《小都岩步... 
 月亮杂说... 
 闽西古代诗词赏析:明代杨士奇《咏读书庄》... 
 墟天风俗文章:春夜梦回蛟洋墟... 
美文欣赏-图片文章  
长汀精美散文欣赏:一江汀水向南流(图)
长汀精美散文欣赏
乡愁文章小时候故事美文欣赏集锦(二)
乡愁文章小时候故
乡村文章美文欣赏集(一)
乡村文章美文欣赏
汀州龙门美文欣赏:龙门深处有人家 庵杰乡黄坑村深坑村(图)
汀州龙门美文欣赏
长汀古老城门与店头街(图)
长汀古老城门与店
春季出游旅游注意事项与徒步踏青装备及赏花景点(图)
春季出游旅游注意
诗意唯美的心灵憩园——读王英散文集《汀水谣》
诗意唯美的心灵憩
大爱者的归程——从陈丕显三次回乡闽西龙岩想到的(图)
大爱者的归程——
纪念瞿秋白先生文章集
纪念瞿秋白先生文
闽西乡愁文集:《闽西乡恋文丛》 推出八册新书
闽西乡愁文集:《
美文欣赏栏目  
陈屋文章
长汀新闻
他乡资讯
农业信息
客家世界
陈氏陈屋
科学教育
美文欣赏
生活娱乐
包罗万象
文章搜索  
标题 内容 全部
   
点击到天猫购买粮油美食Ad5
本站最新文章  
长汀濯田美溪最负盛名的节日...
2017-6-30
2017年长汀县高考情况综...
2017-6-30
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归纳的客家...
2017-6-30
客家妇女与“四头四尾”:“...
2017-6-30
客家旧时饮食文化中的常见“...
2017-6-30
客家饮食文化中的“五美”:...
2017-6-30
客家人的“前榕后竹”俗语 ...
2017-6-30
客家旧时农家生活中的舂米用...
2017-6-30
本站文章排行  
福建省陈氏委员会第四届领导...
31507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3...
29005
铁锅的保养与发黑问题 铁锅...
21646
陈氏家谱之陈姓字辈
19852
杨成武的家庭子女(图)
19503
龙岩市近期人事任免
19275
全国陈姓宗谱陈姓字辈排行
19239
福建长汀人物传大全(按传主...
16719
Ad7
本站推荐文章  
新罗区万安镇梧宅村口的古庙...
2015-8-22
经典客家童谣:鸡公子,啄尾...
2012-7-9
长汀的豆腐
2016-4-8
客家地名考述:客家地名的有...
2015-1-12
客家连城的拜图习俗考(起源...
2015-8-15
第四批美丽宜居小镇、美丽宜...
2017-1-19
中国工农红军各军团的领导及...
2010-10-28
漳平旅游之漳平八景:山水如...
2015-8-15
文章最新评论  
始迁祖淑信公
2017-2-18
陈氏字辈
2017-2-18
古诗的律
2016-3-18
不切实际,骗人
2016-3-5
我也是陈姓后人
2015-4-17
我家的家谱是爷爷是先,爸爸...
2015-4-11
我是安徽省巢湖 市栏杆镇人...
2015-4-7
怎样套用统一字辈
2015-4-7
Ad7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陈屋村  Email:chenwuren@163.com   义门陈氏QQ群:302762813汀州陈氏
CopyRight © 2009-2018 Chenwucun.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27802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